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即将流走的花市
2015年03月10日 02:38:03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和平路上的花市要搬家”
    这个消息近来在哈尔滨不胫而走,于是在城南,那个不太引人瞩目的地方,这几天成了都熙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繁忙之地。搬家,意味着商户们要甩卖一些不易搬走的花花草草,甩卖掉一些花器、花土,因此,向这裡聚拢的人们都有讨些便宜的想法。
    讨便宜的心思,从走动在花市中的人们神态中可以看出来。以往来逛花市的人,都对那些奇花异草没有抱什么特别的目的,走走停停看看,神态安然。碰到了自己心仪的盆花,就站下来欣赏一番,和老板讨问一番,问问价格,或放下或搬走,被品头论足的那盆花并不显得可怜。而这几日则不然,驱车奔到这裡的人们,显然不是来休閒徜徉的,他们都带了某种目的性,眼神急切而挑剔,在花市甬道上的步履也是急吼吼,与老板的对话也多是赤裸裸地砍价。这样的氛围裡,那些被刻意打扮了一下的盆花盆景,都明晃晃地被插上了名字和价格的大标签,被抛售的命运让它们显得楚楚可怜。
    花市中也见有爱花的老板和惜花的顾客,他们让这个被搬迁消息慌张起来的花草世界,留存着一份应有的超然。
    经营着一个专售多肉植物花铺的林姐,面对不断涌来问价的顾客,认真地讲解着每种花植的习性,甚至是故事。因为她不急着回答价格,很多心急的人就匆匆走了,而她仍是和几位肯停下来听的人攀谈着。听她讲:“玉扇”具有粗壮而长的根系,需要用深的盆子来种植,繁殖可以通过叶插和根插;“雅乐之舞”和“金枝玉叶”在叶的锦上有区别;“八千代”和“乙女心”容易混淆,要看它们的叶尖和花型……问她,别家都在为了搬迁抛售,你不急着卖吗?她微笑说,花和人是有缘的,你来挑花,其实更是花在挑人,不适合某种花草的,从这裡拿回去也是养不好养不活,所以,给的价格再高,如果看他们无缘与这些花,我是不会放手的。
    懂花又惜花又和花有缘的人,在这个大甩卖的花市上也是有的。桃木姐已经来这裡两趟了,她在朋友们中间可是个“拈花”高手,用发了芽的红薯和土豆都能栽出水培盆景,用吃过水果的籽,也能种出一盆奇异的观赏草;随手扦一个枝杈,就能培养出花开不败的盆栽。她也没放过这个要搬迁花市的热闹,游走花市颇有收穫,为自己和闺蜜讲解挑选,她因人而异地向不同品性的朋友推荐适合的花草,心裡连连跪服的女友们纷纷出手,一株颇有造型的桃树,两小盆多肉植物“福兔耳”,大象造型的花器驮着的一株美丽的台湾竹,和一小株发财树。她说,木本的桃树,造型也是极具个性,春来发几枝的翠叶和小桃红,放在家裡招桃花也招财,应景春来,煞是勃勃生机。她圈裡的朋友都喜欢听她讲花,比如在昨天的妇女节,她发上一盆兰花的图,说:“兰花,朵很小,却很香,看上去娇贵,实则省事,一串花开数月,不用总浇水,不麻烦人,放到哪裡哪裡就贵气,一如家裡单位两头打拼的中国女人。”
    北方的冷和乾燥,需要人们在家裡有赏花养草的情调。一个身居闹市的花卉市场要搬往市郊了,那裡可能有更大更明亮的温室,然而,这和平路上空间局促的花草一隅,就此告别了方便时就来走走的人们。只希望人们敬重那些匆忙中搬回家的花朵和植物,和它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培养出自己的一份好心情。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