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他们谋生也谋幸福
2014年03月06日 02:54:33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玉秀最近从东北飞到海南,去照顾一位身患癌症的人,做家务、做饭同时和患者家人替换着看护病人,年过四十的她,这样的工作报酬是每月4000元。
    九哥,年过5旬,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当爷爷了,按说可以颐养天年,可是因为好朋友需要他帮忙照顾病人,他很义气地答应了,从吉林飞到海南,在病人家裡当起了陪护。能开车,办事周到,体力好,病人住院时,他来回开车送饭,早早晚晚有了他,病人家属能鬆口气。他得到的回报是4000元的月薪。
    小孔是江西人,刚刚通过海南一个私人的护理公司,在医院找到了一份做护工的活,第一份工作就是24小时陪护一位肺癌晚期患者,报酬是每天160元。虽然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护理培训,头脑聪明又肯琢磨的他,自己摸索着把病人照顾得令家属满意。
    如今在中国的城市裡,因为社会公共服务的不健全和不配套,医疗体制的欠缺,家裡有了病患只能靠亲人和朋友,实在照顾不过来,就要花钱求助护工、保姆进家,于是许多像玉秀、九哥、小孔这样的肯出力气、肯吃苦受累的群体,走入城市人家,成为家庭的临时帮手。他们或烧得一手好菜,干活麻利;或会开车,能搬扛,服务周到;或头脑灵活善调理,能替病患和家人着想。他们是靠体力谋生,靠手艺和技术赚钱。做起事来,他们也有自己的成就感和荣誉感,虽然这样的工作在别人看来又苦又脏又累,只是为了赚钱谋生,但是,他们也许不这样看,他们用辛劳谋求自己的幸福感。
    到海南为一家人做饭洗衣同时陪伴病人的玉秀,几年前曾去过阿联酋的迪拜,在餐厅裡当过雇工。在那个陌生又炎热的国度,她辛勤工作了一年。期间和各国去那裡打工的人交朋友,她们的老板在节日裡领着平时不太会自己出门的这些雇工,去参观了迪拜几处著名的地方,但是要花很多钱才能登顶的帆船酒店,她直到离开迪拜也没有捨得花那个钱。一年中,她会了一些简单的英语,厨艺也偷学了一些,所以,她做的菜总是很可口。
    一口山西浓重鼻音的小孔,5年前开始从家乡来到海南岛,做的是钢结构架子工,整天的工作地点是在未建成的高楼上。被北纬18度的烈烈阳光暴晒着,每天8小时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收入高是唯一吸引力。每个月都有1万元进账,这一诱惑让他坚持下来。如今,他在妻子的老家江西买了两套房,儿女各一套,每套价值都是百万元。说起这些来,他自豪得很。
    有了百万元房产的小孔,如今在海南是租住着十几平方的出租屋,他和妻子都在医院做护工。赚的没有以前多了,但不用风吹日晒,40多岁的他,已经不能再拼体力了。当医院的护工要靠耐力,要熬夜,他做的很不错。病人家属对他讚赏有加。
    有流行的说法是,没钱的人工作是谋生,有钱的人赚钱是谋幸福。然而,从这些从小城镇到大城市打工的人来说,他们靠体力和耐心赚钱养家,谋生也谋幸福。在他们拿到工资寄给家人那一刻,在他们和一起打工的妻子相携着回家吃一碗面的时候,在他们看到照顾的病人恢复了体力和健康的时候,他们心裡是幸福的。当他们想到自己的辛苦换来以后衣食无忧的生活时,他们也是幸福的。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