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恋恋生命
2014年03月01日 10:16:16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医院,如果仅仅在外面路过,它就是一个院子一座楼,也许它还有漂亮的园林,有花香,有神圣的白衣天使在翩翩穿行。然而,当你走进这里,成为一个患者或者成为一个亲人的陪护,你就会发现,这里是一个小世界,它独立于健康人的社会之外,自有一套自己的生命运转体系,主要是,在这里,幸福和值得欢呼的底线很低很低。
    近来,因为身边亲人朋友患病住院,便经常奔波于医院和家之间。仅仅是普通的医院大门,踏进去,竟感受到完全不同的价值取向。肺癌晚期的亲人,当他从剧烈的咳嗽开始求医,到怀疑、确诊是否恶性肿瘤、是哪一种类型的癌症,这一个痛苦的过程,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找到自己信赖的医院,找到可以托付的医生,做Pet Ct,做胸腔镜,做肺穿刺,每一个步骤在首都北京如今还要靠病人和家人自己奔波,那种不用自己操心、全程都有医生安排好的诊疗,目前在国内还享受不到。
    在肿瘤二病区503病房3号病床,先是一位三岁的孩童,因为脑肿瘤连续求医,已将这个初谙世事的孩子磨砺得十分懂事,多痛也很少啼哭,多难吃的药,都不拒绝地咽下。之后,孩子转换了病房,临床来了85岁的老人,每日有儿女孙辈簇拥。老人虽然因为癌肿虚弱不堪,但是还能被年轻的孙女讲他的糗事而逗笑。老者塌陷的两腮,如豆的目光,看着令人心生敬畏。
    穿上病服的人,就像是被归了类的档案,他们的名字被病房和病床号码代替。因为病痛折磨越来越加剧,他们的幸福底线也越来越低——每次吃饭能吃下半碗米粥,亲人们会欣慰地奔走相告;偶尔能睡一个好觉,也会令亲人十分高兴;他们身体不痛,就是亲人每天最大的愿望。时常伴随的医生传讯,是低到了极限的白细胞数值,接近危险值的血小板。每一次检验报告都是对患者家人的一次刺痛,因为,一切都无可挽回的向着一个生命的最危险深渊掉落。
    探究每位病患的故事,都似乎能找到他们患病的原因,因为大环境和居家环境的汙染,因为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因为生存艰难而导致的过度劳累,因为精神压力而终于导致身体的崩溃……不一而足的缘由,值得每个健康人的警觉。探视病人的人们,似乎都受到了震撼,心底里都叮嘱自己要重新规划人生,重新捡起久置的运动衣,开始一个保卫自己的健康之战。然而,当他们走出医院大门,汇入茫茫人海时,还会记得那些来自一个个临终生命的忠告吗?物欲还在膨胀,生存依然艰辛,环境汙染依旧,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又显露出诱惑。
    当奄奄一息的亲人,对你说:“下一步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行了!”这些话时,你在无比悲伤的同时,似乎也能看到一个癌魔在狞笑,它就要又一次胜利了,在一个身体里肆虐地破坏,直到一个健康的躯体被它摧毁。它看到的是,那些守在这个躯体旁边的人们,无能为力只能默立着,无奈地祈祷着。白衣天使,此时只是端着托盘的侍者,在和癌魔抢夺了一阵之后,他们也悄然散去。
    生命可贵,恋恋红尘,记住病魔的样子,在生命里的每一天都用健康的生活状态去抵挡他们的侵袭,这就是我们每个人一生的工作,其他的都是烟云。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