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深藏寓意的年饭
2014年02月13日 01:24:33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中国的春节刚过,很多人又离开家乡,匆匆上路回到工作地、谋生地。他们的背包和行李箱里,少不了的是家人热情装进去的种种家乡特产,亲人们总想让离家又一年的游子,能把家的味道留得再长久一点。从哈尔滨开出的航班,飞机上满是蒜味红肠的熏香,因为全国只有这里的肉灌制品,保留着俄罗斯传统的做法,味道独特而强烈。
    春节长假,人们回到家乡吃着久违的美食后,在网络上尽情地上传贴图:老家在河南的同事,“晒”出来他想念很久又终于吃到的甜脆的荸荠;老家是吉林的同事,回到家里就迫不及待地品尝了妈妈亲手压的饸饹。这些都是在哈尔滨很少或根本吃不到的家乡味道。
    看着大家兴奋地借助网络“秀”出的年夜饭,我发现,如今在东北人家的餐桌上,年夜饭竟是以海鲜为傲,似乎没有清蒸大螃蟹、红烧大虾、蒜蓉扇贝这几样海鲜大餐上桌,年夜饭都不好意思“晒”一下。而家有老人,又遵循着传统春节过法的人家,老人们对这样不讲究寓意而乱吃一气的春节家宴,可能会撇撇嘴,不给好评。
    当今的中国,每座城市外表都很接近,唯有饮食习惯、节庆风俗,能成为区别于其他地方的标签。听老人讲,在中国北方,春节的年夜饭传统上是要讲究菜品的“寓意”,比如要有鸡有鱼,寓意着“大吉大利,年年有余”;比如要有白菜或者韭菜,寓意着连年有财、财源久久;比如最好有豆腐,寓意着“全家都福”。大年除夕的晚上和大年初一的早上,要吃饺子,寓意着“更岁交子”,辞旧迎新,讨个吉利。比如,年夜饭要以“六”或者“八”这样双数来摆盘,遇到是个单数了,要临时也要用凉盘或者罐头凑上一个,寓意着六六大顺和好事连发。
    传统年夜饭这些菜,虽然在以前都是令人期盼的美味,可是如今家常便饭里也都是鸡鱼不缺,白菜豆腐更不是什么稀罕食物,因此很多人家的年夜饭就开始摒弃传统寓意,挑选新奇特的食材来上桌。然而,在老人们看来,传统的春节年饭,吃的就是吉祥的寓意,主旨并不是吃成“土豪”。
    今年,朋友送了正宗的北京全聚德烤鸭,高兴地拿回家要摆上年夜饭的餐桌让父母尝个新鲜。妈妈却没说什么,悄悄地将烤鸭收藏进了阳台一角,一直等到立春那天才拿出来品尝。她说,年夜饭要吃鸡才吉,吃鸭那不是把旺运都“压”住了吗?我们会心地笑了,笑妈妈善良的小心思。长辈们那份对子女的期盼和祝愿,都融在这些老令里。
    在哈尔滨过年,有两种普通大众的食物分别在春节前后卖的很火,一个是春节前的馒头,一个是春节过后的咸菜。春节前从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开始,很多很有口碑的私人馒头店,每天就都有人排着队等待一屉一屉的馒头出锅,一袋子装十个二十个馒头带回家。充分利用哈尔滨零下一二十度的温度,这就是天然的大冰柜,将大量的馒头放在屋子外面的凉台上冷冻,过年期间很多顿饭的主食,就是回热这些馒头。据说,这种习俗也是顺应了一种寓意,就是不在正月里蒸制食物,因为那样一年都会生气(升汽)。
    至于年后的咸菜俏销,是因为过年吃鱼肉太多了,爽口的鲜香脆辣的泡菜和咸菜,成了开胃的好帮手。似乎有了这些味道厚重的泡菜和咸菜做一个年味的结尾,以后寡淡的日子,仿佛也会变得多彩、富足而且有滋有味了。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