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大似海”的冬季渔歌
2014年01月23日 03:24:41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松花江肇东段水域,在零下30度的此时是冰封雪盖的,这里有片月牙一样弯弯的湖,面积有26万亩之大,想必在碧波荡漾的春夏秋三季,大的像海,所以这个湖泊的名字就叫“大似海”——用一个直接了当的比喻当名字,透着这里世代渔民的直爽和可爱。
    73岁邵江泽,很神气地穿着毛朝外的白色羊皮大氅,长过膝盖的皮袍腰间还扎着红腰带。听渔民们说,大冷天上湖上劳作的人都要穿羊皮袄,但可不是人人都能穿长袍,只有有威望的“鱼把头”才能穿长款的大氅,其余的渔民只能穿羊皮短大衣。在“大似海”看冬捕,结识了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人,也听到了不少这样民间的“讲究”。
    前一天驱车两个多小时从省城哈尔滨去肇东市,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从驻地出发去涝州镇“大似海“,天还是黑的,黑暗里听人讲述着“大似海”的传说,仿佛昨夜的一个梦没有做完。
    “大似海”有个古老的蒙古族名字,叫乌珠古尔泊,自古就是天然的渔猎湖泊。原始渔猎使用鱼叉、鱼钩,而采用织网冬夏捕捞则发端于清朝同治年间。勤劳、智慧的渔民不断发明创造,逐步演变成如今这种多片连接的巨型冬网,还形成一套完整有效的冬捕技术技巧,这里达斡尔人特有的祭祀风俗,蕴含着古老渔猎文化的非凡魅力。
    日出了,我们到了无风的湖面,粉红色的日光驱散了些冷,晨光中看清了冰冻的湖面上堆积的冬网、成盘的大绳、一排冰镩、扭矛、钩杆、网兜、铁锹等冬捕工具,还有摆放整齐的彩色塑料鱼箱。哗玲玲的马车穿梭着在冰上奔跑,狗拉爬犁满载渔工带着一溜雪雾来了。
    冬天冰下捕鱼与夏日活水打渔有着迥然的不同,冬捕是个集体劳作项目,一名有经验的“鱼把头”是必须的,其余的有“二下手”、选窝的、插标的、打镩的、下网的、拉网的,共需要42人左右的默契合作。
    冬捕选鱼窝可是关键,选准鱼窝,就可大出红网。在松花江打了50多年鱼的“鱼把头”邵江泽,凭着丰富的冬捕渔猎经验,不知用什么样功底,仿佛一眼穿透冰层,能察看冰层水深、寻找冰面下鱼群集中的鱼窝,由他选定点位、确定冰下行网兜鱼的方向。跑线、走杆、下网环环紧扣,长达1000米的两片渔网分别向两个方向下网,一点点靠人工合力拖拽为一体。经过了整整六个小时的时间,太阳从东方升起到向西边落下,在鱼群即将被拉出冰冻的湖面,“鱼把头”带领渔工们举行了传统冬捕“大典”,对着下网口,举行祭湖仪式。
    祭湖醒网,是渔网下水前和鱼群出水前的一个神秘的仪式。祭坛供桌上摆放着一只大香台子,十几名身穿皮袍,脚蹬“乌拉靴”的渔工肃立祭坛下。祭台上摆放着猪头、水果、馒头、白酒等9种祭品,“鱼把头”双手持三炷香,一步一步走近香柜,恭恭敬敬地开始祭拜:“一拜天,二拜地,三拜河爷你别生气!”“河神爷你别怪,又有酒来又有菜!”“河神爷你真好,出的鱼十辆大车装不了……”念叨着这样朗朗上口的大实话,配合着庄严肃穆的祭祀音乐。来看冬捕的人,也被震撼了,感受到了人对天地自然的敬畏。
    冬捕第一网鱼,称为头鱼,也就是一年四季第一次捕捞上来的鲜鱼。湖鱼经过一年四季的觅食生长,肥嫩鲜香,适时品尝,是其它季节食用鱼不能比拟的。人们格外看重头鱼、争购头鱼,还有更深层的古老风俗和寓意,那就是红网头鱼吉利祥和,寄托人们新的一年开门红、开头鲜,连年有鱼(余)。不仅争购头鱼,还要锦上添花,不惜重金争抢冬捕第一网那一条最大的鱼,头鱼王。这次“大似海”的冬捕头鱼王,标价1888元拍卖,最后以18888元落锤,系着红绸子的十多公斤重大胖头鱼,被那个肯出大价钱的人抱走了。
    据知,“大似海”野生鱼类多达20多个品种,生产闻名中外的鲟鳇鱼,还有“三花五罗”鱼种,历朝曆代都是朝廷贡品。听这里的人说,清朝年间,捕鱼供鱼的大户,都因此获得过朝廷嘉奖封官。一条绵延辽金元明清一千多年的古道,从“大似海”北岸经过,将当时冬捕的头鱼王通过古道,一站站马歇人不停地传送到京城。
    十万斤鱼上岸了,那一天是渔民们的节日,“大似海”随后就恢复了冬日的平静,在渔歌唱晚时,人们把酒话短长。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