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学者不该如此自我糟贱
2013年12月17日 04:33:18 作者:中 孚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究竟孰优孰劣、孰主孰次?自鸦片战争起,这个问题就一直伴随着中国近代化、现代化的风雨历程,不时成为激烈争论的焦点,并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怪圈:每当国家面临重大挑战或处于重大转折之际,各派都会围绕这一问题展开争论,提出各自的主张,但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最后只能请出权力进行“裁定”,文化争论由此演变为政治斗争,以不同程度的血雨腥风而收场。但收场决不是结束,仅仅意味着下一轮争论的开始。

眼下,随着大陆综合实力的提升,很多人忘记了1949年以来数千万人死亡、数十年浩劫的深重苦难,再度围绕这一问题,以前所未有的自信,掀起一场形式虽新、核心依旧的争论。这不,《环球时报》分别于11月26日和29日推出题为《外来文化撑不起大国复兴》、《母文化差,账不能算到英语头上》两篇署名文章,就是这场争论新的具体表现。前者立足于大陆和俄罗斯的经验,提出“大规模引进外国思想来促进社会变革,只能是阶段性的;在更加纵深的历史发展中,必须以本土文化作为主体文化和主流文化”;认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在引进西方市场经济模式和思想文化观念方面,一度想法偏于单纯,造成中国思想界空前混乱,进而导致一定程度的社会认同危机”,因此结论正如其标题所示。后者虽然讨论了一个很具体的问题,但间接反映的重要事实是,不仅有人认为“英语挤佔了母语、母文化生存的时间和空间”,导致“国人母语、母文化水平大大下降”,而且“北京等地出台中高考改革方案降低英语权重”,已经在以实际行动排斥外来文化了。可以说,两篇文章分别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较充分地反映了对外来文化从思想到行动的抵制。

外来文化范围广阔、内容复杂,与我们每个人生活、工作和学习息息相关,影响甚至制约着现代大陆的各个方面。因此,讨论外来文化应当从现实出发,明确一个范围,承认一个事实。

所谓明确一个范围,主要指外来文化是否应包括马克思主义?很显然,把马克思主义排除在外来文化范围之外,既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逻辑,但学界长期以来就是这样玩弄概念游戏的,虽然情有可原,但理不可恕。特别是当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仍被官方作为必须尽快解决的重大理论问题之一,这就意味着官方也承认马克思主义离本土化还很遥远,属￿必须信仰、依靠的外来文化,这些学者怎么能反其道而行之,把马克思主义排除在外来文化之外呢?

所谓承认一个事实,主要指外来文化是否正根本影响着现代大陆?作为一个非西方国家,大陆的近代化和现代化全部基于以西方文化为代表的外来文化,举凡现有的一切,如教育、卫生、商业、工业,国防、管理体系等等,全都是西方首创的,并以西方文化为基础。像数学,中国古代虽然很发达,但缺乏系统归纳,完全不成体系,眼下从小学到大学,数学教育几乎全部在传授西方的数学知识。如果排斥外来文化,岂不是要大陆回到鸦片战争以前?如果以本土文化为主,岂不是要大陆重新创建支撑自身现代化的教育、医疗、商业、工业,国防、管理等等体系。可见,排斥外来文化不可能,以本土文化为主不可行,这是正努力推进现代化的大陆不可回避的现实。这些学者怎么能无视这一切,胡说外来文化撑不起大国复兴?

这些都不是高不可攀的学术难题,而是常人稍加思考就能解决的简单问题,而紧跟官方的学者却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是一种典型的自我糟贱。自贱者人恒贱之。公众之所以把专家视为“砖家”,以“叫兽”代替教授,蔑视甚至无视学界,原因就在于此!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