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到小镇做个不速之客
2013年12月12日 03:11:56 作者: 来源:张长虹 字号 打印 关闭

只需到哈尔滨街边的一个售票视窗,花上49元钱买张往返火车票,就能开启一个“穿越”之旅,这样的事你做吗?上週末,和三个好姐妹相约做背包客,开始了这样的一个特别的週末之旅——一面坡小镇,就在铁轨的那头,几位不速之客正向它走来。

一面坡镇隶属哈尔滨所管辖的尚志市,这裡距离哈尔滨161公里,坐火车2个半小时的路程。很早就知道,座人口不过两万的小镇,有 100多栋俄罗斯式老建筑留存,大部分还居住着当地居民,因此保存相对完好。建筑是人类活动的见证,触摸它们,仿佛能同历史对话,那种能摸到遥远的、陌生的脉络跳动的感觉存在心间,总在鼓动着自己去行走,去找寻。

两个半小时的旅行,火车一直行进在中东铁路曾经的道线上,匆匆从眼前掠过的几座百年老站,那些造型美丽的黄房子,仍能从众多的建筑簇拥中吸引我们的目光。一面坡站到了,那是一个需要从车门处跳一下才能落脚的月台,这一跳仿佛“穿越”之旅的开始,迎面那座木制的横跨铁道线的绿色廊桥,很有美感地给我们一个提示,这座小镇因为藏有故事而与众不同。

一面坡小镇,三面环山,据说因此得名“一面坡”。一条蚂蚁河在镇上蜿蜒而过,风景秀丽,山产丰富。当地因为水质甘甜,山林富产浆果,可以用来造酒,而被誉为“酒乡”。这裡出产的“三梅酒”很是有名,紫梅酒、香梅酒、金梅酒,其实就是蓝莓、树莓和草莓酿制的果酒。这裡出产啤酒花,是做啤酒的原料,建厂于20世纪初年的中东啤酒厂,虽然几易厂名但一直极负盛誉。

走进紧邻铁路线的一面坡北城,看到这是一座未经过度开发的小镇。垒成雪墙的街道保持着冬日裡的安静,大人们用扒犁拉运货物,孩子们坐在扒犁上享乐冬趣。镇裡的人热情好客,以自己的家乡为荣,主动指点我们这些外乡客,去哪裡看老房子,去哪裡吃特色美食,去哪裡拍照最有代表性。

据讲,自俄罗斯人上世纪初建起中东铁路开始,这裡成为哈尔滨和牡丹江之间的列车补给重站,30多年时间裡,就有200余户俄国人到此定居。这裡的工业当时十分发达,“八大家”工商业户闻名遐迩,火磨、油坊、烧锅制酒、百货商店、大饭馆、杂货市场、当铺和医院,应有尽有。奇特的是这裡至今还有数条与哈尔滨街道同名的街道:大直街、铁路街、买卖街。走在冰封雪铺的路上,这些历史遗迹就在身边掠过,就像是在历史隧道中行进。因此,当我们看到小镇裡伫立着一座正面由“爱奥尼柱”装饰的纯正欧式二层小楼,我们也没感到十分惊讶。

倒是走进这座如今作为医院的老房子时,我们有掩饰不住的惊奇——这座古旧但仍不失当年华丽的小楼,门窗是高大的木质窗,墙裙是美丽的木制墙,木地板、铁扶手,都泛着经年历久的亮光,总体上保持了当初精心建设时的原汁原味。这座小楼建于1904年,距今110年了。

在一面坡镇内,百年老房随处可见,俄罗斯传统的砖墙体,人字木屋顶、铁皮屋面的双坡与四坡顶,出入口门上设置的弧形铁皮雨搭。一切细节和文化符号都在向人们展示着特别的提醒,提醒这座小镇的与众不同。

 

      夜幕降临,走回小镇火车站。那天正逢夜空中上演金星伴月天文景象,据说同样的一幕曾在40年前出现过。又是一个时光荏苒送出的礼物,在这一天这一刻,做个和小镇没有约定的不速之客,正好。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