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应当全面深入解读“10·28”事件
2013年12月10日 10:29:53 作者:中 孚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10·28”天安门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以来,在有关部门加紧侦破和打击的同时,媒体也在抓紧解读相关情况,毕竟该事件对公众的震动太大了。但是,由于对媒体的限制太多,解读存在很大的局限,公众无法瞭解更多具体细节,对恐怖势力及其影响难以形成一个较完整、清晰的概念,因而极大地削弱了反恐的群众基础。

以《环球时报》为例。“10·28”事件发生后,该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于1029日推出评论员文章《吉普车衝撞天安门金水桥刍议》,提出“天安门广场再怎么防范,也不会什么事都不出”,建议“以更大的平常心看待天安门广场上的事情”。换言之,天安门虽然是大陆最具政治象征意义的公共场所,但一定要平静地对待已经和今后可能发生的此类事件。此后,该报再未发表此类评论,更未发表社评,仅仅推出三篇来自新疆的署名文章,即111日由新疆大学学者撰写的《反恐媒介话语须与民族宗教脱钩》,强调虽然新疆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都能看到极端原教旨主义的影子”,但维人“从来信奉的都是温和的伊斯兰教义”,因此媒体在报导时应该将此类事件与维人、伊斯兰教脱钩。1112日由新疆大学和新疆社会科学院学者分别撰写的《逐步淡化对少数民族的照顾政策》、《新疆发展不会被暴恐活动绑架》,前者针对眼下少数族群在政治权利和法律地位上高于汉人的事实,要求大陆“应确保各民族一律平等,并在政治生活和司法实践中严格执行”;披露“一些少数民族的有识之士”已经看到,“长期的倾斜照顾,会弱化一个民族的社会竞争力”。后者认为恐怖主义虽然可以遏制,但不可能根除,反恐应立足长远,打持久战;强调不能“将少数人的行动归因于整个社会的政治或特定文化的缺陷”,结论与反恐应当与民族、宗教脱钩的主张殊途同归、如出一辙。

由此不难看出,当官方重要媒体《环球时报》定调,并以“平常心”看待“10·28”事件之后,包括学者在内的公众对它的认识和研判,就大体停留在了一个很简单的水准之上,即恐怖分子只是极少数人,与特定的族群和宗教无关,并就相关问题发表一些大而无当、不着边际的“宏论”。这种简单的认识,存在着很大的片面性,甚至往往背离事实真相,必然麻痹公众对恐怖势力的警惕性,削弱有关部门反恐工作的针对性,最后使反恐效果大打折扣。

尽管外界难以瞭解更多的具体细节,根据“10·28”事件仍可以做出两个主要判断:近年大陆切实加大了反恐力度,但并未遏制住恐怖势力发展、壮大的势头,眼下它不仅能够在新疆不断发动恐怖袭击,而且能够在天安门发动恐怖袭击,说明以“东伊运”为代表的恐怖势力,无论是实力还是策划都早已今非昔比,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准;与通常的恐怖袭击事件不同,此次由一位母亲带着儿子、儿媳,以必死的方式,对政治象征意义最高的天安门发动恐怖袭击,说明以“东伊运”为代表的恐怖势力,对维人的影响早已今非昔比,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准。因此,对于包括“10·28”事件在内的所有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根本不能再用极少数恐怖分子所为来敷衍、搪塞公众,并掩饰决策的无能、措施的无效了。否则,恐怖势力的发展将难以遏制,反恐也更难以取得真正的实效。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这一点。“10·28”事件的余波未平,1116日下午,新疆巴楚县再次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致2名警员死亡,2名警员受伤,9名涉案暴徒全部被当场击毙。由此可以断言,至少在新疆,恐怖分子已呈前赴后继之势,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已呈此起彼伏之态。

 

这难道还不足以使北京看到全面深入解读10·28事件的必要性重要性紧迫性吗?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