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族群矛盾已不允许我们继续抱残守缺!
2013年11月26日 03:44:38 作者:中 孚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眼下,大陆许多事都太富于戏剧性了,远远超出想像,让人匪夷所思,完全跟不上趟。

10月28日,在大陆未来走向备受争议的大背景下,关于族群问题的讨论继续深入,《环球时报》推出署名文章《中国民族理论不能自我放弃》,反对大陆民族理论沿袭“苏联模式”、民族识别没有必要、民族区域自治实属错误等观点,强调大陆民族理论与政策自诞生起就不同于苏联,以后区别越来越大,“已然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理论体系”,民族政策“整体上应充分肯定”,顶多只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修补和完善而已。在这一理论和政策的指导下,族群关系一切都太平无事。因此,民族理论和政策不能放弃,民族问题不能轻举妄动,“稍有不慎,就会乱了阵脚”,成为力主坚持派的又一“鸿文”。

但让作者完全想不到的是,就在10月28日的《环球时报》送达读者手裡没几个小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当天中午12时05分许,一辆由东向西飞驰的吉普车,在疯狂衝撞游人后,撞向天安门正前方的金水桥护栏并起火,造成5人死亡,其中车内3人、游客2人,另有40人受伤,死伤者中均含有个别外国游客。由于事件极具恐怖袭击色彩,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但多数怀疑恐怖势力是否有能力染指北京。10月31日,警方宣布破获此案,车内死亡的3人,不仅系新疆维族,还来自同一个家庭,即一位母亲和一对夫妻;确认这是一起由国际恐怖组织“东伊运”策划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目的在于制造重大影响,引起国际社会对新疆的关注。公众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东伊运”不仅能在新疆,还能闯入北京在天安门前制造恐怖袭击事件,辽阔的大陆当下似乎已经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了。

“10·28”恐怖袭击事件反映了什么?尽管国际社会怀疑大陆的定性,国内也有人认为它与维族的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仅仅是极个别人所为,还特别建议“反恐媒介话语须与民族宗教脱钩”。但不可否认的是,事件的背后存在着深深的族群裂痕和明显的族群对立,既反映了恐怖势力正不断膨胀,也反映了族群矛盾正迅速激化,看不到前者,难以迅速出击,有效应对恐怖袭击;看不到后者,难以釜底抽薪,彻底剷除恐怖势力。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大都着眼于前者,忽视甚至忘记了后者才是最根本的。因此,这一事件要求我们正视大陆族群关系的现状,关注族群矛盾,否则,恐怖袭击事件必然日益频繁、更加激烈。

正视族群关系的现状,必须着眼于三个主要方面:大陆的民族理论和政策确实沿袭了“苏联模式”,尽管发展到现在,已经与其形成很大的区别,带有不少“中国特色”,但内核还是苏联的,由于这个国家在族群问题等多种矛盾的衝击下早已成为历史,大陆应当尽快抛弃“苏联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解决族群问题上有一整套思路、办法和措施,比苏联的更加优越和先进,大陆应当认真学习借鉴,才能彻底革除奇怪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陆的族群问题在历史的长河中大部分已经或基本解决,民族识别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只能强化族群意识,并已成为当下族群关系不睦和紧张的重要根源,因此应当尽快改弦易辙,采取多种措施强化国家认同,把全体国民作为一个族群来构建。

族群问题的改革,与任何改革一样充满风险和挑战,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虽然对于《中国民族理论不能自我放弃》的作者等力主坚持派来说,不变才是最佳的选择,但“10·28”恐怖袭击事件再次雄辩地证明,改革才是唯一希望,抱残守缺必然死路一条!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