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哈尔滨郊外的京旗遗风
2013年11月21日 03:12:47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按理说,远在中国东北边陲的哈尔滨和五朝古都北京在方言上应该扯不上什么关系,哈尔滨人说话是比较标准的汉语普通话,有些地方腔调也是东北音。然而,距离哈尔滨一个小时车程的五常市拉林镇,在那里你就能听到一些村民张口吐出的是纯正的京腔京韵,探寻这其中的缘由,就揭开一层历史的烙印——京旗闲散,这四个字,在这里可以讲一个饱含历史风云的故事。这些离开了京城的京腔,带着260多年前中国满清贵族的遗风。
    週末无事,随几位对历史文物保护十分感兴趣的朋友驱车前往哈尔滨城南郊外,一个小时车程来到五常市拉林镇及其附近村落。这里广布着满族族群,他们手里有着珍贵的文物收藏,更可宝贵的是,这里的满族人还有很多保留着满文化的记忆。我们也看到,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老人已逝去,这些鲜活的印记正在慢慢消失。      
    满族的发祥地是中国的东北,当他们势力壮大后,骁勇善战地挺进中原,在1644年奠都北京,开始了大清王朝,统治中国达267年。在大清王朝经历了100年的创建和稳固后,一些鼎盛过后的弊端逐渐显现:清军入关,大量满族人移居关内,被汉族同化严重,令满清的统治者担心;入关的满族多为打江山的功臣,他们的子弟享用皇粮,无业可就,浪迹京城,坐食山空。百年下来,清政府已是不堪重负。于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移民政策开始实施。
    1744年(乾隆九年),清政府命索额图、和珅、鼇拜等清朝名将的后裔,按照“哥仨出二,哥俩出一”的规则,先期750多户满族八旗子弟,告别京城衣食无忧的闲散生活,经过两个多月的大迁移,来到中国东北满族发祥地的拉林河畔,屯垦戍边,亦兵亦农,安营扎寨,成为现今满族乡的雏形。据史料记载,先后按着清皇帝的命令迁移到这里来的八旗子弟达3000多户。这个清朝的移民政策持续近百年,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代。那些移民的后裔,就是我们今天驱车来探访的主人。
    在孤家子村,寻找何玉歧老人没费周折。82岁高龄的何老汉说话中京腔明显,据说他是索额图第十二代玄孙。讲起家族的祖宗画像,他比划着说那“老影儿”(画像)有8尺长,以前放在“祖宗匣子”里,现在丢了,只剩一个照相机拍下来的复制品。73岁的何宪清老人,曾经是满文化联谊会会长,如今因为脑血管病而卧床不起。他能讲很多老辈的故事。他说,他们的先人来自北京顺天府宛平县草帽胡同。可惜,他生病后头脑似乎乱码了,有好多话难辨真伪。
     其实,在东北长大的人,每家追溯一下,都能找到些满族血统的根基。或者是爷爷家或者是姥姥家,可能就有满族人融合进家族。在东北,满汉通婚同化的现象十分普遍,甚至于,如今满族已不成为典型的少数民族。东北的语言里,很多都有着满族语的遗留,据说我们称外婆为“姥姥”就是满语,还有诸如“嘞嘞”是说话,“啰嗦”是絮叨繁琐,把面粉做成的食物称为“饽饽”,这都是满语的演绎。
     语言的融合,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的融合来自民族文化。由于这些贵族子弟都来自京城,必然带来了京都贵族文化,也就是京旗文化。满族信封萨满教,逢年过节请萨满在家里跳大神,用以消灾灭病。有修家谱和续家谱的习惯。不吃狗肉,不戴狗皮帽,以纪念老汗王努尔哈赤。他们喜欢喝豆汁,吃粘豆包,粘糕,豆面卷子,过年包冻饺子。这些,在东北人的家里,都会有或多或少的体现。
     说历史,仿佛是很遥远的事,而真的历史就在离我们不远处向我们挥着手。满清,一个王朝的兴衰,在这些个有着京腔的村落,仿佛一缕炊烟,一直飘着,没有散去。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