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东北的秋香
2013年10月11日 03:26:31 作者:张长虹 来源:综合外电 字号 打印 关闭

秋天只是红叶如花、山栾尽染、天高云淡吗?
    在中国北方,秋天,不只有五花山和金麦浪,不只有泛着丰收气息的空气,也不只是阵阵秋风带来大雁的鸣叫。北方的秋天,伴随着山林美景和大地的金黄,开始的是一场舌尖上的盛宴。此时,热爱生活又心灵手巧的人们,正在把田裡的收穫,变成餐桌上的美食。只有秋天才有的美味,此时轮番上演,让远离家乡的人们,时时念着家的好。
    多年前就在海南定居的妹妹,很久都没看到过家乡哈尔滨的秋色了。她的归期,一直是非冬即夏,迎合着家有读书郎的寒暑假规律。这个秋天,妹妹一家回来了,这突然地惊喜,化成妈妈的心愿:给他们准备家乡的秋日美食!只停留两天的妹妹一家,在仅有的几顿餐饭中品尝到了妈妈的手艺:两大盒糖蒜,两瓶酸黄瓜,一盘黄澄澄的菇茑,炒的喷香的葵花籽;欢迎午宴上,少不了妈妈的手制绝活儿——肉皮冻;临走,他们的行装裡,装进了我烤好的全麦核桃麵包,还有北大荒牌的土豆泥和黑豆乳粉。
    在哈尔滨,秋天的丰收意味着漫长的冬季就要来临,在以往没有跨季节种植蔬菜条件的时候,秋储菜就成了家庭主妇们在冬季来临之前,最彰显理家功夫的时段。渍酸菜,用盐水将秋白菜腌至发酵;腌糖蒜,将新蒜头用糖醋和盐泡制一个月,消除蒜的辛辣,成为酸甜可口的风味小菜;腌萝蔔、腌小土豆,在宽口的大罎子裡,把萝蔔和小土豆用酱油腌成咸菜,冬天没有青菜时,拿出来洗净蒸熟,那种特别的味道,在当时不觉得如何,而今成了好多人的心痒之念。
    又是一年秋叶黄,城市裡储存秋菜的人渐渐变少,当秋风变凉冬天开始时,超市蔬菜柜檯裡的价格签,数字要变上几变,可是很多人还是宁可花多的钱吃棚室种植的反季节蔬菜,那种秋储冬用的传统在哈尔滨这个北方城市正在消退。然而,无论城裡的人怎么想,农人们开着拖拉机来了,他们辛苦了耕作了一春一夏的蔬菜瓜果,还是要在此时找到合适的买家。勤快的女人,早上要去院子裡转转,货比三家,把一捆大葱或是一袋土豆带回来,在秋阳裡晾晒,在阳台上存好。她们盼望的是,冬日的餐桌上,家人能尝到她们勤俭持家的醇厚味道。
    在大人们忙着储备过冬的食材时,孩子们则在此时锺情于在道边贩卖“菇茑”的大车。东北有种水果,是在南方不常见的稀罕物,名字叫“菇茑”。一层薄薄的枯叶包做外衣,裡面是玻璃弹珠大小的黄色果粒,其学名叫酸浆果。据说这个小东西,在美国超市里被叫做“珍珠果”,也被叫做金灯果,这些名字,都不如哈尔滨人叫它“菇茑”来的雅俗共赏。用手剥开晒得干干的外衣,裡面的小果粒晶亮微甜,秋天裡,这种美食就是孩子们衣兜裡最好的零食。儿时一毛钱一碗的菇茑,如今,已被批量制成菇茑果酱出口了。
    在9月的最后几天,一场盛大的绿色食品博览在哈尔滨会展中心上演,黑龙江各地都拿出国家后厨房的派头,用黑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五谷和瓜果,在这个秋天尽显地产丰盛,尽展美味多样。完达山脉的蜂巢蜜,北大荒出产的大豆和土豆,丁香花制成的保健品,小兴安岭的红松籽,大兴安岭的蘑菇木耳,五常和牡丹江特有的优质大米和杂粮。整个盛会就是一场盛宴,它让城市的人们看到了蓝天下的田野,闻到了泥土的芳香。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