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何处觅书香
2013年08月15日 02:48:27 作者: 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前几天,在哈尔滨标志性建筑防洪纪念塔广场,“书香哈尔滨读书节”启幕,25家出版社、7家书店将20多万册图书摆放在广场上。花花绿绿的图书引来江畔游人驻足浏览,也有人现场买走图书给身边孩子。这个热闹的地方,宣传是好场所,要说读书,还是喧闹了点。
    个人觉得,看书不适合集体行为,买书还得去书店,而如今“好”的书店不多了。我所谓的“好”,是那种书香浓郁之地,店不在大小,甚至小些,更好。
    小时的哈尔滨,有几家书店留给我记忆很深。因为有个要好的小伙伴,她爸爸徐伯是大学里搞俄语的学究,每到星期天,总喜欢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去位于道里区西十二道街上的外文书店逛逛,他喜欢带着女儿,他女儿愿意牵着我,于是,不论冬夏,这一大两小的身影,就会经常出现在那家小小的书店里。
   那时的哈尔滨外文书店,只有一个单侧能开的半镶玻璃大门,放书的柜台是斜坡玻璃的,高高的,我们还够不到上面,只能隔着玻璃向里张望。夏天进去,会顿觉凉爽,里面弥漫着陈年旧书散发出来的特别气息。冬天,书店里用炉火取暖,热气扑面还带着一些烤馒头的味道。徐伯总是在里面待的很久,左翻翻右看看,我和小伙伴就被打发在一边翻看那些看不懂文字,但是有图画的大书。
    长大了之后再去那个书店,知道古籍旧书店也在那里,想必徐伯当年是在古旧书架上,找些自己想看的东西。后来那个书店在西十二道街拆迁改造时消失了,外文书店搬家到了经纬街上,可没了以前的书香,空空荡荡地好几年,后来就彻底关张了。
    我喜欢的“好”书店,陆续出现,陆续又关掉,留下记忆的有味道的书店几乎没有了。十多年前,在中山路宝利大厦二楼的三联书店,是当时在哈尔滨首家设置了小圆凳,可坐下来品读的书店。在书店的另一侧回廊处,还有个落地窗的书吧,可以叫上杯5元钱的饮料,在那里坐一下午,看免费的书和杂志。这里还经常邀请些作者来讲座,在哈尔滨时尚得很。然而,可能就坚持开了三五年吧,后来就撤店了,说是书卖的不好。就是那三五年,我在那里买了不少有意思的书籍。
    后来,在南岗秋林建设街上一个空间非常局促的二楼,有家叫精华书店的开在那里,是几间老房子串联起来的一个书店,这里的书都很新,进书的格调也挺前卫,来这里的都是喜欢书的人,静静地挑书,在文字的美妙中游荡,任时光流逝。大多顾客走出来,都是拎着用塑料绳捆扎着一摞书,咚咚咚地走下铁架木板的户外楼梯,落地就是人声鼎沸的闹市,上下两重天的感觉,在那里特别明显。
   后来,这家书店也没了。
   再后来,在哈尔滨就没有找到可心的书店了,卖书的地方倒是有不少,但那些地方叫书城。大的书城,比如学府书城,有一条街那么长,书架高抵天花板,结账的地方一大排收银机,劈里啪啦的跟超市买吃穿用的没有两样。书是多得很,可书香就谈不上了。从大大的书城走过几趟,觉得如今的书也着装华丽,站在书架旁只让人眼花,就像是裹扎在厚厚的包装纸中的点心,味道努力闻也闻不到了。
    书香城市,愿望可观,可没了几家像样的“好”书店,如何闻得书香呢?前不久,开在群力新区的山水书城,很让人震撼一下,那种明亮和大气,那些最现代化的检索和检查设备,漂亮的书品摆放,特别还设置了很多木制箱,读书的大人孩子可以躲在里面自成一统,这些都让我很想给它一个“好”评。只是后来发觉,与书城通透的楼下,就是煎炒烹炸的几家饭店,人来人往,美食爆香,这书香又被淹没,暗歎遗憾。
    纸质阅读,也许是日落西山。可多元时代,让书香绽放,社会是否也能做些努力?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