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说文艺 >> 历史档案
听雨
2022年04月22日 04:35:50 作者:国际日报 来源:幼之 字号 打印 关闭

一夜的大雨,到临晨总算小了些。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春雨,是世间万物滋润的滋养,是久旱逢甘霖的雨露。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

“润物细无声”,雨本来是声音极小极小的,小到了“无”的程度。但是,此刻我坐在阳台的阳光房内,聆听雨水滴打在楼顶的玻璃上,于是就不“细无声”了。按常理说,我坐在那里,写作本来应该需要极静极静的环境,极静极静的心情,才能安下心来,集中思想书写文章。这种雨打玻璃的声音应该是极为讨厌的,是必欲去之而后快的。

然而,事实却正相反。我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到头顶上的雨滴声,此时有声胜无声,我心里感到无量的喜悦,更有了雨天的那种诗情画意。这声音时慢时急,时高时低,时响时沉,时断时续,有如金声玉振,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有如弹琴拨弦,使我浮想联翩,不能自已,心花怒放,风生笔底。思路仿佛也活了起来,由此也更有了想抒发一下情感的衝动,我平生很少有这样的精神境界,更难为外人知道了。

听雨本来是雅人的事。我虽然自认还不是完全的俗人,但能否就算是雅人?就很难说了。我大概是介乎雅俗之间的一种类型吧。在我的记忆里,中国关于听雨的作品是颇有一些,它表达了中华文化的一种典雅和优美,是文人写诗作画的重要元素。

其实我在听雨时的心情,是颇为复杂的。是欣赏还是厌烦?用听雨这一件事来概括,我觉得是喜大于厌。因为当雨飘飘洒洒落下,形成水滴敲打在水塘、地上、屋顶,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它有时像叮咚的铃声,有时如沙沙的树叶摩擦声,有时又像铁器的敲打声,凡是种种都让雨有了生命,也让生活充满了乐趣。而我每次被雨滴在耳边云绕时都会有一种使人如梦,如痴,如醉的感觉。它让我遐想,让我乐以忘忧。仿佛雨滴成了我的友伴,我的思绪。

雨是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当小雨时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聚集在人家屋顶上笼着一层薄烟。而大雨时调皮的雨点儿像谁扔下来的钢珠一样砸在河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粗大的雨点打在人家的窗户上,咚咚作响。雨滴已经能够“纵浪大化中,不喜亦无惧”了。

可我为什么对雨滴产生兴趣呢?这里面并没有多少雅味,而多的是对雨滴的青睐,它会启发我的灵感,激发我的思考,它可以使我联想到辽阔原野上那青青的麦苗在雨滴的滋润下更加茁壮,花朵在雨滴的轻抚下更加艳丽。 我生在城市,长在魔都,但我响往乡村的美妙。响往春雨给予大地的滋养。我拾过麦子,捡过豆子,割过青草,劈过高粱。在下乡的八个年份里懂得了雨对农耕的影响,对生活的重要。如今我虽然已到垂暮之年,但对雨的情怀还是那么深厚,那么锺情。

今早,我坐在阳台上,听到头顶上久违的雨声,不禁神驰千里,心旷神怡。在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雨滴声中,倾听它对大地的施捨。麦田里,每一片叶片都仿佛张开了小嘴,尽情地吮吸着甜甜的雨滴,有如天降甘露。本来有点黄萎的,现在变青了。本来是青的,现在更显青绿了,宇宙间也凭空添了一片绿色,一片温馨,一片祥和。

在雨滴不规律的骚扰下,我的心又收近了一层,收到了这个阳台,收到了我的笔端。头顶上叮噹如故,我的心情愉悦有加。但我时时担心,它会突然停下来,会停滞我的思绪,我潜心默祷,祝愿雨声长久响下去,响下去。

【作者简介】高幼之,男19531月出生,上海赴黑龙江知青,插队期间曾在文工团工作。七九年回沪在政府部门从事文化宣传工作,主抓群众文化活动。己退休,现住美国新泽西州。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