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专版 >> 南粤之窗
甜酸苦辣的往事——“地摊经济”热潮勾起的回忆
2020年06月05日 10:54:06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国际日报■ 陈衡礼

    最近,全国掀起的“地摊经济”热潮,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边打工边摆地摊、甜酸苦辣皆有之的岁月。虽然二十几年过去了,但一回想起来,往事曆曆在目,仿若就在眼前……


△陈衡礼(左一)出席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表彰大会

    算起来,我离开广州裕成鞋材厂已有二十四年了。那段充溢着无限感慨的往事,从一九九一年三月起,直至一九九六年末回家结婚,才结束告一段落。
    29年前,对于还未满十八岁的我,孤身一人前往省城打工,真不知哪来的决心和勇气。我只知道,那时的我,实在不想呆在桃源这个小山村!人情世故,冷暖自知。家里穷得没人看得起,不得不走!当时掌握了一点维修单车技能的我想,大不了到了广州就修单车。


△打工时期的陈衡礼


    说走就走。1991年的阳春三月,背着单车维修工具的我,坐上了前往县城的班车。到了大埔县城,我先是去人民路三巷,找到了一个同宗(按辈分喊她姑婆)的家。姑婆见到我,十分热情,留我吃了午饭,随后又送我到汽车站,坐上了开往广州永福路汽车站的班车。
    那时候,从县城到省城的路况很差,弯曲、坑洼路段很多。摇摇晃晃了十五、六个小时,终于到了大广州。疲惫不堪的我没有初到大城市的亢奋,只想要一个地方睡一个大觉。等到天蒙蒙亮,堂哥骑单车来接我,把我带到了他在沙河顶打工的陶瓷店。到了店里,我第一件事就是上阁楼睡觉。


△陈衡礼等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集体和个人代表与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

留念
    安顿下来后,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三十多元钱了。当时计划要在一星期内找到工作,可到了广州,发现自己普通话很差,更不会粤语,只会客家话,怎麽办啊?那时的我,才开始有点害怕。
    寄人篱下,时间长了肯定不行。于是,我就在附近的一个大排档,找到了洗盘子的活。随后,赶紧写了一封信给父亲。这是我到广州后写的第一封信(至今还保留着),目的是请父母不用担心。
    涮了几天盘子,我通过一个老乡介绍,到了位于小坪村的裕成鞋材厂(现已搬到清远)。进厂军事化训练了半个月后,我被分配到加工组。组长姓黎,本地人(至今我们还有联系),满口带着广州的普通话。当时,看他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有点敬畏。

△陈衡礼等广东省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集体和个人代表与广东省领导合影留念

    爲了得到组长的好印象,普通话很不灵光的我干活特别卖力。从一开始的每天工资6.5元,慢慢成爲全组最高工资、最高奖金的能手。组长逢人就说“这个客家仔干活一顶二”,导致厂里的蔡老板(台湾人)经常在我背后看我干活,一站就是大半天。当时小小年纪的我头也不敢回,干活更加卖力。后来回想,看到有如此能干的打工仔,蔡老板当时肯定是喜滋滋的。
    小有成就,我对工作更加卖力。我感觉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所以对未来满怀希望和信心,希冀着有那麽一天,也走上管理层的位置。到那时,也就能够威风八面,回家光宗耀祖!


△陈衡礼出席广东省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第二年,家里发生了变故,狠狠地打击了我,希望也变成了失望。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坚强!于是,我跟父母说,我一定会出人头地,改变贫困潦倒的面貌!
    十九岁的我,从此不太喜欢说话,沈浸于干活加班、加班干活,并尽量挤出时间去摆地摊、修单车,推销化妆品。
    当时,工厂的女管理员基本都用过我卖的化妆品。我特别有耐性,也特别会利用时间。我利用中午吃饭排队的时间和吃饭的空档,向女管理员不厌其烦地推销化妆品。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下来,我会增加不少收入。


△陈衡礼获家乡大埔县委、县政府的表彰

    至于修单车,我一般是跑到广州大道中。那里有两座天桥,我发现那边修车档生意特别好。后来,我才知道是别人有意在路上放了图钉,怪不得这麽多要补胎的单车。其它档口的人警告我别多事,因爲我年小害怕,所以再也不敢去广州大道中修单车了。
    此后,摆地摊是我干得最多的,有好几个地方都去过。白天如果不用上班,石井街和三元里是去得最多的。而晚上一般是去北京路步行街。摆地摊后,我慢慢学会了应付城管的方法,那就是拉上我的堂哥放哨,一有城管来就喊我开溜。而一开始还经常收到假币的我,慢慢地也学精了,带上了验钞笔。


△陈衡礼获评“2019年梅州市十大新闻人物”


    当时摆地摊,城管局只容许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能摆,那是合法合规的摆地摊。北京路有一个西湖夜市特别出名,我就经常在那附近摆,生意也还过得去。不过,我从厂里踩单车到那里要一个多小时,来回则要两三个小时,所以特别累。工厂的饭菜又特别难吃,基本上是见不到肉的。那时爲了省钱,早上一包快食面或二毛钱炒粉,中午则在工厂饭堂吃。吃完午饭,再打一碗饭(当时饭不用钱,菜则每人只有一份),留着晚上用榨菜下饭是常事。极度的营养不良,使我不仅瘦得跟猴子一样,还时不时昏倒。


△陈衡礼获“客都好乡贤”殊荣

    那段岁月,搞推销、修单车、摆地摊,增加了不少收入,虽然很苦很累,但有着丰收的喜悦。而最大的收获和喜悦,就是在后期认识了我现在的夫人——一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湘妹子。她特别地理解我、支持我,陪我度过了最艰苦的一段时光。也不怕大家笑话,当时,谈恋爱都基本是她买单多。有时,吃完夜宵,我手往裤兜一摸:啊,我又忘记带钱了……


△陈衡礼捐资423万元助力家乡大埔扶贫济困

作者简介    陈衡礼,1973年出生于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桃源镇。2018年9月被评爲首届客都好乡贤,2019年5月被评爲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现任梅州市残疾人联合会第七届主席团副主席、梅州市第七届政协委员、梅州市残疾人联合会第七届主席团副主席、大埔县残疾人联合会第七届主席团名誉主席、大埔县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大埔商会副会长、广东美之臣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梅州市大埔县爱心助残基金会创会理事长、大埔县桃源助残关爱基金会创会会长。 


△媒体对陈衡礼的报道  


1997年,江西南昌的美容市场还没有被开发,陈衡礼抓住机遇创立江西省美之臣实业有限公司。1998年,陈衡礼在南昌开办了第一家美之臣美容连锁南昌总店,后成爲行业的领导品牌之一,仅江西省就有合作连锁店100多家。南昌美容院的成功,并没有使他止步,2010年,陈衡礼把公司搬回广州注册成立广东美之臣化妆品有限公司,继续扩张事业。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