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加州新闻 >> 南加新闻
科尔沁的“谢幕”之旅(二)
2020年01月11日 11:10:52 作者:国际日报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第二天一早,几位学生来陪我吃了宾馆提供的自助早餐,其丰富程度让人咂舌:西式的蛋糕、点心、饮料、香肠、生菜、水果和各式炒菜应有尽有;内蒙风味的馅饼、炒米、优酪乳、荞麦面饸饹;中式的玉米、山芋、山药及各种蒸蔬菜,烧饼、馃子、豆浆、鸡蛋……,我仿佛是置身在旅游到国外的餐厅中。这时,插队期间到通辽市饭馆排队吃饭,一会儿告知,馅饼没啦,吃包子,还没排到,包子又没啦,改馒头,经常是满怀希望而排队,满怀失望而离开的沮丧之情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的脑际。插队时集体户的伙食就更差了,一年到头吃不到肉,冬春两季则吃咸菜,有时有少量的土豆和萝蔔,酸菜就是最奢侈的菜肴了。社员家的结婚或是杀年猪请客,是我们最不愿意放弃的“社交活动了”,一盘荞麦面血肠就让我们兴奋得能记忆好多天……四十多年过去,通辽餐桌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动情啊。

早餐后,敖包营子村的赵金玉和他的姐姐赵淑芝开车来接我。赵金玉夫妇都是1973年上学的工农兵学员,我那年与他们一起受生产大队的推荐,参加县裡组织的考试。对那次的推荐高、中考应试还记忆如昨天。

1973年的7月下旬,我村推荐了18名知青(包括4名回乡知青)到通辽县的清河公社参加考试(这个考点应试的是通辽县双泡子、清河、孔家窝堡和敖力布皋四个公社被推荐的知青)。记得作文的题目是“上山下乡大有作为”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二选一。政治试题为“用毛泽东思想的观点、立场、方法,批判林彪一类骗子散布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读书做官”“下乡镀金”等反动谬论”,以各自发言的开卷形式完成。

因为张铁生的考卷背书,我和几个知青,因家庭问题未通过政审而落榜。直至1977年恢复高考,我才在1978年进入大学。

赵金玉夫妇1973年均考上了哲盟的中专学校,毕业后都留在通辽工作。夫妇两既有能力又很肯干,入职期间做出很大成绩,现已退休,女儿全家也定居美国。国家政策的调整,使他们放飞了自己的理想。金玉也是数月前带媳妇来津看病,才与我分别几十年后相见。这次来通辽,受到他热情地接待,让我感受到他们的淳朴与真诚。

金玉开车带我转遍了通辽的主要街道,高楼大厦节次鳞比,马路宽阔笔直,五星级的宾馆也落户通辽,西辽河上现代化的大桥,让我分不清是在哪个大城市。下乡时知青曾调侃“其实一条街,就是两座楼”和“一个员警看两头”的通辽市,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金玉开车带我到知青广场,数百名科尔沁知青捐款修筑的雕塑矗立在广场上,捐献者的名单刻在雕塑下麵的大理石上。看到那么多熟悉的知青名字,一股热泪涌上眼眶。当年,我们曾在一起“战天斗地”,也曾为选调不成,担心前途的无望而沮丧、悲伤。其中的不少人已经撒手人寰。毕竟是一段历史,再遮罩也不会忘怀。

临近中午,金玉开车带我驶向他的家。因怕我与他争抢付餐费,他把我与当年生产队社员的聚会安排在家,一所面积很大,电子设施一应俱全的漂亮住宅。夫妻两烹饪了鱼、虾、肉、禽和应季蔬菜,满满一桌丰富的菜肴,食材新鲜,味道佳美,到场十一人:赵金玉、孙淑琴、孙淑芝、噶油、赵淑芝、郭桂仙、祖秀珍、李淑珍、徐桂芝、赵金玉的儿媳妇及我。

同坐一桌的孙淑芝、郭桂仙,都是当年干活的好手,特别是用大锄头铲二遍地,既需要力气又需要技术,只见她两舞动着大锄,锄头围着庄稼苗,不多一下,不少一下,苗旁的杂草一根不剩,苗旁的土壤全部铲松,那动作如同艺术表演,让我们羡慕的不行不行的。不像我们,挺沉的锄头,恨不得把左手攥到中间,铲草却照着苗砍,已经铲过的地方锄头偏去,有草的地方锄头就是不到,累得满头大汗,腰疼的直不起来,却仍然被社员远远地甩在后头……

还想起冬季裡,我们知青早逃回天津“猫冬”了,既逃避东北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也可以节省下不多的柴禾和咸菜等,对付来年的苦春。社员们却閒不住,男劳力利用冬閒,要去村北边二、三十裡外的荒草垫子,搂枯草或捡牛粪,以满足往后大半年的柴禾;女劳力则到村北几十裡之外的草甸子,割一种叫做“麻黄草”的中药材,供销社收购,每斤3分钱。她们天亮即动身,日落很久了才回来,每人割个6、7十斤,捆成结结实实的一个长方体,挣个2、3块钱,如果天气不错(不是风雪天),到地方又可以找到较多的麻黄草,冬天的割草收入就要支撑一家子一年的油盐酱醋和煤油等零花钱呢。

又记得起一年打苞米(冬天,苞米收下堆在场院裡,生产队借来柴油脱粒机,全队劳力分班作业,日夜兼程将苞米全部脱粒),我被分配帮厨,郭桂仙的父亲做饭,吃饭时,他没让我与集体户的同学们一起吃,我还挺埋怨他让我干活儿,其实是他专门做了葱爆羊肉给我吃,原本我一辈子都不接受羊肉的膻气,唯独那次,大锅煮熟的羊肉,老郭头挑出全瘦的部分,放入酱油和醋、葱等作料重新在锅裡倒油翻炒,经老郭头的手,羊肉的清香、美味久久的留在了我的记忆中,以后再也没有享受过。听说他当过厨子,身手果然不一般。

今天围坐一桌的,大多数人都是分别四十几年未见,交谈起来亲切,温馨,回忆起好多当时在一起的情景,让我这个“谢幕之旅”更丰满、充实。如今,他们都搬到通辽来住,有的与儿女一起,有的在城郊种一些菜,日子都过的宽裕、宁静,与当年插队时他们的缺吃少穿的情景成了鲜明的对照。

第三天一早,尽管我不想麻烦他们,在余粮堡高中教生物课的学生李连国,仍是执着地组织了去奈曼旗的孟家段水库游玩。虞民栋和女同学王艳芹开来了两辆车,共十二个人一同前往:李连国、虞民栋、孙宝贵、白殿林、王和、赵文举、王艳芹、张春洁、钱桂玲、梁宝玉、王艳芹请的司机二强及我。大约近3小时的车程到达。水库已经是科尔沁的一个著名景区,据说景区仍在扩建,水清、地阔、空气好,李连国弄了一桌“全鱼宴”,各种鱼虾,散养的鸡鸭蛋,味道鲜美,烹饪讲究,在市内的确吃不到。也由衷的感谢学生们精心的安排,无论是坐车行进还是游玩儿中,我们轻鬆地交谈,尽情的回忆,钱桂玲还在不停地抓拍照片,人世间最美好的亲情、友情得到充分的交融。我感谢这些学生们,给了我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当年的温暖、亲切、关心、帮助、交流……让我一辈子受益,一辈子怀念,一辈子享用。

午饭后开车回通辽,晚间,在吉林工作的王和又没商量地出钱请大家吃了晚餐,羊蹄、鱼、肉等又要了满满的一桌子,内蒙人特有的豪爽、大气,表现得淋漓尽致。

晚宴结束,住乌兰浩特的学生廉长海赶到通辽,袁明义又在鑫达酒店要了菜接待他,并安排他住在酒店。这个班的同学,不仅师生情意重,同学之间也联系紧密,我一想起来就充满欣慰,一股股热流涌上心间。

 

【作者简介】王步云,原天津大学南开大学附属中学1967届高中毕业,1968年9月到内蒙古哲裡木盟通辽县敖力布皋公社敖宝营子大队插队,1978年考入天津大学机械系,毕业后分配至天津广播电视大学任教至2003年退休。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