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说文艺 >> 小说散文
主席台 忠字舞
2019年12月14日 10:50:49 作者:豆皮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村中一“涝池”,“涝池”南畔一大槐树,七枝八叉长得很威武,三抱都搂不过来,看年头比这村都长。村里拦牛老汉风梧,撅着山羊鬍子,瞪着牛眼没事就在树下趷蹴着,大大咧咧地解开裤带拿裤裆的虱子,也不忘了吹牛×,楞说平西大将军薛仁贵在树上栓过“赤兔马”。村里老人们都说是“白蹄红嘴骡子”。老汉说急了就骂仗,骂了人家先人是“猴小小”不说,还捎带着八竿子都扫不着的“胡儿子”(胡宗南)。

那年春上中央开“九大”——就是毛主席说过“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的那个“九大”——之前,队长在县上开会“取经”回村,便决定在大槐树下建“毛泽东思想宣传台”。后来村里人都管这儿叫“主席台”。

“主席台”工程不大,两天就建完了。说白了就是一“影壁”,顶上两头儿挑檐,中间起脊铺瓦。正面中间凹进,上挂《毛主席去安源》的铁板彩印像,下写敬词:三忠于四无限什么的。两侧突出,留为“林副统帅”题词,并“创造性”地垒了与影壁连为一体的供台。从正面看像一座小庙。“主席台”建成后,“早请示晚彙报”,跳“忠”字舞也就从场院挪到“台”下了。

前者归队长负责,比较简单,我们理解就是派活儿。只不过在派活儿前,他领着大家先祝愿“无疆”了、“健康”了,再学语录。他最嫺熟的“语录”翻过来掉过去也就那么两段:“要斗私批修”和“红军不怕远‘行’难”。他就这么认为,也这么念,比较溜也比较顺嘴,都是乡里乡亲的,没人计较。意思到就行了。

后者大家一致推举老顽童老鳏夫老风悟当领舞。

那年月没伴奏,都是自家啍啍自家伴唱自家起舞,“米米瑞~豆瑞米豆,豆瑞米瑞豆~瑞米豆拉馊……”。就这高一嗓低一嗓,长一声短一声,有操着酸曲调儿的,有拿着秦腔调儿的,还有捏着嗓子刻意模仿京腔的。谁先唱走了调,一准把大家都一满带沟里去。主要动作就是一边双手斜举齐刷刷地对天呼扇,一边是可着劲儿地上下跺脚。不是左边呼扇的打了右边的脸,就是右边跺脚的踩掉了左边的鞋,没有队形,也无章法,直跳到暴土扬场把大家伙包围了,跳成了土人才肯善罢甘休。一般人都难以坚持到最后,婆姨女子们首先曲末尽先笑弯了腰,上气不接下气相继退场。最后剩下就是老风梧独舞了,老汉有两次转晕了,眼瞅着就楞往树上撞,有一次差点蹦进涝池。

乡亲们跳着脚笑,队长跳着脚骂:日他妈!严肃上,团结上!一搭上跳(都上去跳),跳不下“现反”哩!

骂归骂,球不顶。那些天,招得村里各家各户的看家狗都上窜下跳地跑来围成半圈看热闹,。

队上图表扬,又请来公社革委会的女头头儿来看,人家怕呛着,捂着鼻子皱着眉,蹭了顿队上的油泼面,走了。搁老风悟他儿二杆子启旺的说法:那骚情女子不是怕呛怕吵,是队长家公狗老住她裤裆下乱钻吓跑了的。半个月不到,这项活动也就不了了之了。后生们说,停了好,停了省俩馍馍;老汉们说,停了好,停了省孩(鞋);老婆们说,停了好,停了台台上的主席看了不恓惶(闹心);老风悟也说,停了好,停了咱吆上咱牛上塬场,小曲一唱:“图你的人样不球个咋,图你的牛牛桑瓜瓜”小鞭一甩,牛铃一响,老汉伴着牛群,一路绝尘而去。

 

【作者简介】李超 网上笔名:豆皮 男,北京清华附中66届初中毕业,19691月插队在陕北长安村。现居北京。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