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说文艺 >> 三言两语
“我富养24年的女儿,嫁了穷小子,弹钢琴的手,用来淘米。”
2019年12月03日 11:36:46 作者:甘北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续上期

阿峰每天早出晚归,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媛媛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奶娃,又要做饭,连个搭手的人都没有。

有几次她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没忍住就哭了,这才结婚多久啊,我感觉我女儿的气儿都像被抽走了。你们不知道,媛媛从前是多么地活泼,多么地阳光,现在说句话都唉声歎气,精气神全不见了,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她哭,我也哭,我试探性地问她:“要不,你再回来嘛,爸妈来照顾你。”她又立马拒绝了,一半是阿峰的原因,还有一半也是悔恨吧,她觉得愧对我们。姑娘们总要到了这时候,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悔恨。

年轻的时候只知道要爱情,只知道要山盟海誓,口口声声说要一起挨苦,但她哪里知道什么是苦呢?她在蜜罐里呆了二十几年,所有的苦都不过从电视里看的,书里看的,歌里唱的,没有落到筋骨和皮肉上,就永远隔着一层滤镜。等到苦和痛落到自己身上,一个人洗衣做饭,一个人带娃,一个人经历没日没夜的折磨,就早已经来不及了……她开始跟阿峰吵架。

阿峰从没有带过一天孩子,哪知道带孩子的辛苦,他只知道自己辛苦,压根不懂体谅媛媛。非但不肯帮媛媛搭把手,还说她娇气、矫情,说她吃不了苦,当初怎么不嫁公子哥……你们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婚姻真正破裂,是19年初的事。

那时阿峰的收入已渐渐稳定,一个月到手两、三万吧。虽说这在大城市不算什么,但媛媛母子的生活基本有保障了。

本以为媛媛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想到又生了事端。那年春节,阿峰接了老家的爸妈过来玩。老人一来,就给孩子喂那种油炸的“圆子”,才一岁多的娃,哪里能吃这种东西?媛媛劝阻了两句。阿峰就不高兴了:“我爸妈喂孩子点东西怎么了?”就这样,夫妻俩话赶话就吵了起来,我那对亲家也是蠢货,一看后辈吵了起来,非但不会安抚,还恨不得添油加火,马上维护起自己儿子来。

媛媛后来才跟我讲,他们说的话有多难听。“你又不上班,吃的,喝的,用的,全是我们阿峰的。”“你们家虽是有钱,但我阿峰又不沾你家的光……”“在公婆面前还摆谱,你们家的家教去哪了?”我听女儿的转述,都气得牙痒痒,更别说媛媛当时的感受了。媛媛气急之下,就从厨房拿了一把刀,指着他们说:“反正我一辈子都被毁了,要死就一起死。”阿峰上前抢了刀,二话不说就把媛媛打翻在地……我和先生是连夜开车去接媛媛的,一说到这里我就想流眼泪,我那么如花似玉、天真浪漫的女儿,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右边眼睛都睁不开了,嘴角上都是血……他那猪狗一样的父母,还在数落媛媛的不是,说媛媛好大脾气,敢在家里动刀子。我先生做了一辈子领导,对谁都是客客气气,那次是真忍不住了,冲上去就打了阿峰一拳:“你有本事打我试试,我让你全家付出代价……”我们把媛媛接回了家。是我们不好,媛媛年轻不懂事,没有识人的本事,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好好劝阻她。是我们不好,才让她吃了这么多苦。还有我那可怜的小外孙,那么可爱,那么水灵的孩子,可惜要成长在破碎家庭了。我自己家的闺女,我自己来养。我就是养大她七老八十了,也心甘情愿。我的闺女再不给别人欺负了,这一生再不给别人欺负了。我知道有人说閒话,说我媛媛被抛弃了,说我媛媛离过婚,他们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但在我心里,媛媛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宝贝女儿。

我的宝贝女儿,终于回家了。(完)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