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加州新闻 >> 南加新闻
曾经的记忆
2019年11月02日 11:38:36 作者:国际日报 来源:好兵 字号 打印 关闭

又是一片落叶落下,它盘旋着盘旋着,似乎极不情愿而又无可奈何地落下。它是孤独的,我也是。

一个人独自走在下乡时的田梗上,到处都是枯败的落叶。一阵秋风吹来,满地的枯叶随风而起,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队部的马厩屋裡,也许是我自己太过在意过去的那份回忆?还是真的是无意走到这?我想应该是前者。每次到马厩屋我都会不自觉地走到这屋内的小桌旁,而每次它总能让我想起那个一起战斗过的曾经。

那时,我们曾一起趴在小桌旁,一起悄悄讨论书写短文的体会,(文革时期反资产阶级情操不让写)有时甚至讨论到到了天黑,一直到值夜班的大叔将我们赶回;那时,我们也曾一起买一堆瓜子花生放着这条小桌上,有说有笑,畅谈人生趣事,过着少有的幸福生活,那时我们也曾一起坐在这小桌旁上抱头痛哭,为繁重的农活琐事而抱怨过。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记忆深处还留存着这陪伴我们青春的轶事。我不知道我的战友们是否还记得这些,是否还记得这马厩屋内的小桌。可我记得,并将这些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成为烧录在自己心中那无法抹去的往事记忆。

记忆似落花,那鲜明和艳丽虽已成为过去,但那带有的弥香却久久没有散去,看似枯败将要终结的美丽,实则藏有更令人响往与追求的东西。

夜晚,当我翻开照片中的那些珍贵写实,在白炽灯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灿烂,它不仅是作为知青生活的写照,更重要的彼此的心态是否依旧灿烂。抬头仰望夜空,那黑洞似的无边黑夜没有了月亮,星星的点缀似乎多了一份神秘。我时常在想,虽然我们各奔东西,但至少我们还拥有同一片天空,这样也挺好。

岁月更迭,时光流转,你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在一点一点地成长,可成长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我们丢掉了青春年少的炽热与欢笑,每天为了生活而忙碌,奔波。我们只是会偶尔停下,将回忆翻看,那时代的烙印会一点一点充溢你整个心房。

我用匣子将记忆装好,深深埋藏在心底。或许回忆就是被人拿来怀念的,怀念那个已逝去的曾经。

 

【作者简介】高幼之,男  1953年1月出生 网上笔名“好兵” 上海赴黑龙江知青,插队其间曾在文工团工作。七九年回沪在政府部门从事文化宣传工作,主抓群众文化活动,己退休,现住美国新泽西州。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