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说文艺 >> 小说散文
改变面貌 改变命运
2019年10月26日 11:08:45 作者:老眼镜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19687月,我作为67届老初二学生,被下乡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科右前旗,乌兰哈达公社,胡力斯台大队当了知青,由于在学校就是一个学习拔尖儿的学生,知识面比较宽,刚到农村没有认识到自己身份质的变化,总是不自觉地显示出自己的小知识,被村里的文盲领导视为“不好管教的问题知青”,

我是近千度近视眼,锄地时草苗不分,加之我的父母都是知识份子,这个主任一直认为“职员出身就等同于富农”,这对于我这个刚17岁的娃娃,幼嫩的双肩过早地承负着政治运动的株连,甚至被知青户“清理门户”,成了一个被唾弃的孤雁!招工,上学,参军这些离开农村的途径都将与我无缘。

经过一段彷徨朦胧期后,依旧喜欢看书,当年毛主席提倡的《马列六本书》我反反复复的通读,同时也对“自我命运”有了疑问和思考。偌要想摘掉“问题知青”的帽子,只有靠自我抗争,自我救赎,自我解放。

我自己觉得:知青下乡是时代的潮流,虽然我失掉了继续学文化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农村的生活和经历要荒废,有头脑的青年都有可能通过自身的努力,把时代潮流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点。

正巧,那个大队文盲主任调走进驻学校了,新主任是一个憨厚,淳朴的蒙族农民干部。这也成为我改变命运的转捩点,我以知识,以坦诚,以新鲜,以解惑,和这个新主任成了“忘年交”

我主要做了三件事:

1,教他开眼;2,帮他实干;3,为他解难。

“教他开眼”,我用一切机会,表示出我是一个既爱读书、又有点口无遮栏的小青年,给他讲大城市的风貌,讲天津租界的形成,讲中国革命的历史,讲世界大战,讲革命电影,

尤其是讲到:革命领袖们出身多是富人家庭,都是因为有知识,才能懂得忧国忧民,

面对“农民进驻学校”,我说“假如您孩子的老师、班主任、校长,都是一批贫下中农文盲,您是不是觉得这很荒唐?”

他也有了思考,“咱农民为啥总是穷?”“为啥农民卖个鸡蛋、种点菜也是资本主义?”“房前屋后种点菜,难道国家就会变颜色?”,

那时,我们村每天劳动可分3角—6角钱,年终扣去口粮款,基本上就没有钱,很多家庭劳动一年反而还欠生产队的钱,在这个基础上,我为大队炮制了一个“发展规划”。

远大目标是:“人吃饱,猪有食,鸡下蛋,年终每户见百元”

我只好像老太婆一样,喋喋不休的唠叨:“人吃饱,必须有粮,只有多打粮,多交公粮,我们才能允许吃到500斤(带皮的)”。

“这些年来,我们哪一天不苦干?不实干?有用吗?关键还得改变生产条件!”。

“向荒地要粮是唯一的出路”。

我们村背靠山,南面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两山之间一马平川,有近200垧面积的大甸子(每垧15亩),是一个乾枯的沼泽,水洼密布,草根织连,黑泥沃土,靠人力绝对无计可施。我的“异想天开”最初根本无人相信。

 

我开始传授“中级课程”。“这是自古无人敢动的活儿,我知道,凭我们村800老少人口,200多男女劳动力,就是干100年也没门儿,出路毛主席早给咱定好了: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

“这大甸子最适合机械化,而且土地相当肥沃,当年,北方大国在这里围歼了几千个日本鬼子,在坦克的碾压下,都成了肥料。

“机械化是等不来的!我们连个花800元买个柴油机都买不起,买个东方红拖拉机最少一万二,我知道不可能!但是,毛主席说了,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我们可以向上级求援。”

面对质疑。我说:“等靠要’是错误的,咱们来个:不等,不靠,先创造好条件,创造一个适合机械化作业的条件

“我们先动起来,挖排水沟、先排涝,栽树防风能保墒,修水渠以备灌溉。修路准备走机械,让千亩良田先有个雏形,将来谁看了都会觉得不开垦太可惜。”

哈哈,老主任最大的变化,是让我搬到大队部去住,他自己也搬到大队部和我一起住了!我们升格为“同炕师生”!

当时虽说是很难说服所有群众!但“不吃国家救济粮”的目标还是很有感召力的!

我们确立了“涝洼地变良田”的目标,利用一切时机连续作战,在春种夏锄秋收的间隙中,组织大会战,平时有针对性的组织挖坑栽树,疏通河道的专项小攻坚。冬天刨冻土女社员都不示弱,很多人虎口都震裂过。公社500个女青年组成的”三八营”参加会战.

仅一年多,一个“田成方”“路成行”“树成带”“渠成网”的千亩良田的已具雏形。

 

老书记还听从我的劝告“不张扬,蔫不溜球的搞”,为啥?一旦张扬,必会招来各路领导登场,借机吹牛、树红旗、树典型、没有人帮你挖一锨土,没人给你栽一棵树!还会有人给你扣上“不抓学习”“不搞阶级斗争”“假学大寨”的帽子。客观上少了不少节外生枝的干扰和麻烦。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由我执笔,以“全体贫下中农”的名义,给省里的二位主要领导写了一封信。

主要内容有三:

1,彙报了千亩良田的雏形,恳求派员来看,

2,没有机械,此田必将荒废,只有国内外反动派及其走狗高兴,

3,一旦有了机械,多打粮,毛主席高兴,还能支援世界革命,也能解救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人民!

此信发出三个多月,犹如石沉大海,毫无音信。很多人对“越级写信”都忐忑不安,生怕惹出“政治事端”。

不过小眼镜有定心丸。

不久,来过一辆小轿车(其实就是个北京吉普),几个解放军,在南甸子转了几圈,走了!

后来的事儿,太简单啦!

全套的农业机械,一辆接一辆地进了村!大红色的东方红75链轨,一人高大轮子的UT28轮式拖拉机,外加翻地机、播种机、大铧犁、平地机、镇压器、收割机,还有拖挂车。

那时叫“省里带帽”“无偿投资”“专项支援”!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还有一台康拜因,也叫联合收割机。过去只知大型国营农场才有这玩意,还是跟北边大鼻子没闹僵时,电影里看过人家集体农庄用这东西!哈哈!康拜因!康拜因!这是共产主义的标志啊!

 

再后来,就更不用说啦!在黝黑的大地上,那黄澄澄的小麦暗示着我们:不过年也能吃顿饺子!

再后来,一切变得简单,“问题知青”瞬间变脸为“先锋党员”,仕途一路风顺。

至今,那个村的老人,也没有忘记“天津来的知识青年”。

 

(第二排左三,本文作者)

 

【作者简介】张立生,男,网上笔名:老眼镜。天津67届初中毕业生,68年下乡内蒙科右前旗。79年回城后在天津黑色金属公司政工部,资源开发部副部长。天津电大党政干部专业,党校国际共运专业毕业。曾在多种报纸刊物发表文章。现已退休。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