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说文艺 >> 三言两语
回忆的纪念品
2019年09月10日 01:30:51 作者:国际日报 来源:赖昀孜(台南市南科实中) 字号 打印 关闭

每当有人问起,我总是会轻抚膝盖上突兀的浅色伤痕,娓娓道来它的由来。

依稀记得那是个闷热的下午,我和朋友们尽情地挥洒青春的汗水和活力,完全无视炙人的温度在教室裡奔跑追逐着。

 

「喂!你给我过来!」几年前的我对着在教室裡横衝直撞的朋友大吼,因为几分钟前的幼稚争吵而气愤不已。

 

灵巧的翻过几组桌椅,明明比我高了一颗头的朋友一溜烟的衝出教室,瞬间就没了踪影。

 

不甘示弱的我也追了出去,却在从后门转出教室的瞬间错估了身体和墙角的距离,膝盖硬深深的藉着加速度和尖锐的磁砖来个爱的大抱抱,一丝疼痛漫上膝盖。

 

我不以为意,想说顶多擦伤而已等会儿擦擦药就好,没想到正欲迈出脚步的同时双腿顿时失去了力气,我扑通一声在原地坐了下来,愣愣的看着膝盖上五十元硬币大小的伤口冒着艳红鲜血。

 

折返回来找我的顽皮朋友脸色苍白地看着我的伤口尖声惊叫,彷彿受伤的人是她,接着在电光火石间衝进教室又跑了出来。

 

看着她小心翼翼拿着清水和卫生纸处理着我依旧不断流着鲜血的伤口,我闭上了正欲开口的双唇,心裡刺人的疼痛被暖洋洋的感觉给刷淡,我不禁露出微笑,却被好友冠了个「受了伤还笑得出来的神经病」之名号。

 

「欸,我受伤了你干嘛那么紧张啊。」我伏在朋友背上,懒洋洋地享受着伤患才有的高级待遇。「拜託,想也知道是妳为了要追我才受伤的,我能不负责吗?」

 

气喘吁吁地将我又往上托了一点,相当富有责任感的傢伙转过头对我翻了个白眼,想当然尔被我一掌拍了回去。

 

那个下午,不管是那出于过失的伤口,还是好友碎念着保健室怎么还没到的声音,我都笑着,着着心裡那份暖洋镌刻在心底。

不管询问由来的那人是否有所感触,我都会笑着说:「这是回忆的纪念品啊。」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