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加州新闻 >> 南加新闻
“仓库”
2019年08月31日 10:53:16 作者:国际日报 来源:朱老忠 字号 打印 关闭

“仓库”,这是老忠插队李家坪大队时另一生产队一个北京知青的外号。他虽然只是个未满十八岁的老初二,却是个黑大个儿,又粗又壮,比正常的体型稍胖些。“仓库”这个外号,来自他的饭量,因为“饭桶”二字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他吃饭的本事,同队的知青便给他起了“仓库”这么一个雅号。

老忠高中住校时也是有名的大饭量。别看个儿头不高,那时候块儿头足、力气大,是学校体操队的运动员。在困难时期被“大锅清水汤”撑开了肚子,在学校食堂一顿能喝下八两大米粥。饭厅一个饭桌八个人,早餐一人一两大米粥,八两粥摆在桌上,就是满满的一脸盆。“能吃又能干,才是英雄汉”,班裡当然还有不服气的“大狗熊”级的同学,于是纷纷效法,“八两粥”一时被传为佳话。

但是等到高二,就发现“江山辈有才人出”了。下一年级新入学的同学中出现了一个“粥大王”,我们眼见他排队买粥,捧着个只能装一两大米粥的饭盆边排边喝,整整转了十二圈。“八两粥”们都意识到:这回算是小巫见了大巫!那一顿十二两粥的纪录,始终不曾听说有人挑战问津。

不过,等到插队山西遇到“仓库”,老忠才领教了真正超越“粥大王”级别的大饭量。

“仓库”是个孤儿,没有父母。据说是吃过救济,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养成的习惯,他有力气不干活,是全县知青中有名的无赖汉。“仓库”一般不在自己的生产队呆着,在全县各个知青点游荡。既然都是北京知青,见了面也都挺亲,当然在一起聊天,聊到时候也要一起吃饭。别人下地干活去了,“仓库”呆在家裡,不是把人家剩下的馍打扫得乾乾净净,就是把刚刚蒸好的一大锅白薯吃得只剩个锅底。知道那锅有多大吗?那裡家家都能起大灶,因为都有个蒸很多笼屉馍馍的特大号铁锅,就是那种大锅。不管到了哪个知青点,只要我自报“李家坪大队的”,人家一定会问:“仓库”是你们那儿的吧?

大约是1972年初春的一天,“仓库”游荡归来回到生产队,本队别的知青都回北京过年,没有给他留下粮食。“仓库”向队裡借了五斤高粱,在石磨上拉了一遍,不过罗,不去壳,煮了一大锅粥。一顿就全给消灭了。知道五斤高粱煮成粥有多少吗?喂猪的大铁盆满满一大盆。也就是说,一口老母猪,也不过就这么大饭量。

看到这裡有人会说:吹什么牛呀!谁信哪!

别不信!那高粱本来就是引起便秘的东西,“仓库”更是连壳吃的,第二天就拉不出屎了。农閒时节,老忠恰好在他那个生产队参加整团,他来向我求救。看着他那口还没洗净的大粥锅,我还能出什么主意?让他马上下山,赶紧去了县医院。在县裡,医生用尽各种办法也给他通不了便,差点儿给他来个“剖腹产”,最后是灌了獾油才解决的问题。

那獾油是中药中所谓的“大凉性”,治疗烫伤的特效药,兽医治疗马结症(肠道梗阻)的最后一招就是灌獾油。“仓库”居然也只剩了这一条路。

差点儿闹出人命来,这事可就大了。知青办给县粮食局打电话,要求给“仓库”补助,理直气壮:小伙子饭量就这么大,不是糟蹋了,是吃了呀,连壳都吃了呀!县粮食局回答说:这事情我们已经听说了,打算在口粮外再补助他三百斤……知青办一听就急着打断:五百斤也不够哇!

最后,每年真的补助他五百斤。

谁要还是不信,可以去山西夏县打听,只要是有些年纪,决不会不知道我们这位大名鼎鼎的——“仓库”。

【作者简介】 张亭,男,本会会员,网上笔名:朱老忠。北京66届高中毕业生,68年下乡山西夏县。76年回城后当了8年陶瓷成型工,毕业于唐山业余工学院,任机电工程师。1999年来美国,在洛杉矶国际日报任职。现已退休。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