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专版 >> 西部四川
【川网会客厅】金熊猫奖谭仕海:“草根”人物的艺术人生Chengdu
2019年04月30日 08:20:28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四川新闻网达州4月30日讯(记者 余开洋 摄影报道)4月29日上午,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发展大会在成都正式开幕,大会对200名四川省“金熊猫”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来自达州市文化馆戏剧曲艺部主任、副研究馆员谭仕海获此殊荣,成为达州市唯一一个在“金熊猫”奖艺术从业人员中获奖的人员。

舞台上的他,开口就是包袱,闭口也有笑料,诙谐幽默的表演常常让人忍俊不禁,他的脸和名字已经成了一张名片,深得达城人民喜爱,熟悉他的人都喜欢叫他“闷灯儿”。虽然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但谭仕海总说自己仍然还是一名“草根”。“我来自基层,来自草根;所以我希望能创作更多让老百姓看得明、听的懂,接地气的作品。”4月30日,四川新闻网记者来到达州市文化馆与这位“草根”人物聊起了他的艺术人生。

表演中的谭仕海(中)受访者供图

我的三个时期:

A: 登上舞台 草根萌芽

1968年,谭仕海出生在达州市开江县的一个普通家庭。谈起跟文艺结缘,谭仕海表示,其实从小自己没有意识到过将来会把文艺当作职业,顶多就是一种爱好。

如今已到知天命年龄的谭仕海从事表演如果细数过来,已经有三十多年。从读初中开始,他就是学校的文艺积极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没听说什么叫小品,他就开始在学校舞台上表演方言故事,一个人,一张嘴巴,一个故事,硬生生把台下的师生逗得哈哈大笑。

高中时期的谭仕海进入到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他瞒着家人,晚自习都不上,排练着学校的节目。《奇怪的鬼》一部方言故事,让谭仕海第一次登上全县的舞台,演出的成功让他首次获得全县优秀节目奖,更让这个草根的文艺之心开始萌芽。从那以后,他开始瞒着父母跟着一些乡镇上的文艺队演出,上山下乡,不辞辛苦,一分钱报酬没有,他照样干得热火朝天。他还是那个心态,只要能上台表演,就足够了。

谭仕海(左)早期文艺作品 受访者供图

B:进入国企 草根绽放

也许是高中时期,花了太多的时间和经历在节目演出上。谭仕海高中毕业后,并没有考上大学。“家里7兄妹,我是老四,不得已只得选择了回家务农。”由于上学时间早,谭仕海高中毕业时还不到16岁。也许是青春期的叛逆,谭仕海对于父母安排的务农,他并不感兴趣,甚至是反感。家人见状,只得给他安排了人生的第一个职业——卖冰棍。

“卖冰棍我就喜欢了,一来可以进城到街上;二来我喜欢看闹热,到老茶馆听书、听摆龙门阵,每天都可以知道不少新鲜事。”谭仕海回忆说,记得有次他推着冰棍车,在茶馆门口听了一整天的《岳飞传》,由于太入神,后来一整箱冰棍全部都化了,回家还挨了打。卖了一段时间冰棍,他改行又当了一名搬运工。后来,还进了一家乡镇企业工作。

直到1987年,他有幸进入到开江当时最大的国营企业——开江县化肥厂。这在当时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去的单位,“对于我来说就像中了彩票一样。”谭仕海说,当时化肥厂不仅是县里最大的国营企业,而且有机会把自己的户口转到城里,对于他那代人来说,这无意是个巨大的诱惑。进入化肥厂后,谭仕海开始了化工事业的专研,一心一意学技术。由于踏实肯学,谭仕海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成为厂里最年轻的总调度员。

后来,他在厂里的一次文艺演出中大放异彩,他又登上了久违的舞台。特别是1991年,谭仕海原创的第一个小品《川仔梦》(后更名《川仔回乡》)代表厂里参加了全(地区)市甚至全省全国的演出。最终,获得了全国总工会优秀节目奖,并在央视展播,这时的草根已经悄然绽放。

谭仕海

C:专职文艺 草根艺术

遗憾的是,就在谭仕海觉得自己的人生稳步上升的时候。命运仿佛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因为历史原因,化肥厂倒闭了。谭仕海失去了他熟悉的舞台,他发现自己突然从一个国企职工变成了一位下岗工人。就像高考失败一样,他感觉自己重新落到了低谷。“刚开始,内心是无法接受的,那种突然之间的落差感,太强烈了!”当时,谭仕海已经结婚,小孩又只有几岁,现实的生活压力,让这个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男人,不得已背井离乡选择了外出打工。虽然在外务工,但谭仕海从事的仍是和文艺相关的工作。因为在表演方面的突出贡献,199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谭仕海到了开江县文化馆工作,成了一名专职的文化工作者。2005年,他因为成绩优秀,表现突出,又被破例调到达州市文化馆工作。

成了一名文化工作者后,用“如鱼得水”来形容谭仕海在创作和表演上的状态一点都不夸张。虽然不是科班出生,但他扎实的文学功底和丰富的人生阅历为后来的创作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他先后创作、导演并主演了多个戏剧作品,并屡获全国全省大奖。谭仕海深入人心的表演让观众直呼过瘾,连最严厉苛刻的评委老师点名表扬他,“你的表演是没有痕迹的表演。”

“其实让人笑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让人笑后有所感悟更不容易;我一路走来要感谢的人太多,总结一句,感谢生活吧!”谭仕海笑着说道。“从一个卖冰棍的娃儿能转变为一位群众文化工作者,我始终认为自己仍是一位‘草根’;‘草根’更能接地气,更贴近群众,能让老百姓笑一笑,是对我们这些‘草根’文艺工作者,最大的奖赏。”谭仕海感叹说道。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