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双输的恨国主义,还是双赢的爱国主义?
2018年06月27日 02:03:54 作者:王 道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当今之世,环顾全球,恐怕没有哪个大词比“爱国主义”更热络了。在美利坚合众国,是“使美国伟大”盛行,“爱国主义”不仅多年前就将美国拖入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海外战争的泥淖,而且最近更是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发动了贸易战。在华夏大地,则是 “厉害了,我的国”风靡,打着爱国主义旗号,一些人不仅不久前制造了打砸日系车辆,甚至伤害车主的恶性事件,而且理直气壮地为天安门广场上观看升旗仪式的群众散场后遗留垃圾重达5吨做慷慨激昂的爱国主义辩。至于动辄祭起“阴谋论”的大旗,指责他人为“汉奸”,“卖国贼”更是成为某种政治正确,“爱国主义”显然被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操纵为剷除异己的暴力工具了。套用罗兰夫人那句世界名言:爱国主义啊,多少罪恶借汝之名!

依照《韦氏大词典》的界定,爱国主义(Patriotism)是指“人们对自己国家的热爱和奉献”。而在政治心理学家眼中,问题远没有词典说的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社会科学研究表明,爱国主义不是一个单一维度的变数,而糅杂着多种价值观、情感诉求和行为表现。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的沙茨(Robert T. Schatz)和马萨诸塞大学安默斯特分校的斯托布(Ervin Staub)等研究者,采用因素分析的方法,发现爱国主义可以分为盲目的爱国主义(blind patriotism)和建设性的爱国主义(constructive patriotism)两种。这两者的主要差别在于是否接纳对国家的批评。前者强调对国家坚定不移的忠诚。他们的理念是:“不管我的国家是对是错,我都会支持它。”而后者尽管同样积极支持国家,但建立在批判的基础上——“我反对美国的一些政策,因为我关心我的国家并且希望改善它。”

积极的爱国主义应当是根植在我们天性中对国家、社会和故乡的自然而然的眷恋,由衷地希望自己的国家、社会和故乡变得更好。这是一种健康的情感,一种双赢的爱国主义。 消极的爱国主义则根植在歪曲、贬损和敌视,甚至妖魔化其他国家基础上,对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文过饰非,讳疾忌医;对其他国家和民族则以贬损、打压甚至侵犯相向。这样一种爱国主义,则无疑是“ 流浪无赖的最后庇护所”,根蒂上是一种双输的恨国主义。

虽然爱国主义能朴素地满足我们每个人的社会同一性和自尊的需求,但现代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自尊本身是具有阴暗面的,可称之为“病态自尊”,这种病态自尊集中表征为对他人的威胁言行表现出很强的侵犯性:贬损、打压,甚至采用暴力方式应对,那些极端种族主义者、法西斯分子、恐怖组织成员或黑帮团伙往往就是这类病态自尊的代表。

其实,爱国是一种高尚的情怀,爱自己的祖国无可厚非。但我们可以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爱自己的国家,希望她能发展得越来越好,能不能同时不像义和团大师兄那样排外,仇洋?这是评判我们的爱国主义到底是双输的恨国主义还是双赢的爱国主义的一个基本尺规。

判断双输的恨国主义还是双赢的爱国主义的另一重要标准则是问问我们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活的有尊严吗?我们为祖国,为社会,为他人做了哪些有意义的工作?对于社会的进步,大自然的保育,世界的美,我们做了哪些建设性的贡献?一个文明的社会显然是不可能靠一群心理阴暗的病态人建成的,更不是靠打砸抢铸就的。正如著名媒体人颜昌海先生所质疑的那样:华夏都“遍地坟”了,所爱的“国”还是“国”吗?

而做一个双赢的爱国主义者则要求我们在“软实力”上下功夫,练好内功,让自己真正“硬”得起来。比如,我们就要发愤图强,造出比其他国家技术更过硬的国产轿车。像韩国人那样,用自己的国产品牌将日货驱逐出本国市场。再如,我们要让自己的行为举止文明起来、优雅起来,让我们民族的道德水准“提升上来”,将先贤们礼赞的“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的风采展示出来。让其他国家人民心服口服。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