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体育新闻 >> 台湾体育
(体育)题:一位中国旗手的冰雪梦
2017年02月02日 06:43:36 作者:韦骅 徐征 来源:新华社 字号 打印 关闭

随着在1月31日的比赛中获得一枚银牌,中国代表团的旗手许诺结束了自己在阿拉木图世界大冬会的全部征程。虽然在本次大冬会上留下了遗憾,但这并不能阻碍这位20岁小姑娘心中那份有关冰雪的梦想。

    在阿拉木图,许诺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女子决赛中名列第六,无缘最后的超级决赛,而在第二天进行的混合团体比赛中,许诺因为一次失误,与队友获得一枚银牌,与金牌失之交臂。

    据许诺的领队张强透露,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之后小姑娘便在献花仪式上哭了,但由于还有比赛,她并不想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染给队友,回想自己当时的心理调整过程,许诺说:“没有拿到想要的成绩,一开始比较难过,自己想重来,再去做好。后来我的家人、教练也都与我进行了沟通,我也告诉自己,已经发生的不能重来,要尽快调整,不能把负面情绪带给队友,把团体比赛做好。”

    “两天的比赛下来,现在最直观的反应就是疲劳,还有就是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太短暂了。这次比赛有遗憾,也有收穫,通过大冬会,我也有了接下来的训练目标,”她说。

    与我国大部分从事冰雪项目的运动员不同,现就读于渖阳体育学院的许诺1996年出生于江苏徐州,一位南方姑娘缘何走上了冰雪道路?许诺透露,自己的引路人是中国首位在冬奥会夺冠的男子运动员、2006年都灵冬奥会冠军韩晓鹏。“韩晓鹏夺得奥运冠军之后回母校,我当时练技巧单跳,然后他就觉得我挺适合练这个项目,就走上了这条道路,”她说。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属于高危项目,自然免不了磕磕碰碰,“小磕小碰少不了,夏天跳水拍吐血,冬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许诺告诉记者,有时候为了不让父母担心,甚至会隐瞒自己的伤势,“有一次落地时雪板打到后脑勺,大概缝了14针,之后休息了一个星期,回家过年时怕我妈妈知道我把绷带拆了,这事过去半年多我妈才从我大姨那里得知。”

    在许诺的家庭里,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从事冰雪项目的人,她的弟弟也在练习自由式双板U型槽,姐弟俩平时也会互相沟通,交流在训练中的点点滴滴,而他们的家人也十分支援。“我爸妈还是支援的,就是有的时候给他们看到身上的伤疤,他们就会感到心疼,”她说。

    许诺目前读大二,对于今后的道路,她表示自己考虑过考研,现在冰雪的发展越来越好,以后涉及到就业也会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许诺不会马上回国,而是继续在阿拉木图为队友加油以及进行体能训练。(完)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p>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p>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p>台北外送叫小姐+LINE:zz52…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