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冰城传真
他为大桥写“段子”
2017年01月03日 03:42:52 作者:张长虹 来源:国际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途径哈尔滨的滨洲(哈尔滨—满洲里)铁路松花江大桥,1901年建成通车,至今已有115年历史,2014年,这座老江桥退役。2016年底,作为中东铁路公园的一部分,老江桥开始接待游人。

今年62岁的王宝滨,是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上的退休人员,40多年在铁路上工作,有10年时间是在铁道线上做探伤工。对于松花江上这座老江桥,他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可讲。

冬日的一个下午,在哈尔滨王兆屯火车站安静的候车室裡,王宝滨带着他多年积攒的大桥资料如约而至。小站窗外,间或有老中东铁路道线上驶过的列车,伴随着他的讲述,是清脆的车轮和铁轨的碰撞声,仿佛哈尔滨这座城市一幅幅历史画面在这裡重播和定格。

  王宝滨说,滨州线上的松花江大桥是沙俄建的这不假,但是当时出苦力更多的是中国的劳工。那些建桥时招募的农工,都是从中国沿海地区来,他们先从家乡乘船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几经周转,才进入松花江水路到达哈尔滨。

王宝滨工作所在的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为了维护百年大桥及附属设施的安全,特别设置了桥樑领工区。“领工区”在铁路上相当于工厂裡的车间,是一个五六十人组成的队伍。在桥樑领工区担任主管工程师的康长义,是王宝滨工作时就熟悉的老伙伴。王宝滨在工作时就爱向他打听大桥的事。他说上世纪70年代,哈铁为了维护老江桥的桥墩安全,特地成立了一个潜水班,五六个人组成,都是能工巧匠。在维修桥墩时,潜水班的人要潜入桥墩附近水下,摸清长年水流冲刷对桥墩的损伤情况。

每年松花江都会有春汛,为了让大桥安度春汛,铁路部门还成立过“爆冰班”。以前,每当凌汛出现,对大桥安全构成威胁。每到那时,铁路部门就提前几天让大桥停运,爆冰班的工人选择大块冰排走上去,布线埋炸药,引爆后大的冰块有时都能崩到大桥桥面上。 

王宝滨当铁路探伤工时,曾无数次在大桥的铁轨上走过,但是,作为行人能在火车隆隆过时,和大桥一起感受那种震颤,对他来说还是特别感动。

“最初的老江桥,只通行火车,没有人行道。1962年那次大修时,鉴于太阳岛那边人居住多了,为了方便南北两岸同行,才在大桥两侧‘帮’出一条人行道。”以前的大桥单薄,大修过的大桥恢弘了,大气了!加宽大桥,扩出两边人行道,这条人行道后来成为哈尔滨人游览观光大桥的好地方。很多在哈尔滨长大的孩子,都有被挑战问“敢不敢走江桥?”的经历。很多孩子走江桥,都被吓哭过。

 “你知道老江桥上,一米铁轨有多沉?”

“你知道,对老江桥的长度为何有不同的说法?大桥到底有多长?”

“你知道,老江桥桥头堡为啥是三座,有一边落了单儿?”

“大桥的17号桥墩为啥跟别的桥墩长的不一样?”

 王宝滨抛出这些问题时,脸上带着快意。因为他通过多方考证,这些问题已经有了标准答案:哈尔滨松花江老江桥最初的铁轨一米是32公斤重,到了日本统治时期,换了标轨,一米轨道变成了43公斤重,新中国建立后,经过两次大修,到了上世纪70年代,每米铁轨有60公斤重。这意味着铁轨的强度越来越好了。

老江桥的长度,在不同的记载中呈现三个不同数位,王宝滨多方查证得出的结论是,由于测量方法不同。俄国人留下的数字,都是在每两个桥墩之间测量后迭加,形成大桥长度的。而后来测量方法,都是包含桥墩长度的。如此一来,经过他的考证,1027.2米是松花江大桥真正的桥长。

自从1901年大桥通车后,桥上轨距随滨洲铁路多次发生改动。中东铁路最初是俄国使用的宽轨,侵华日军收买中东铁路后,第二年就将俄制的宽轨改成准轨。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东北,又将准轨改为宽轨。1946年4月,苏联红军撤退回国,东北民主联军接管滨洲线,又将宽轨改为准轨,一直到今天。

铁轨的宽窄之变,期间是一幅跌宕的时代交迭画卷。

松花江铁路大桥,见证了哈尔滨由几个村镇迅速发展为远东文化经贸中心的重要历史过程,见证了哈尔滨在清末、民国、日伪时期直到新中国成立的城市风貌。经由这座大桥,进出哈尔滨的不仅有旅客、货物,也有沙俄、协约国、侵华日军部队,有中东铁路初创时期的各国移民,也有俄国十月革命时期的大批流民,更有中共领导早期成员从这裡迈向红区的足迹。

王宝滨说,这座大桥是历史见证,应该把它的更多的鲜为人知的故事留给后人。这座桥是我们敦厚的长者,它是我们永远的老朋友。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大台湾清清外送茶赖g2097或01…

新北外送茶LINE:girl141…

新北外送茶LINE:girl141…

<p>大台湾清清外送茶赖yy8969 看…
<p>新北外送茶LINE:girl141…
<p>新北外送茶LINE:girl141…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