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体育新闻 >> 奥运会专题
人物:从天才到传奇,“大妈”罗德的6枚奥运奖牌
2016年08月13日 08:34:29 作者: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2日电 人物:从天才到传奇,“大妈”罗德的6枚奥运奖牌

    新华社记者林德韧 李铮

    熟悉飞碟射击项目的人,都知道一个总是带着迷人微笑的美国“大妈”。胖胖的身材,圆圆的脸上,从里到外透着温柔慈祥,只看外表,恐怕没人能够想到,她在运动场上是一杆见血封喉的“神枪”。在12日夺得里约奥运会女子双向飞碟铜牌之后,她成为了奥运史上唯一一个在个人项目上连续6届奥运会获得奖牌女运动员。

    她的名字,叫金伯利·罗德。

    打完最后一枪,罗德把枪高高举起,旁边的队友和对手、教练纷纷过来和她拥抱。为了这一枪,她经历了太多,平时并不爱哭的她在摄像机面前屡次擦拭泪水。抱着快4岁的儿子,她说她很幸福。

    “这真是一段很长的旅程。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时候是17岁,自己还是个孩子,而现在我都有了孩子。当时拿到冠军也很激动,我从没敢想过能够代表国家参加6届奥运会,而且6届都拿到奖牌,对这段经历,我心满意足,充满感激,”罗德说。

    20年前,罗德的名字已经为人所熟知,当时这个名字前面还有个前缀,叫做“天才少女”。在她12岁的时候,曾经跟着爸爸去非洲度假,哭着闹着要打猎。当时带队的响导认为女孩太小,用枪太危险,但爸爸却想让事实击败小女孩的异想天开。他把一个纸靶立在近100米的远处,让小罗德瞄准射击,小姑娘打了5枪,响导打赌说她一定没打中,结果取回靶子一看,罗德枪枪命中靶心。在父亲和响导的错愕中,一个射击天才就这样出现了。

    从那年开始,罗德就与射击结下了不解之缘。17岁在亚特兰大参加奥运会,初出茅庐的她所向披靡,斩获女子飞碟双多向冠军(后来这个项目成为了非奥项目)。接下来她一发而不可收拾,每一届奥运会都有所斩获。20年的时光,对手换了一拨又一拨,罗德也从“少女”熬成了“大妈”,但她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代表着一段传奇。在里约的赛场,她为这个传奇续上了精彩的一笔,在她的成绩簿上,留下了3金1银2铜的辉煌战绩。

    里约赛场,对于罗德来说可能是最为特殊的一次,因为这次,在场边有儿子为他加油鼓劲。

    “听到他在场边叫妈妈,这种感觉太特别了,”一边接受着采访,罗德还要留神照顾着乱蹦乱跳的小男孩。

    “这确实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她说。抱着儿子,罗德展开了由衷的笑容。

    6枚奖牌的完美历程,背后是罗德的辛酸。直到拿了里约奥运会奖牌,人们才知道在过去的4年罗德经历了怎样非同一般的日子。

    那还是在伦敦奥运会后,沉浸在连续5届奥运会均拿到奖牌的喜悦中的罗德,发现自己怀孕了。小生命的到来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多年射击训练积累下的伤病、孕期出现的特殊状况让她的怀孕过程十分艰辛,最后4个月,她都不得不处于卧床状态。

    生下儿子一个半月之后,她又做了胆囊手术,在这一系列的折腾之后,她的身体极度消耗,甚至举不起5磅重(相当于2.3公斤)的东西。她没法抱儿子,没法拿枪,她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此外,在这4年中,她一共有6个朋友相继离世,她的丈夫两次住院,她的父亲也摔断了腿。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并没有击倒罗德。在逐渐安顿好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后,她重新拿起了枪,从一天只能打几枪到恢复正常训练,她硬是挺了过来。站在奥运赛场,在里约续写了自己的辉煌。

    当天获得亚军的卡伊内罗说:“罗德是一名伟大的运动员,能够跟她同场竞技,是我的荣幸。”

    37岁,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已经进入了职业生涯的后期,不过,罗德并不想停下来,刚刚结束这次奥运,她又开始展望起4年后的东京奥运。

    “东京,我希望我到时候会在那见到你们,那将是我的第七届奥运会,希望那不是我最后一届,”她笑着说。

    罗德的故事还有很多:她是电玩爱好者,喜欢玩各种电子游戏;她的爱枪曾被偷过,后来警察又找到了;她喜欢修车、收集古玩,也是个滑雪爱好者……

    采访到最后,罗德突然说:“哎?我儿子哪去了?”旁边记者提醒她,孩子爸爸已经把等得不耐烦的小傢伙抱走了,罗德这才放下心来。

    这就是罗德,一个百步穿杨的射手,一个慈祥和蔼的母亲,一个天才,一段传奇。(完)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