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生活美食 >> 博爱园地
罪恶感的双重面貌
2016年02月27日 04:10:20 作者:维多利亚・杜妲博士 译者:邬美嘉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命中发生一些正向的改变,但往往事情不尽如人意。有些是因为非常个人的原因而受到了拦阻,但也有一些拦阻是全世界人类共有的——在我从事心理治疗的过程中,经常遇到其中的一个破坏因素,就是罪恶感。

我们经常会将罪恶感视为个人道德意识的守护者,真心相信如果弃之不顾的话,就会变成一个没有道德感的人,然后就会有各种不道德的行为出现。但是否真是如此?其实很多时候不是的,罪恶感不仅会危害我们个人的快乐,也会伤害到我们身边的人。可以参考以下的例子:

自从乔治的前女友背着他劈腿,至今他已孤单一人过了好几年的日子。后来他认识了一个他觉得像是自己灵魂伴侣一样的女人,能回应他所有的感情。但是幸福的感觉未能持续下去,因为乔治感到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女人,即使事实并非如此,但他觉得对方最终会期待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于是他在这段关系中变得焦虑不安。因为无法给予对方承诺,他于是以“自己需要空间”作为藉口,然后两人就分手了。

宝拉是一个即将要40岁的职业女性,她的工作环境让她深感厌恶。多年来她一直梦想着能创业,这样她就能更好的运用自己的时间、才干与抱负。她买了许多有关如何创业的书,也用閒暇的时间参与了一些相关的网路活动,并且架设了一个网站。但是每当她要多花一些时间计画开始时,她就会突然感到疲累,或是被一些日常例行事务榨干她的能量。

爱芙琳住的房子是从她父母继承来的,虽然她非常珍惜房子裡所有与家人的回忆,然而她和隔壁邻居之间的矛盾,使她的生活非常不便。当她有了换另一个房子的机会时,却焦虑地打退堂鼓,因为“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倒底是什么使得这些人无法得到更多的快乐?我们可能会认为,乔治是因为仍被困在过去的悲剧之中,宝拉是为了害怕失去她稳定的收入,而爱芙琳则是过度慬慎。但除开那些原因,有一个更深层的心理因素,就是一种自己不值得拥有、不值得获得真实快乐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罪恶感作祟。

罪恶感是一种负面的情绪,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它就像愤怒、仇恨或无知一样具有毒性。罪恶感是一种不良的、通常是深植的习惯,它就像其他的坏习惯一样,都很难根除,直到我们真正能认识到它一点好处都没有。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罪恶感确实有其功能,毕竟,如果我们没在孩子身上灌输罪恶感的话,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所有的人都将偷窃、谋杀、或从事各种不当行为。当然,缺乏罪恶感的话,透过道德意识所建立起的文明世界将会崩塌,不过,真的会崩塌吗?答案是:与其靠着罪恶感使我们远离从事不当行为,我们更必须培养的是从自我错误中学习成长的能力。

罪恶感和一般人的假设相反,只能让我们不去做那件不该做的事(无法进一步做该做的事)。因为罪恶感本身带来的痛苦,使人无法从错误中找出问题所在,自然就不知需要改进的地方。罪恶感的问题在于——它是对自我的攻击,而不是对错误行为的挞伐。罪恶感像是在对自己宣告:我是不好的、不值得被爱的、甚至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罪恶感谴责的对象不是行为,而是人。

罪恶感不会针对谋杀这个行为,说它是错的,反而指出杀人者是个差劲的、不值得被爱的、不该活着的人。然而,历史上有一些伟人也曾是杀人犯——西藏圣哲密勒日巴曾为了报复而屠杀了一群人,之后他才在信仰上找到了内在改变的神奇魔力。罪恶感否定了人的本性在不断进化的事实,这个进化就好像莲花出自淤泥中一样。

因此,如果罪恶感使我们无法成长,我们就需要好好地面对它、克服它、并且把它放下。然而,说的比做的容易多了,我们该怎么实践出来呢?

首先,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们是因为自己所做的事(或将要做的事)而有罪恶感吗?我们是否伤害了或是可能伤害到他人(包括自己)?

若是,我们需要放手的是因罪恶感而生的负面感受,但却要从我们的错误中学习功课。如果这事发生在过去,我们可以问问自己是否可以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的错误,或许至少该对我们所得罪的人表达歉意。若是还未发生,我们需要改变的只是那个错误的行动方案。

很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怜悯自己不过是人,并且为所学到的功课而高兴。做错事是学习历程中的一环,如果我们努力避免做错事,那么我们反而学不到功课。我们真该避免的是再次犯错,而当我们一旦学会了,就能放下之前所犯的错误。

然而有些时候,我们的罪恶感不知怎么就冒出了头,就好像性格之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一样,总是跑出来破坏我们的进步。这是罪恶感的黑暗面,让人更不易察觉并且难以对付,甚至没犯什么过错,也会有罪恶感——只是想到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就可能引发一种模糊的但确实存在的罪恶感。

某些特定的教养方式(如:教条主义、僵硬的宗教信念)可以让这种罪恶感特别顽固。

乔治觉得他配不上一个“完美的”女朋友,宝拉害怕丢弃日复一日忙碌的日常生活,爱芙琳不敢离开她充满敌意的居住环境……他们或许根本察觉不到是因为罪恶感让他们裹足不前。

我们必须对此感受有所觉察,如果它已经跟着我们一辈子了,特别是打小时从家庭就学到了,那我们就必须深刻内省才能知道它就在那裡。找心理医师或谘询师谈谈可以获得很大的帮助,或是和一位与自己从小生长环境不同的朋友聊一下,只是看看你们之间的差异,也能给你一些启发。只有在觉察之后,我们才能有真正的行动,也就是说,当我们终于明白罪恶感带给人没有一点好处的时候,我们才能像摆脱成瘾行为一样的把它放下。

举例来说吧,乔治因看到了自己的罪恶感摧毁了一段可能发展的关系,若抛除罪恶感,他不仅可以让自己快乐,也能让他人快乐。宝拉将看到当自己从那些日常的忙碌挣脱出来时,能为他人树立一个正向的、期待已久的典范。而对爱芙琳来说,她将能看到不只是她自己和隔壁邻居关系不佳,她邻居也同样和其他人的关系不好。

所以,是否到了你该放手的时候了……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加赖wuso258/微信:wuso…

<p>台湾叫小姐+LINE:hx999<…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