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社会 >> 特别事件
禁止大操大办不必一视同仁
2016年01月27日 06:20:56 作者:法制日报 来源: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严禁攀比铺张的理由再正当,也要秉持“法无授权不可为”的理念,不能借倡导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的机会,侵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最近,四川凉山州金阳县出台《关于遏制婚丧事宜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的实施细则(试行)》文件,以10条刚性规定遏制婚丧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比如:婚嫁礼金总额不超过6万元;婚嫁宴席只能办理一次,宴请亲朋不超过69桌;婚嫁中送亲接亲车辆不得超过6辆;丧葬中亲属一方奔丧车辆不得超过5辆,杀牛数量原则控制在5头以内,最高不能超过10头……包括普通群众都得遵照执行(1月25日《成都商报》)。

粗览金阳县这份文件,其总的原则是倡导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目的在于遏制婚丧嫁娶中的大操大办,初衷值得肯定。从报道可知,当地婚嫁相互赠与高额礼金和婚丧办理铺张浪费问题,已让当地民众不堪重负:一些机关单位干部职工每年会为此开支四千至一万元,有的年均随礼金额高达两三万元,更高者甚至达五六万元;乡村群众为此开支约为两千至五千元。尽管如此,举办婚丧活动仍在相互攀比,甚至于为面子不惜举债举办婚丧活动。

这种风气不仅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而且还会助推人情消费畸形发展,甚至走向权力腐败;也必然会使农村群众的经济负担越来越重,大大拉低他们的幸福指数。试想,农民一年辛苦赚钱,送礼就得好几千甚至上万元,他们又拿什么去生产,还谈什么致富?恐怕会导致贫者愈贫、致富无望。尤其是在凉山州等贫困地区,有的农村人或许还在为生计劳累。因而,刹往婚丧嫁娶中的大操大办,让农民在精神和物质上同时减负,已成各地当务之急。

 

 

尽管初衷值得肯定,但金阳的规定为何又备受质疑?因为这份文件规定了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的量化标准。这可能是同类文件不曾具有的亮点,却成了网友的吐槽点:一则,量化标准缺乏科学依据,如婚嫁礼金总额不超6万,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对有钱人来说,礼金60万元或许不嫌多,但对穷人而言,礼金6000元也会负担不起。二则,量化标准过于宽泛,像宴请亲朋不超过69桌,远远突破了许多地方规定的不超20桌,似有给某些人超范围、超限制宴请宾客提供便利之嫌。

正因如此,不少网友担心,这些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的量化标准,不仅遏制不了大操大办,而且可能成为当地婚丧嫁娶活动的“官方标准”,一致与它看齐。事实上,针对党员干部的婚丧嫁娶活动,可以有禁止大操大办的量化标准,而且“禁超红线”应该就低不就高,在国法党纪政纪面前,党员干部是平等的。对于乡村群众而言,则只宜从道德层面提倡和鼓励喜事新办、丧事简办,而不必对其操办标准予以细化量化,因为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标准。

据报道,对于违反规定的处理,金阳对党员干部与乡村群众也将一视同仁:党员干部违规将追责;乡村群众违规,将取消享受一系列富民惠民政策,如不再发放各种补贴。这也是网友吐槽之处,严禁攀比铺张的理由再正当,也要秉持“法无授权不可为”的理念,不能借倡导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的机会,侵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禁止大操大办,可考虑“干群分类施治”,党员干部应该追责,老百姓则应当持久地引导教育。否则,很可能适得其反。(何勇海)

跟帖

换一种思路

政府可以发文禁止党员干部大操大办,但老百姓的事情最好还是交给老百姓来办。有时候,不一定政府管得过宽、红头文件管得过细就是好事。近年来,全国各地不少地方的基层组织单位都成立了“红白事理事会”这样的群众性组织。“红白事理事会”接地气、威信高,其效应在基层也比红头文件要好。很多时候,政府未必要出台红头文件,换一种思路或许会取得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就金阳县而言,政府不妨动员各基层村居、单位成立类似“红白事理事会”这样的组织,让群众自己管理自己,推动移风易俗,传承健康民风文化,可能效果会更好,不妨一试。

山东 王文武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