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论评论 >> 易言堂
老师的种族问题重要吗?
2015年11月07日 11:12:32 作者:伍国庆 来源: 字号 打印 关闭

 

有关童年时期的老师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还记得我的专科老师对学生严厉的关爱——尖锐的嗓音,愤怒的举止和有时颇具争议性的教学方法,不断鞭策着我要做到更好——所有这一切对于我今天的成功都是十分必要和值得讚赏的。

是老师的种族或族裔特点令我难忘吗?唯一令我记忆犹新的颜色是红色——我因没有完成家庭作业当众出丑时,当时我脸的颜色;红色——当我们没有服从体育老师的教导,尺子“啪啪”拍打在我的手掌上留下的颜色;红色——“未完成”或者“不及格”的英国文学期末论文上,被评为“INC”或“F”级的醒目的钢笔的颜色。但是目前的研究和文章揭示出一个有关颜色的更深层次的问题——“老师的种族问题重要吗?”几周前的圣盖博谷论坛,作者Rebecca Kimitch发表了一篇优秀的文章,详细讨论了这一问题。

     Kimitch的发现十分有意义,因为她是当地有名的记者,通过发展中的圣盖博谷深刻剖析州和国家的热点问题。通过这些日子的旅行,工作,生活,志愿者服务,学习,或者获取商品和服务,我也接触到了很多圣盖博谷当地人。当我作为全美最大的社区学院校区的理事,结束第一任期后,她的研究报告为我们的教育任务指明了更好的方向。

以下是一些Rebecca Kimitch记者有关国家问题研究的一些发现:

当少数族裔学生被分派给同族裔或民族的老师时,少数族裔学生在考试成绩上会表现出“进步虽小,但是具有显着积极的效果”;尤其对于成绩不出众的学生。

如果有色人种的学生有个相同背景的老师,他们在课堂上会表现地“更加投入,自信,信任和放鬆”。然而在过去的十年中,尽管做过努力,但是少数族裔教师的比例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

加州居全美倒数,学生的种族和教师的种族比重差异最大——72%的学生是非白人但是只有17%的非白人教师。54%的加州公立学校的学生是拉美裔,但是只有19%的教师是拉美裔。在阿卡迪亚, 88%的管理者和73%的教师是白人,但是随着亚裔美国人口的增长,只有15%的学生是白人。

无意识的想法可能也会体现在课堂上——当教师和学生来自不同族裔时,教师可能会不很在意学生,这一比例高达33%之多;当学生和教师来自一个族裔时,黑人和白人教师可能会更容易给予学生更好的评价。

但是这些质疑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呢,和种族问题有关吗?幸运的是,许多教师和其他人士正在积极宣导一些真正的改变:1)  忠实的建议是,必须有充足的资源可以确保提高教师的保有量,并创建可替代的凭证体系,用以解决迫在眉睫的各科教师短缺的现象。2)资源丰富的综合计画,招收,培训并保留有意愿成为教师的少数族裔学生,但是他们必须获得学位和证书,并且同时从事全/兼职工作,这样可以偿还固定的学生贷款。3)给予非少数族裔教师足够的资源吸纳多样性和文化意识到他们的课堂计画和课后活动中去——一些有色人种的学生告诉我,他们最好的一些老师是英裔美国人,他们会花时间去瞭解当今校园普遍存在的穷人和弱势群体的文化,价值观,语言和愿望;4)为少数族裔教师提供指导,奖励,和激励机制,尽管他们扮演的角色很重要,但是往往受不到足够的重视。

最后,有研究和讨论表明这些情况同样适用于管理者和员工;州立大学,综合性大学和社区大学也开始解决这些问题,似乎在K-12领域 更加明显。但实际上在各个方面都很适用。 (作者伍国庆,前加州众议员、洛杉矶社区学院第二选区理事)

 

图说:这是我和麻塞诸塞州邦克山社区学院Marita Rivera理事,邦克山社区学院董事Pam Eddinger,洛杉矶社区学院校区校长Dr. Francisco Rodriguez博士在圣达戈的小组发言上的合影。这是由国家高校理事组织两周前发起的主题为“成功招聘共融性领导者”,旨在提升高等教育领域多样性的讨论会。

分享到:
相关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您尚未登录,暂时无法发表评论,现在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