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新聞 >> 中國娛樂
以“自己人”的眼睛看中國:西班牙攝影師舉辦十年在華回顧展
2015年03月30日 09:44:17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新華社北京3月30日電(記者欒翔)從清晨校園操場上埋頭苦讀的學子,到被時光遺忘的昔日繁昌,從女性宣示自我認知的奔放張揚,到一個用淺顯的比喻表達的小小抗議……近日,由6位旅居中國的西班牙攝影師聯合舉行的“輸入——近十年西班牙攝影在中國”展覽在北京開幕。

    “我不是一個觀察者,也不是遊客。我在中國生活,我是以中國方式生存的群體中的一個個體,中國存在於我周圍的一切之中。”來自西班牙瓦倫西亞的卡洛斯·塞巴斯蒂亞對新華社記者說。

    自多年前來到中央美術學院,到現在已然遊刃有餘地用漢語同影展觀眾交流,塞巴斯蒂亞說自己在中國最大的感觸是“變化”:“這個城市、這個國家變化得如此之快,讓我常常保持在一種驚愕的狀態。”

    快速的經濟社會發展如同迅猛怒浪,將浸淫其中的人們不斷向前推進:更新的、更大的、更好的、GDP更高的,人們不斷地追求著,向前走得太快就往往忘記了回頭。

      “於是我想要去回頭看看我們留下來的東西,那其中留存的我們生存的痕跡,或許能夠提醒我們不要忘記了來時的路。”塞巴斯蒂亞說,解釋自己以“遺忘”為題的作品:一面荒廢許久的墻上仍然挂滿了各種木質模具,塵埃厚積,久無生氣,但一縷斜陽依舊不偏不倚地映射入銹鈍的門戶,照亮了一把靜待惘然的舊坐椅,悄無聲息地回憶往日熙來攘往的鼎沸榮光。

    “我希望像那些衚同裏悠然自得打著撲克、曬著太陽的老人賢者一樣,在不斷變化的這個世界找到自己的步調,免得忘掉了自己。”塞巴斯蒂亞說,他覺得這個城市裏的生存者們好多都該像這樣,停下來那麼幾秒鐘,回想一下幾乎被自己遺忘的自己。“不,不是為了懷舊不能自拔,而是為了更好地生活著前進。”攝影師說。

    長卷髮齊腰、眼睛碧藍的吉塞拉·拉佛爾絲被不少中國觀眾認為“與其說是攝影師,不如說更像模特”。這位西班牙美女原本拿到獎學金要去柏林或者巴黎留學,卻因為其他國家額滿陰差陽錯、懵懵懂懂來到了北京,而今已經三年過去。

    她承認,在北京生存讓以往內向、含蓄、精神世界閉塞的自己被迫開始了一場艱苦卓絕的外向型成長。“我變得更開放,我學會更多地同內心之外的世界交流,我開始走出了自我,走進了生存的現實。”她說。

    作為由關注自身到同他人進行交流的證據,以往專注於自我肖像創作的拉佛爾絲沒想到自己會開始拍攝“別的女人”:她的作品中,像她一樣年輕而嚴肅的中國女性從黑白影像的深處望著觀眾,進行了一場無聲而響亮的訴說。

    “她們既是她們自己、同我完全不一樣的存在,也是我在這一場生存中不斷尋找的自我。”不擅長言辭的拉佛爾絲努力地解釋。

    一幅作品中的女性背對觀眾,黑色長髮中漫漫縈纏著沒有一片樹葉的虬枝;另一幅肖像的女性面無表情,臉、脖頸的光滑肌膚上,突兀蜿蜒著一脈尖銳淩厲的薔薇棘刺——這一系列作品被藝術家命名為“起源”。

    “在北京我才真正認識了自己,認識到了以往被自己視作理所當然的那些東西的珍貴。”拉佛爾絲說,北京讓她體會到了對晴空、碧海、澄澈的溪流、明媚的傃陽、碧綠原野山谷等自幼司空見慣的美好事物無可抑制的思念和焦渴。

    此次展覽的策劃人蘇珊娜·桑斯告訴記者,所謂“輸入”,指的是這些藝術家們在中國的生存環境中所經歷的磨礪與昇華在不同的創作中產下的結晶。所有這些作品的共同之處,不是在中國拍攝,也不是拍攝了中國,而是在於它們的誕生,都是藉由精神或者生理層面上“中國”這一存在對藝術家施加的影響。

    在所有作品中,以經營藝術空間為職業的中國觀眾阿拉基評價說,最喜歡的是迪亞娜·可卡的一幅以倒立劈叉的姿勢展現女性下半身肢體之美的裸體自拍作品,模特的傃麗的紅鞋、橄欖色的肌膚和背景中冷峻的石墻形成了強烈的色差對比。“讓我一下子聯想到了阿爾莫多瓦(西班牙著名導演)的作品,非常西班牙。”他評論道。

    對此,北京某高校電影係的一位女學生表示贊同。另外一幅霍爾克拉的作品表現的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國學子背著書包戴著耳機在操場上誦讀英文的形象,讓她感覺到,原來自己看過太多太久以至於認為平凡無奇的普通形象,在另外一個人眼中或許奇妙而不可思議。

    本次展覽由西班牙駐華使館聯合北京凹凸空間舉辦,對公眾開放到4月17日。(完)

 

分享到: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