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神州速覽
嫦娥五號長征五號今年完成合練 2017年擇機發射
2015年03月15日 08:55:37 作者:張棉棉 張磊 來源:中國廣播網 字號 打印 關閉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國防科工局近日透露,目前,嫦娥五號探測器研製進展順利,計劃在今年年內與長征五號運載火箭在海南發射場合練,並於2017年前後擇機發射,以實現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步走戰略目標的最後一步。

 

嫦娥五號即將踏上新的探月征程,還將帶著月球的樣本返回地球,這一過程究竟如何完成?將她送上月球的長征五號運載火箭又是什麼樣的?我國探月三期總設計師胡浩昨天接受了中央臺記者專訪,為我們一一揭秘。

胡浩:我們這次的月球採樣是要把石頭拿回來,拿到家裏來。不是把照片拿回來。

說話的人是全國人大代表、探月工程三期總設計師胡浩,把樣品從月球表面帶回來的任務,就是我國探月工程“三步走”中的最後一步——月面自動取樣並返回地球。為了滿足發射需要,我國航太史上推力最大的“長征五號”運載火箭正在緊張地研製、生產和測試過程中。胡浩介紹,長征五號的運載能力要比此前使用的長三甲大一倍:

記者:搭載能力和過去相比應該是提高了很多?

胡浩:對,翻倍了,提高了一倍。我們現在嫦娥三號到月球上的重量是四噸。我們的嫦娥五號就要到八噸多,所以能力翻了一倍。它的承載能力提高了很多。到月球軌道是8噸。

向月球運送八噸的運載能力是個什麼概念?大致相當於把兩頭中等身材的大象運送到月球,或者把六輛小汽車運送到月球。胡浩透露,今年春節前,長征五號曾經秘密的從天津運送到北京進行測試,第一芯級的發動機測試成功,未來長征五號火箭將在海南文昌發射場把“嫦娥五號”送往月球:

胡浩:新一代運載火箭是5米直徑,四個助推器是3.35米,我覺得還是比較壯觀的。

新一代運載火箭的生產選在了天津,身材龐大的火箭箭體,將採用“坐船”的方式,被直接運往我國緯度最低、設施最新的海南文昌發射中心。有消息說,大火箭將在今年上半年首飛。對此,胡浩說,當下最關鍵的是新火箭、新的發射場和新的探測系統之間的“合練”,明年大火箭才會“首飛”:

胡浩:我們應該更關注就是它每一個結點是不是都完成任務,每一個考核的項目是不是都達到了它預期的目的,這個非常重要,如果都達到了預期的目的,那麼我們的首飛時間就能夠保障了,大運載今年是要合練這是目標,明年的任務大運載要首飛,2016年。

此前,長三甲系列火箭全部24次的發射,成功率是驚人的100%,被稱為“金牌火箭”。擁有更大推力的長征五號,會不會帶來新的風險?別擔心,中國航太科技工作者也有自己的考慮:

航太科技工作者:運載進行兩次成功的試飛之後,再來完成我們的任務這樣就比較可靠了。前面有兩個成功子樣,我對它的信任程度是很高的,因為它第三次也是能成功的,這樣我們才敢用它作為我們的運載工具。

有了“長征五號”這部通向月球的“天梯”,作為造訪月球並要返回地球的主角,嫦娥五號探測器的情況又如何呢?

重達八噸的嫦娥五號探測器,由四部分構成,分別是軌道器、返回器、著陸器和上升器。胡浩介紹,整個嫦娥五號零部件的國產化率在90%,重要的核心元器件都是“中國心”:

胡浩:有一條是可以肯定的,我們的外購件很少,90%以上是國產的,這個沒有問題,主要的都是我們自己的產品,但是確實有外購件,包括接插件和電纜之類的,確實有一些,但是佔的比重是很小的。

和此前執行落月勘探任務的“嫦娥三號”相比,嫦娥五號要在月面自動採樣、轉移、封裝,而這些環節首先要在地面上完成實驗,還要保證嫦娥五號從月球返回時安全、平穩,又在各種不同的姿態下返回,這些都是難點。特別是,上升器將在月球表面發射起飛,和在月球軌道上的“軌道器”結合。胡浩說,月球上的發射起飛是中國航太從未有過的,月球鬆軟、崎嶇表面的不確定性更增加了“月面起飛”的不容易:

胡浩:它以什麼樣的姿態在月球上著陸,那個姿態就是我的發射姿態。就是歪了偏了我也得那麼走,我是改變不了的。這樣的話就需要我在地面驗證的狀態就很多,各種可能出現的角度我們地面都要驗證到。

上升器在月球表面點火起飛後,會與已經在月球軌道上等待多時的“軌道器”結合,共同飛回地球。結合的過程,就像神舟十號和天宮一號此前的交會對接。不過,胡浩強調,交會對接道理差不多,但難度大大增加:

胡浩:但是在月球軌道上我們也有自己的特點,一個我們的設備比較小,另外一個這個叫做測繪距離很遠,再一個我們要求的精度很高,這樣的話又帶來一些新的挑戰,這些技術在地球上都要進行驗證。

從月球返回地球的路程,應該是相對輕鬆的。這是因為去年年底,我國成功進行了探月返回飛行試驗,驗證了以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和測控等技術。胡浩介紹,每次的航太任務可能都是嶄新的,但是要儘量採用驗證過的成熟技術,確保任務完成:

胡浩:一定要用成熟的東西來系統整合,完成一個新的任務和目標。

據了解,我國將在2017年發射嫦娥五號探測器。按照《中國的航太》白皮書,我國將在2020年前完成探月工程的三步走。胡浩認為,現在有必要對下一步深空探測進行論證和規劃。那麼會不會把航太員也送上月球?

胡浩:我是希望中國人上月球,而且我建議是越早越好。

記者:但是大家當時不是都說,不一定非得要送人上去嘛,只要是能夠採樣返回就可以了?

胡浩:人有人的作用,採樣返回有採樣返回的作用,人上去他需要提升更大的能力,得看一個對於技術的牽動,一個是對後續目標的應用,月球有很多獨特之處,包括月球上還有一些獨特的資源和能源,要不要對它進行深入的了解,要想利用的前提是要了解它,你沒有去你怎麼能知道呢?深入的了解它你才能更深入的認識它,說怎麼用這個,放到月球上去這本身就是一個能力。(記者張棉棉 張磊)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