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金氏政權不等于朝鮮
2014年12月27日 03:32:45 作者:中 孚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近日,反對“弃朝論”突然成爲一些知名媒體的熱門話題,《環球時報》分別于1127日和122日,推出評論《不能“放弃”朝鮮這65年的夥伴》、《視朝鮮爲“白眼狼”者缺大局觀》,多方面痛批“弃朝論”。

前者的主要觀點是,作爲兩個主權國家,大陸與朝鮮不可能完全沒有矛盾,但兩國的矛盾不同于大陸與日本的矛盾,是完全可以調和的;面對“冷戰遺留”的朝鮮問題,朝鮮雖然爲生存有時不得不“單打獨鬥”,但與大陸的根本利益一致。放弃朝鮮將導致三種結局:朝鮮投入第三國,金氏政權崩潰或再次發動戰爭。“無論上述哪種結果都對中國不利”。因此,主張弃朝的人“是傷疤還未好就忘了痛”。

後者的主要觀點是,朝鮮擁核不能成爲“弃朝”的理由,無視其地緣戰略價值“是十分錯誤和不智的”,大陸與朝鮮“傳統友誼的紐帶難以割斷,兩國在尋求和平發展和國際正義上仍有共同利益”。發展與朝鮮的正常國家關係符合兩國根本利益,也是大陸當下實施的睦鄰、安鄰和富鄰政策的一部分。因此,視朝鮮爲“白眼狼”者,“既缺乏博大胸懷和大局意識,也與中國外交基本戰略毫無共通之處。”

由以上概述可見,兩篇評論的觀點非常鮮明,語言非常激烈,一言蔽之,就是决不能放弃朝鮮,任何與此相左的主張都是站不住脚的,也是不能接受的,從而與“弃朝論”形成了尖銳對立的兩極。如果分析二戰以來國際局勢,尤其是東北亞格局的長期發展和深刻變化,可以說“弃朝論”更多地順應了這一變化,幷立足于此提出了“弃朝”的主張;反對“弃朝論”則更多地回避這一變化,以情感代替國家利益,把朝鮮視爲65年的“風雨”夥伴,才激烈地反對“弃朝論”,事實上金氏政權是否從來也這樣看待與大陸的關係,還需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不過,兩種主張各有一定道理,誰都無法完全說服對方,但必須承認,隨著大陸綜合國力的大幅提升、國際交往的空前擴大,國際角色的根本改變,朝鮮確已成爲大陸的“戰略負資産”,眼下大陸極度冷落朝鮮正充分反映了這一人所共知的事實。

在朝鮮問題上有沒有第三種觀點呢?立足于大陸自身的國家利益,第三種觀點顯然是存在的,可簡稱爲“弃金論”,即拋弃金氏政權,努力加强對朝鮮的控制。“弃朝論”和反對“弃朝論”共同的錯誤是,把金氏政權等同于朝鮮,因而在提出自己的主張時,把兩個不同層次幷尖銳對立的因素混爲一談,導致“弃朝論”背離大陸與朝鮮半島的歷史傳統,傷害了許多大陸公衆的感情;也導致反對“弃朝論”站在極端獨裁的金氏政權一邊,傷害了朝鮮公衆的感情。

眼下,媒體突然刊文反對“弃朝論”,直接動因很可能在于,一方面朝鮮第二號人物崔龍海從1117日起訪問俄羅斯,向普京面交金正恩的親筆信,俄外長透露普京近期準備會晤金正恩;一方面突然傳出剛被正式公布職務的金正恩的胞妹,將赴韓國出席活動,成爲“金氏家族直系成員首次訪問韓國”。這兩大因素集中反映了金氏政權投入他國懷抱,徹底遠離幷最終擺脫大陸的基本趨勢。大陸爲减少其“離心”傾向,通過媒體以如此鮮明的態度,高密度地推出反對“弃朝論”的文章,意在發出某種和解信號。這也從側面反映了金氏政權外交手腕的成功。

 

假如堅持“弃金論”主張,大陸的應對就不會如此“手忙脚亂”。衆所周知,聯合國1118日通過一項里程碑式的决議,譴責金氏政權侵犯人權的行爲,要求將其“移交國際刑事法院審判”,儘管大陸明確反對,但這表明金氏政權已經成爲國際社會的公敵。即使普京因烏克蘭危機决心與西方“死磕”,也犯不上過多拉攏金正恩,讓自己進一步成爲國際社會的“雙重”公敵;至于韓國對金氏政權的伎倆更是爛熟于心,根本不會因金正恩胞妹的到訪,徹底改變對金氏政權的看法,何况這樣做還需顧忌美國與大陸的態度。因此,大陸要不爲金氏政權所動,尤其不能相信它不設先决條件重啓“六方會談”的承諾,堅持目前實際正在實施的“弃金論”戰略,通過更多、更嚴厲的制裁,激化金氏政權與朝鮮公衆的矛盾,設法引起一場政治革命。待條件成熟時,與聯合國一道,出兵推翻金氏政權,結束朝鮮人民的苦難,控制朝鮮的全部或大部分領土,確保半島的地緣戰略格局不發生根本改變。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