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取消食鹽專營還值得一提?
2014年12月24日 03:06:01 作者:中 孚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11月21日,《環球時報》推出署名文章指出,大陸取消已持續2000多年的食鹽專營,是“讓能夠由市場配置資源的均交由市場配置”的一個重大進展,因而成為“一則重磅消息”。不過,公眾並不買帳,由於食鹽在日常生活中早已無足輕重,他們根本不在意,並懷疑這是否還值得一提。

食鹽專營在中國可謂歷史悠久,最早出現於春秋時代的齊國。周武王克商後,功勳卓著的姜太公受封于齊。據《史記》記載,自立國之始,齊國就“通工商之業,便魚鹽之利”。到春秋時代,作為五霸之首的齊國,為“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由古代著名的政治家管仲提出並實施了食鹽的政府專營政策。梁啟超在《管子評傳》中指出:“此管子財政政策之中堅也。以今語釋之,則曰鹽與鐵皆歸政府專賣而已。”從而為齊國的霸業奠定了強大的財政基礎。到西漢時期,為強化中央集權,以便對外征服匈奴,對內管制百姓,在全國範圍內強力推行食鹽專營政策,並取得明顯成效,還由此誕生了一部在中國思想史、經濟史上占重要地位的名著《鹽鐵論》。至此,國家通過行政權力壟斷食鹽經營,便成為中國各個朝代的一項國策,儘管它也確實具有某些調控宏觀經濟的功能,但基本出發點往好裡說是增加國庫收入,往壞裡說就是“與民爭利”,因此“鹽稅為惡稅”從來都是社會的共識。放在世界範圍內來看,中國食鹽專營實施之早絕無僅有,對違反專營的制裁之嚴厲也絕無僅有,實施歷史之長更絕無僅有,專制體制之害由此可見一斑。

進入現代,交通運輸日趨暢通,市場體系日趨完善,食鹽專營至少在數十年前就徹底喪失了保障供給的功能,“與民爭利”的負作用越來越突出,這一方面極大推高了鹽價,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1月21日的一篇文章透露,“消費者支付的鹽價是中國鹽業總公司向授權生產商支付的鹽價的3—4倍”;一方面侵害了消費者的利益,僅今年以來陝西、河南、江蘇等地就發生若干起因所謂“跨地區用鹽”,工商業者被相關管理部門罰款甚至行政拘留的案例,更遑論國外鹽業企業進入大陸市場更好地滿足消費了。因此,大陸早就應該取消食鹽專營和鹽業管理部門了,專營尤其是相關管理部門,實質上如同人為設置的許多坑害公眾的巨大陷阱,引起了一系列問題和矛盾。

但遺憾的是,由於公眾早已習慣食鹽專營,一旦取消,不少人心生懷疑,特別是當下大陸食品安全問題又非常嚴重和普遍,許多或多或少保留計劃經濟思維的學者,一時間提出不少聳人聽聞的意見。於是,《環球時報》等媒體煞有介事地刊發相關文章“解疑釋惑”,分別於11月21日、24日推出言論《取消專營,“食”鹽盡可放心》和《商品專營權被浪費了》,一則說服公眾取消專營不會導致食鹽安全問題,一則告知公眾應當妥善使用其他國家也在使用的商品專營權,從而營造出取消食鹽專營是改革的重大進展,更是政府的重大德政的“祥和”氣氛。這一做法,使人不禁想起改革開放之初,不少人和媒體對取消人民公社,如何保障城鄉農產品供應產生的各種質疑或擔心,但近三十年的實踐已對此做出了最有力的答覆。而大陸當下出現的食品安全問題,與其說是私有經濟發展的必然產物,不如說是政府該管的沒管好甚至缺位的必然產物。隨著專營的取消,食鹽的安全問題肯定也同樣如此,但從長遠看,只有使食鹽生產、銷售徹底市場化,即依靠市場保障供給,依靠法律保障安全,才是唯一的正途。

可以肯定,不論“好事者”如何議論,一個基本的事實是,食鹽在公眾的消費中已無足輕重,即使國家繼續實行專營,也不可能從中獲得很大的好處。從這個意義上說,取消食鹽專營確實不值得一提。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