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新疆的最大危險是什麼?
2014年10月18日 01:16:46 作者:中 孚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新疆的最大危險是什麼?面對這一重大問題,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最大危險是以伊斯蘭極端主義為信仰,以維人為主體、以獨立建國為目標的恐怖主義,並一一列舉近年所發生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反複強調新疆的最大危險非恐怖主義莫屬!

其實,新疆的最大危險不是恐怖主義,而是漢人信心、信任的動搖與缺失,及其離開新疆的期望和選擇。在新疆,這已經是顯而易見、難以回避的事實,不要說在漢人為數甚少的南疆,即使在漢人占多數的北疆亦是如此。人們只要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深入新疆,深入當地的漢人社區,就不難得出這一結論。

這樣說的根據何在呢?新疆的漢人主要由三部分移民及其後代組成。1949年建政前移居新疆的漢人,由於多種原因,特別是“三區革命”的大規模屠殺,已經為數很少,當地稱之為“老漢人”。1949年建政到改革開放以前,移居新疆的漢人,這是漢人的主體,現已繁衍到第三或第四代,他們已經“土著化”,因而對新疆充滿了故鄉之情。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通過打工、經商等途徑移居新疆的漢人,這部分人在當地已經繁衍到第二代,為數不少,是新疆漢人的第二大群體,也是與內地聯系最為緊密的一個群體,由於到新疆的時間短,對當地的故鄉之情相對薄弱。這是從縱向上分析,從橫向上分析,漢人在新疆的公布呈南極弱、北極強的態勢。改革開放前,大陸主要依托生產建設兵團,動員和組織內地大量漢人移居新疆,由於發生在北疆的“三區革命”,對國家的統一構成了巨大威脅,大部分漢人被安置在北疆,少部分漢人被安置到南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漢人在北疆成為人口中的多數,在南疆依然是少數甚至極少數,由於漢人帶來的先進文化和技術,使得新疆的城市群主要形成、興起於北疆,這為改革開放以來漢人到這裏打工、經商創造了條件。因此,隨著改革開放推動的第二個移民大潮的興起,北疆漢人的總量劇增,南疆漢人的總量徘徊不前,即使有所增加,也很有限,從而形成了南極弱、北極強的人口分布態勢,這對打擊恐怖主義,鞏固國家統一極為不利。盡管如此,多數觀點仍堅持認為,反恐是南疆的主要任務,北疆由於漢人總量大、人心穩定,主要任務是加快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但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隨著恐怖主義的興起,尤其是近兩年恐怖襲擊事件頻發,眼下與新疆的漢人接觸,只要談及反恐,談及自己的未來,絕大多數都明確表示,希望自己的子女返回內地生活工作、安家落戶,以便在新疆發生社會動蕩,而自己又年邁的時候,能投奔子女、安度晚年。在這方面,南疆的漢人表現得尤為迫使,只求早日離開南疆、離開新疆,因此用“度日如年”形容他們的心態決非誇張。以往人心穩定的北疆,眼下也正發生著微妙而深刻地變化,不要說在這裏打工、經商的漢人及其後代,就是已經“土著化”漢人及其後代,也同樣希望離開或至少讓自己的後代離開新疆。只有極少數漢人,或由於通過就學、經商等方式返回內地的希望不大,或由於事業小有成就,而不願意離開。這一切直接導致許多漢人正通過就學、經商等方式離開新疆,更多的漢人則積極尋找機會、創造條件離開新疆。長此以往,即使大陸取得了反恐的勝利,也難以保證新疆不走向獨立。其實,維人也看到了這一點,正通過殺死一個漢人、嚇走一千個漢人的恐怖戰略,力圖在較短時間內徹底改變新疆至少南疆的人口結構,從而為實現自身的獨立奠定更堅實的基礎。

新疆漢人信心的缺失,是多種原因造成的,需要從北京到當地的權力機關認真對待,拿出切實解決問題的政策措施,但眼下恐怖主義越打越多、越反越恐,則是最大、最直接的原因。因此,包括北疆在內越來越多的漢人,從信心動搖迅速走向信任缺失,於是離開這個充滿暴力的風險之地就成了他們的基本選擇——這才是新疆的最大危險!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