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我們並未很好地汲取甲午戰爭的教訓
2014年09月13日 04:16:27 作者:中 孚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725日,是中日甲午戰爭爆發120周年紀念日。

近十年,由於大陸從原先注重陸權,迅速轉變為陸、海權並重,且強力推進海軍建設,引起周邊海上鄰國的警惕,各種矛盾不斷激化,戰爭離大陸似乎越來越近,尤其是與日本、越南之間甚至一觸即發。因此,大陸以前所未有的熱情和規模紀念甲午戰爭,不僅在725日前後,隆重舉辦各種紀念活動,還從年初起就進行長時間、大規模、高檔次的預熱性宣傳,如此陣勢改革開放以來實屬罕見!

僅以《參考消息》為例,便可略見一斑。該報與新華社解放軍分社密切合作,“敢於擔當,主動引導輿論”,從33日起至411日,除週六和周日外,先後推出“軍事名家的甲午殤思”專欄文章30篇;從623日起至815日,先後推出“學術名家的甲午鏡鑒”專欄文章34篇。該報還從725日起直接投入紀念活動,推出一系列文章,包括當天的長篇報導《殤思·鏡鑒——甲午戰爭120周年研討會側記》,以及26日、28日和30日綜合海外媒體相關文章的報導《中國紀念甲午戰爭爆發120年》、《中國高調紀念“甲午”傳遞多重資訊》和《中國借紀念甲午反思“軍恥”》。總之,僅《參考消息》就先後推出各類紀念文章超過64篇,尤其是最後一篇畫龍點睛,極其明確和鄭重地提出,紀念的目的端在於反思並進而洗雪“軍恥”,這確實非同凡響,以致國際社會普遍認為,眼下的亞太局勢與一戰前的歐洲高度相似,並紛紛猜測新的世界大戰何時並以何種方式爆發。

我們真的汲取了甲午戰爭的教訓嗎?既然要洗雪“軍恥”,人們聯繫軍隊當下的實際,不禁提出了這樣的質疑。的確,大陸軍隊的武器裝備早已今非昔比,在國際相關排名中總體處於前三位之內,但實際戰力究竟如何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因為歷史和現實反復證明,一支腐敗的軍隊,即使裝備再精良,也是不堪一擊的。由於擔心被認為是“含沙射影”或以古諷今,“軍事名家的甲午殤思”和“學術名家的甲午鏡鑒”專欄文章,雖然據說得到高層和社會的“高度”評價,但都沒有真正討論政治腐敗對中國在甲午戰爭中失敗的關鍵“作用”,更沒有討論當時的政治體制、政治制度與滿清官場腐敗的因果關係,關注的多是令人眼花繚亂的淺層問題。由於更具故事性,這些問題吸引了大批公眾。

事實上,大陸對甲午戰爭的研究長期不“景氣”,相關研究著作可以用少見來形容,人們只能在歷史教科書中簡單瞭解這場戰爭。眼下,由於與日本關係嚴重惡化,媒體和學者突然開始討論這場戰爭,人們感到很新鮮。特別是由於許多檔案首次公諸於眾,海外相關研究也可以方便地“順手牽羊”, 新鮮感就更加強烈了。公眾被這種感受吸引,討論顯得熱鬧非凡,但這一切終歸是“銀樣蠟槍頭”。須知,由於新檔案材料的引用和新研究成果的啟發,即便上述兩大專欄文章賺足了眼球,一個基本事實永遠無法改變:政治腐敗只能造就一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軍隊,而此類軍隊在中國歷史上比比皆是。甲午戰爭中國之所以失敗,根源就在於此!

眼下,隨著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移送司法機關,大陸這支規模世界第一、戰力據說世界第三的軍隊,雖然還沒有原形畢露,但至少被掀開了“冰山的一角”。人們透過這個“視窗”看到,傳聞已久的“流言”正在被一一證實:軍隊賣官鬻爵盛行,小到轉志願兵,大到高級軍官的晉升,沒有錢萬萬不能!這種體制性腐敗,對包括軍隊在內的一切都是毀滅性的,因而也就決定了大陸軍隊的實際戰力,很可能與“世界第三”根本不沾邊。

大陸的紀念活動固然激動人心,由於腐敗早已深入軍隊的各個角落,尤其是靈魂深處,打一、兩隻“老虎”怎麼可能挽狂瀾於既倒,而問題嚴重到如此地步,我們又談何很好地汲取了甲午戰爭的教訓!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