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日本投降時刻:岡村寧次哆嗦往降書蓋章蓋歪
2014年04月25日 03:16:34 作者:金滿樓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2月27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表決通過,決定將9月3日確定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將12月13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這一決議的通過,意味著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和南京大屠殺公祭日均上升為國家紀念日。
    末日法西斯:投降是唯一出路
    1945年5月,在德國宣佈無條件投降後,日本仍準備負隅頑抗,其在聲明中聲稱:“日本為求自保自衛與東亞之解放而作戰之決心,絲毫未感動搖。德國之投降,不能令日本之作戰目標有絲毫之變更。”由此,日本成為世界反法西斯鬥爭中的最後一個敵人。
    大廈將傾,獨木難支,和整個世界作對的人,勢必遭到最嚴厲的懲罰。7月26日,中、美、英三國聯合發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早日投降,但日本軍國主義者對此置若罔聞,其公開宣稱要進行“本土決戰”,即便全國“一億玉碎”,也在所不惜。在其頑抗姿態下,盟國為早日結束戰爭,決定對日本實行最後的摧毀性打擊。
    8月6日上午,一架名為“伊諾拉·蓋伊”的美軍轟炸機在日本廣島上空投下人類歷史上第一顆戰術原子彈。一道強烈的白色閃光後,廣島市中心上空隨即發生震耳欲聾的大爆炸,頃刻之間,巨大的蘑菇狀煙雲及幾百根火柱迅速將廣島燒成火海,爆炸中心方圓6公里的建築物全部摧毀,20萬人就此喪生。由於日方對此事件保持緘默,美軍轟炸機於3日後在日本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6萬人再次被奪去生命。
    就在長崎遭核爆的前一刻,也就是8月9日淩晨,在大雨如注中,剛從歐洲戰場歸來的百萬蘇聯紅軍未待休整,即越過中蘇邊境線進入“偽滿洲國”,盤踞於此十數年的日本關東軍被摧枯拉朽般一掃而空。由此,日本法西斯不僅輸掉了最後的賭注,而希望借助蘇聯調停從而體面結束戰爭的企圖也最終化為了泡影。
    8月9日這一天無疑是日本法西斯最感漫長的一天,原子彈的強大威力,蘇聯紅軍的重擊,中國戰場的全面反攻,除極少數頑冥不化的軍國主義分子外,絕大多數日本人都對所謂“本土決戰”的前景感到絕望。就在當天晚上,日本裕仁天皇親自召開會議,但會議中軍方仍爭執不下,首相鈴木只能請求天皇聖斷,最後,裕仁流著淚說:“……如再繼續戰爭,不僅日本趨於滅亡,全世界亦將陷於不幸。此時,只有忍受一切,結束戰爭!”
    8月10日,日本政府分別電請瑞典、瑞士將投降之意轉達中、美、英、蘇四國,但投降照會發出後,一些不甘心失敗的戰爭狂人、死硬分子仍企圖奪走即將播出的天皇停戰詔書錄音盤,甚至不惜發動叛亂。當然,他們的企圖並沒有得逞。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在廣播中親自宣佈無條件投降,驕橫一時的侵略者最終沮喪地放下武器,戰爭結束了。
    受降時刻:時間很短,意義很長
    9月2日上午,日本投降的簽字儀式於停泊在東京灣的美國戰列艦“密蘇裡”號上舉行。當日9時4分,13年前在上海被炸斷腿的日本新任外相重光葵和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顫顫巍巍地登上這艘曾在硫磺島、沖繩島登陸戰中威震一時的功勳戰艦,而他們所能做的,只是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9時8分,麥克亞瑟以盟國最高司令官的身份簽字,接受日本投降,其餘9個盟國代表包括中國代表徐永昌將軍也都分別代表本國依次簽字,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簽字儀式結束後,上千架美軍飛機越過“密蘇裡”號軍艦、掠過東京灣上空,慶祝這一偉大歷史時刻。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戰以法西斯軸心國的失敗和反法西斯同盟國的勝利而宣告結束。
    一周後(9月9日),中國戰區受降儀式在南京原中央軍校大禮堂舉行。當天一大早,曾在印緬戰場上立下赫赫戰功的新六軍士兵們精神抖擻地挺立于受降儀式會堂及門外大道,只見他們頭戴鋼盔,腳蹬皮鞋,身著筆挺制服,戴白色手套,持美式衝鋒槍,勝利之師,威風凜凜,充分展示了戰勝國的風範。
    8時58分,日本投降代表、駐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甯次大將及隨從7人進入會場,之後排成橫隊,一齊向中國戰區陸軍司令、一級上將何應欽脫帽鞠躬致敬,何欠身示答。按照事先的約定,日方7人中只有岡村一人可將帽子放在桌上,其他人則只能放在自己膝上,而中方所有代表均將帽子放在桌上。這一天,一向狂妄傲慢的岡村寧次一直低著頭,哭喪著臉,滿臉的懊惱與羞憤之色。
    9時6分,岡村甯次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之後又取出印章,哆哆嗦嗦地蓋到了投降書上。9時7分,岡村甯次隨從小林淺三郎將降書呈交何應欽,不知是耍詐還是小林淺三郎太矮小,其投降書遞在桌子中央後即停止,何應欽只得俯身接過降書。在看過簽名印章後,何應欽發現章蓋得有些歪,而岡村除點頭苦笑外,別無他話,雙方也未作深究。
    9時15分,手續完畢,何應欽令岡村寧次等退席,後者再一鞠躬後,緩緩退出會場。由此,歷時一刻鐘的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至此全部結束。日方人員退場後,何應欽發表即席講話,並由翻譯人員現場譯述後直播至全世界,其大意是:“敬告全國同胞及全世界人士,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儀式已於9日上午9時在南京順利完成,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有意義的日子,是八年抗戰艱苦奮鬥的結果,是對東亞及全世界人類和平與繁榮從此開始新的紀元。我們中國將走上和平建設大道,開創中華民族復興的偉業!”
    受降儀式只有短短的15分鐘,但從甲午戰爭到“九·一八事變”再到八年抗戰,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的侵擾足足延續了半個世紀。為此,中國人民忍受了極大的痛苦,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等待了漫長的時間。在這一偉大光榮的歷史性時刻,南京,這個曾遭受日軍大屠殺暴行的六朝古都,最終見證了侵略者的低頭時刻,近代中國的苦難,終於告一段落。
    紀念日:加強勝利教育
    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結束後,南京國民政府下令舉國歡慶,放假1天,懸旗3天,並決定從第二年開始以每年9月3日作為抗戰勝利紀念日,而這一天,也同時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日。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政務院一度將8月15日作為抗戰勝利紀念日,但在1951年8月13日,政務院重新發佈了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的通告,其全文如下:“本院在1949年12月23日所公佈的統一全國年節和紀念日放假辦法中,曾以8月15日為抗日戰爭勝利日。查日本實行投降,系在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簽字於投降條約以後。故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應改定為9月3日。”至此,9月3日被重新確定為“抗戰勝利紀念日”,延續至今。
    按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會第270號《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其中有關抗日戰爭的紀念日有“七·七抗戰紀念日、九·三抗戰勝利紀念日、九·一八紀念日”。從某種意義上說,“七·七事變”、“九·一八事變”是日本為侵略中國而製造的事件,這是中國人民苦難的開始,這樣的日子,作為“國恥日”紀念、以示不忘歷史固無不可,但9月3日的紀念日就不同了,這不但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最後勝利的日子,同時也是近代中華民族第一個揚眉吐氣的日子,這是光榮的時刻、勝利的紀念,確定這一天為抗戰勝利紀念日,不僅是為了與世界接軌,同時也有利於增強國民的勝利感、榮譽感與自信感,這次全國人大將此紀念日提升到國家層面,無疑是出於這一考慮。
    目前我國的教育體系中,有愛國主義教育、革命傳統教育、國恥教育等,由於中國近代史的落後與特殊性,恥辱紀念似乎過多,而勝利教育嚴重不足。事實上,其他戰勝國對“二戰”勝利的紀念極其隆重,如俄羅斯,每年5月9日都要舉行規模盛大的衛國戰爭勝利大閱兵,而英、美、法也都會在5月8日“歐洲勝利日”舉辦慶祝活動,“二戰”老兵們也會再度出現在公眾面前並贏得廣泛的讚揚,這一點,無疑值得我們學習。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