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4月17日 02:29:41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古總淡了吧唧地說“個人自由嘛。雙方願意,又不侵犯到別人。”然後笑著瞄她一眼。

貝貝心想,多幾張當事人的照片就好了,這人老婆不知道長什麼樣兒,一面隨口說“那是。”

夜色讓溫潤的海南空氣更加撩人肌膚,貝貝甚至聞出了棕櫚樹的香氣。她想,晚上一定要去海邊沙灘上走一走,看看棕櫚樹,吹吹海風。 他們坐在出租車裡,正從那漂亮的餐館往回走,肚裡滿是精緻的酒水和食物,窗外是燈紅酒綠的窈窕的街景。古智清眯著雙眼看貝貝,有時摸搓著她的雙手,有時候摸著她的腿。嘴裡念念叨叨“暖風,熏得遊人醉啊。”

貝貝穿了條棉裙子,被他揉得皺皺巴巴的。她忽然有點兒害怕,這是在幹什麼?有一個聲音告訴她要停住,她猶豫著,猶豫著,從來沒有這麼拖遝過。老古也許意識到什麼,他狠狠地捏著她的手,她疼得嘴都咧起來,可是他不松,她抽也抽不出來。他把下巴頂在她的肩膀上,嘴裡噴出些酒氣,含混說“我一直喜歡你啊,貝貝。”那聲音聽起來竟然有些磁性。那手和脖子熱烘烘地,摩擦著,摩擦著,將另一個肉體燥熱的誘惑迫不及待拱進她的血管。她似乎看見放蕩的酒精從她的毛孔裡滲出來,一滴,一片,汪了一地。

在老古的床上她有點兒緊張,她想到,如果被人知道了怎麼辦?萬一那個安全套破了,會不會懷孕?薛琦龍只是眾多沒有次序的意念中的一個,在她眼前閃了一下,她還沒來得及內疚,他就消失了。當那只大鼻子和她的距離就要變得無限近的時候,她不知怎麼的冒出一個問題:“為什麼找我?”

古智清沒回答,他那充滿肉欲的臉跟她摩搓著,肥厚的嘴唇濕濕地搭在她的嘴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吸吮了半天。在他的呼吸就要變得粗重之前,他笑嘻嘻地說:“你屁股大。”

貝貝心中升起一團夾雜著噁心的失望。是的,她不是水果拼盤似的年輕女孩了。她有點兒想笑,難道你指望著他說你清純,說你美麗啊?黑暗中她看見古智清變得發紅的臉和粗胳膊,床邊的鏡子裡他隱隱約約的背,天花板上菱形花樣的格紙在陰影中游走。

空調聲嗡嗡響著,她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在燥熱的扭動中,她想,來吧,我還沒老,我要。

 

四十九.所謂幸福

 

哐當!臥室的門被摔得生響。

嘩啦!桌上的一堆信封和報紙被掃在地上。

嗚嗚!哭聲響起來,一會兒高,一會兒低,在清晨幼弱的空氣中,有些發冷。

周萌鑽進浴室裡洗臉,把水龍頭開得大大的,嘩嘩的水聲是她的另一種抗議。她對著鏡子端詳自己紅腫的眼睛和鼻子,亂七八糟的頭髮。室內暖氣開得挺足,她只穿著一件小吊帶和短褲。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他們從熱烈的做愛開始,不知怎麼竟以同樣激烈的爭吵結束。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失業這個可怕的惡魔?

平時睡覺又香又沉的許望最近一大早就醒,他早晨老是憋著一泡尿,一去廁所人就清醒了。雖說他覺得生活還沒那麼糟,一切都會很快回到軌道上去,可是畢竟,這次經濟危機來勢洶洶,不得不讓人憂心啊。在頭腦還沒有完全被理智說服以前,擔憂抓住了他。

然後他就在床上輾轉反側,周萌也被他吵醒了。周萌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見許望瞪著大眼睛看她,就忍不住笑了。她歎了口氣,伸出手拍拍他,說“睡吧,還早呢。”

許望已經睡不著了,他把手伸進周萌的被子,順著她胳膊摸到了腰。周萌忍不住笑了,“癢!”

許望一下子來了勁兒,乾脆鑽進她被窩裡頭。暖暖的被子裡,是她柔軟的身體。她迷迷糊糊地斜眼看他,更是有一幅美人春睡的媚態。

許望最近性欲特強。周萌覺得有點兒奇怪,她還以為他受了失業的打擊,多半在性事上要冷淡些。誰知他晚上在網上找工作,睡得挺晚,隔天一早就蠢蠢欲動,好像是工作過度之後要吃個特別的早餐。周萌一般半推半就。結果有時候到了上班時間,許望還在床上和她混著。去的晚了他也不怕,說反正兩個月鐵定要走人,誰還那麼認真。

周萌今天不太熱情,昨晚上她也睡得晚,但心裡想著,都說男人這個時候特別脆弱,這也是安慰他的一個法子,就隨著他了。今天是星期天,許望乾脆賴著她,問好不好。周萌無精打采,還想回去睡個回籠覺,正要想辦法擺脫他,忽然一個念頭跑出來,賈佩上次說過,有一個本地的小公司要人。“那個Antrofix,你遞簡歷了嗎?”

許望覺得掃興,翻了個身說“還沒呢,禮拜五才看了看。下個禮拜吧。”

“都好幾天啦.”周萌大驚小怪起來“你知道一天又多少簡歷發過去啊,你還不快點兒,說不定過兩天都不要人了。”她一著急,睡意全沒了。

許望也不理她,想著怎麼著,簡歷也得改改在發吧。過於緊張了,根本不在乎這一兩天。他回身像是要睡了。

可是睡不著。乾脆爬起來,洗個澡吧。他剛想起身,周萌接著話茬又開始講賈佩的找工。

許望打斷她說:“最近你爸媽怎麼樣?”

周萌坐起來,靠著枕頭,“媽還好吧,在慢慢恢復。哎你說我上次祈禱了之後,還真的管用哪......。”

周萌想起來,最近他們倆還挺愛看盧嶽陽的博客,把前前後後的十幾篇都翻了個遍。她以前不認識盧嶽陽,大體覺得還不錯。雖然有一些陌生得怪異的詞匯,整體來看,敘事還是流暢,態度還算真誠。許望就老是挑刺,這個過分正經,那個不現實,還說,他以前怎樣怎樣。周萌看得出,許望不適應他的盧同學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可能是盧嶽陽變得厲害,也可能許望並不真正瞭解他。

她抬起頭來說“告訴你,丁丁,我爸,我覺得他們倆和好了。”

“那不是好事兒嘛。”許望心裡說,沒想到,還以為他們就差辦離婚手續了。

“我也覺得實在是太好了。這場病,可能把我媽的銳氣給壓倒了......對了,下個禮拜王茜回國,讓他給我爸媽帶上兩瓶鈣片吧。上次她說覺得那種鈣片吃了挺好的......快來不及了,今天下午就去買吧。”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