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他們謀生也謀幸福
2014年03月06日 02:54:33 作者:張長虹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玉秀最近從東北飛到海南,去照顧一位身患癌症的人,做家務、做飯同時和患者家人替換著看護病人,年過四十的她,這樣的工作報酬是每月4000元。
    九哥,年過5旬,再過一個月他就要當爺爺了,按說可以頤養天年,可是因為好朋友需要他幫忙照顧病人,他很義氣地答應了,從吉林飛到海南,在病人家裡當起了陪護。能開車,辦事周到,體力好,病人住院時,他來回開車送飯,早早晚晚有了他,病人家屬能鬆口氣。他得到的回報是4000元的月薪。
    小孔是江西人,剛剛通過海南一個私人的護理公司,在醫院找到了一份做護工的活,第一份工作就是24小時陪護一位肺癌晚期患者,報酬是每天160元。雖然沒有經過什麼正規的護理培訓,頭腦聰明又肯琢磨的他,自己摸索著把病人照顧得令家屬滿意。
    如今在中國的城市裡,因為社會公共服務的不健全和不配套,醫療體制的欠缺,家裡有了病患只能靠親人和朋友,實在照顧不過來,就要花錢求助護工、保姆進家,於是許多像玉秀、九哥、小孔這樣的肯出力氣、肯吃苦受累的群體,走入城市人家,成為家庭的臨時幫手。他們或燒得一手好菜,幹活麻利;或會開車,能搬扛,服務周到;或頭腦靈活善調理,能替病患和家人著想。他們是靠體力謀生,靠手藝和技術賺錢。做起事來,他們也有自己的成就感和榮譽感,雖然這樣的工作在別人看來又苦又髒又累,只是為了賺錢謀生,但是,他們也許不這樣看,他們用辛勞謀求自己的幸福感。
    到海南為一家人做飯洗衣同時陪伴病人的玉秀,幾年前曾去過阿聯酋的迪拜,在餐廳裡當過雇工。在那個陌生又炎熱的國度,她辛勤工作了一年。期間和各國去那裡打工的人交朋友,她們的老闆在節日裡領著平時不太會自己出門的這些雇工,去參觀了迪拜幾處著名的地方,但是要花很多錢才能登頂的帆船酒店,她直到離開迪拜也沒有捨得花那個錢。一年中,她會了一些簡單的英語,廚藝也偷學了一些,所以,她做的菜總是很可口。
    一口山西濃重鼻音的小孔,5年前開始從家鄉來到海南島,做的是鋼結構架子工,整天的工作地點是在未建成的高樓上。被北緯18度的烈烈陽光暴曬著,每天8小時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收入高是唯一吸引力。每個月都有1萬元進賬,這一誘惑讓他堅持下來。如今,他在妻子的老家江西買了兩套房,兒女各一套,每套價值都是百萬元。說起這些來,他自豪得很。
    有了百萬元房產的小孔,如今在海南是租住著十幾平方的出租屋,他和妻子都在醫院做護工。賺的沒有以前多了,但不用風吹日曬,40多歲的他,已經不能再拼體力了。當醫院的護工要靠耐力,要熬夜,他做的很不錯。病人家屬對他讚賞有加。
    有流行的說法是,沒錢的人工作是謀生,有錢的人賺錢是謀幸福。然而,從這些從小城鎮到大城市打工的人來說,他們靠體力和耐心賺錢養家,謀生也謀幸福。在他們拿到工資寄給家人那一刻,在他們和一起打工的妻子相攜著回家吃一碗面的時候,在他們看到照顧的病人恢復了體力和健康的時候,他們心裡是幸福的。當他們想到自己的辛苦換來以後衣食無憂的生活時,他們也是幸福的。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