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戀戀生命
2014年03月01日 10:16:16 作者:張長虹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醫院,如果僅僅在外面路過,它就是一個院子一座樓,也許它還有漂亮的園林,有花香,有神聖的白衣天使在翩翩穿行。然而,當你走進這裏,成為一個患者或者成為一個親人的陪護,你就會發現,這裏是一個小世界,它獨立於健康人的社會之外,自有一套自己的生命運轉體系,主要是,在這裏,幸福和值得歡呼的底線很低很低。
    近來,因為身邊親人朋友患病住院,便經常奔波於醫院和家之間。僅僅是普通的醫院大門,踏進去,竟感受到完全不同的價值取向。肺癌晚期的親人,當他從劇烈的咳嗽開始求醫,到懷疑、確診是否惡性腫瘤、是哪一種類型的癌症,這一個痛苦的過程,整整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找到自己信賴的醫院,找到可以托付的醫生,做Pet Ct,做胸腔鏡,做肺穿刺,每一個步驟在首都北京如今還要靠病人和家人自己奔波,那種不用自己操心、全程都有醫生安排好的診療,目前在國內還享受不到。
    在腫瘤二病區503病房3號病床,先是一位三歲的孩童,因為腦腫瘤連續求醫,已將這個初諳世事的孩子磨礪得十分懂事,多痛也很少啼哭,多難吃的藥,都不拒絕地咽下。之後,孩子轉換了病房,臨床來了85歲的老人,每日有兒女孫輩簇擁。老人雖然因為癌腫虛弱不堪,但是還能被年輕的孫女講他的糗事而逗笑。老者塌陷的兩腮,如豆的目光,看著令人心生敬畏。
    穿上病服的人,就像是被歸了類的檔案,他們的名字被病房和病床號碼代替。因為病痛折磨越來越加劇,他們的幸福底線也越來越低——每次吃飯能吃下半碗米粥,親人們會欣慰地奔走相告;偶爾能睡一個好覺,也會令親人十分高興;他們身體不痛,就是親人每天最大的願望。時常伴隨的醫生傳訊,是低到了極限的白細胞數值,接近危險值的血小板。每一次檢驗報告都是對患者家人的一次刺痛,因為,一切都無可挽回的向著一個生命的最危險深淵掉落。
    探究每位病患的故事,都似乎能找到他們患病的原因,因為大環境和居家環境的汙染,因為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因為生存艱難而導致的過度勞累,因為精神壓力而終於導致身體的崩潰……不一而足的緣由,值得每個健康人的警覺。探視病人的人們,似乎都受到了震撼,心底裏都叮囑自己要重新規劃人生,重新撿起久置的運動衣,開始一個保衛自己的健康之戰。然而,當他們走出醫院大門,匯入茫茫人海時,還會記得那些來自一個個臨終生命的忠告嗎?物欲還在膨脹,生存依然艱辛,環境汙染依舊,不健康的生活習慣又顯露出誘惑。
    當奄奄一息的親人,對你說:“下一步我該怎麼辦?”“我真的不行了!”這些話時,你在無比悲傷的同時,似乎也能看到一個癌魔在獰笑,它就要又一次勝利了,在一個身體裏肆虐地破壞,直到一個健康的軀體被它摧毀。它看到的是,那些守在這個軀體旁邊的人們,無能為力只能默立著,無奈地祈禱著。白衣天使,此時只是端著托盤的侍者,在和癌魔搶奪了一陣之後,他們也悄然散去。
    生命可貴,戀戀紅塵,記住病魔的樣子,在生命裏的每一天都用健康的生活狀態去抵擋他們的侵襲,這就是我們每個人一生的工作,其他的都是煙雲。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