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2月18日 03:50:11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晚上躺在了被窩裡,周萌嗅著棉格被罩上淡淡地肥皂味兒,跟許望說“我覺得你媽——”
許望摟著周萌“我媽這人脾氣大大咧咧的,什麼事兒都不往心裡去。很好相處的。”
    “那你爸去世了?”
    “去世兩年了。得的是胃癌......他年輕的時候工作太拼命了,老一輩......”
    “那你媽一個人不是很孤單?你妹在北京,你在美國。身邊也沒個照應。”
    “是啊,所以我媽一直希望我能回國......媽也不願意和貝貝他們住在一起,不習慣,說是薛琦龍那個人比較難伺候。”
    “沒看出來,你家貝貝挺強勢的嗎......我爸媽也是,身邊沒個孩子,有幾次生病了他們都不告訴我,結果我知道了,他們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心裡挺內疚的,不知道自己出國是不是太自私了。但是我媽不讓我回國。”她扭頭問許望。“你怎麼想?”
    “我沒想過。在哪兒都差不多。就算是要回國,也得要先積攢幾年經驗再回國吧,現在海龜早就不吃香了。家裡要是個一般人,回了國也不好混飯吃。”
    “那是。美國有美國的好,可是回來了,還是覺得國內好。吃的玩兒的從小兒長大的環境,不用適應就一切OK” 她玩兒著枕頭上的一根線頭,說“上次吃的那個翡翠熏肉,實在是太好吃了。哎,我想,要是天天能吃到這麼好吃的,我不用做飯,多幸福呀。”
    “我覺得還是那個白斬雞好吃......咱們是剛回來,吃多了也就無所謂了。不信,明天我媽又要咱倆會親戚去,肯定少不了吃。” 許望說著打了一個大哈欠。
    二十九.富貴的模樣
    這天,許望和周萌結束了一輪酒宴,從黑森森的KTV裡出來的時候,天色尚早。周萌建議他們在街上散散步,於是倆人帶著飽脹的肚皮和飯後微醺的頭腦,走在了祖國暮色漸臨的商業街。只好緩緩地走,便於消化。胃裡簡直沒有地盤了,而明天等待他們的還有另一場同學聚會。
    同學們多年不見,見面後的寒暄和熱點話題不外乎那幾個,誰長胖了,誰發財了,誰離婚了,誰升官了。可以預見的還將有各色餐點,可惜它們的吸引力隨著回國日子的增加而大跌。然而一想到在美國,沒有正宗包子餃子和烤鴨, 那是多麼難熬的日子,周萌和許望就確信,他們明天將會再一次鼓起那積蓄已久的吃勁。
    他們開始只在街上走走,街道車水馬龍,人流匆匆,打眼看去黑壓壓的腦袋一大片。 走著走著時不時遇到賣臭豆腐還是炸甜糕的小攤。攤主也不叫賣,懶洋洋地看著行人,臉凍得紅通通的。某個商場的臺階下,坐著一個腿部畸形的小孩,穿著破爛。面前擺著一張紙,密密麻麻寫滿了字。有一兩個人背著手看那字,還有三兩個人圍著他。許望和周萌並沒有停下來,眼角裡頭瞥見小孩面前的鋁盒子,裡面散亂丟著皺巴巴的三五塊錢。孩子呆呆地不知道在看著什麼地方,臉兒很髒。
    轉過十字路口,許望告訴周萌這裡是最繁華的商業地段,可不是,周萌早就注意到,這附近精裝美女的比例特高。她止不住地盯著美女們的衣裙和她們手上的購物包,感到自己的清湯寡水在這些高傲的身影旁,有些落魄。她在北京停留太短,匆忙間沒怎麼採購,壓抑已久的逛街欲這會兒充分地被勾引起來。於是倆人深入到各大商場內部,對於祖國的商品特別是服裝產品的豐富度,和價格合理度進行了一番詳細的實地考察。最終,周萌自然是難以抗拒那撩人心的誘惑,挨家品評試穿,最後也拉雜著拎上了四五個購物袋。
    這讓周萌覺得充實,花錢的樂趣從來就是女人們的生活情調之一。她周萌自然也不例外。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