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29日 11:47:22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許望和周萌有點兒手足無措,盧岳陽說:“從沒去過教堂?這是唱讚美詩,感謝讚美上帝。”
    然後有個女人過來,把盧岳陽叫走了。許望倆人也不知道是更自在了,還是更孤單了。周萌開始跟著哼哼。許望不太想唱,就研究他們手裡的詩歌本,好像是哪裡鉛印的,質量不算太好。密密麻麻的,一小本起碼有上百首歌。
    唱詩結束,那個女人介紹說今天由盧弟兄講道。然後許望看見盧岳陽走到眾人面前,打開厚厚的一本聖經,開始講什麼弗書,好像是聖經上面的一章。盧岳陽的態度很嚴肅,說到上帝或者耶穌的時候,會抬頭望一下天花板。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偶爾穿插一兩個笑話,觀眾們也笑不起來。他還講要聖潔,彼此相愛之類的,許望越看越覺得奇怪。他和周萌對看一眼,倆人都不由自主將五官稍微挪了挪,以傳達此時此地說不出口的話。
    周圍坐著有一兩位老太太,一個年輕女孩,和一個中年男人。大概知道他倆是新來的,他們時不時扭頭沖他們微笑一下。許望和周萌仿佛覺得自己成了個天外來客,這種奇怪的熱情的禮節,只是使他們更加坐臥不寧罷了。忽然聽得盧岳陽說到“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是啊,忍耐,忍耐,沒有別的法子,只有忍耐著挨過這段彆扭的時光。周萌開始數小窗子上的格柵。許望覺得有點兒滑稽,不知道盧岳陽是如何過“聖潔“生活的?他想起卓娜,還有周迅,一定還有其他女人。
    聚會終於結束了。盧岳陽送他們出來。許望問“你現在在哪兒工作啊?”
     “我現在沒有工作,全時間在教會服侍。”
    服侍……許望琢磨著,大概是幫忙的意思吧。“怎麼回事兒啊。”許望開玩笑說“北京這麼不好找工作?就在教會混著了?……這也不是個事啊。”
    周萌趕緊沖他使個眼色,許望把下面的話咽回去了。
    盧岳陽笑了一下,“在教會裡侍奉,不是因為找不著工作。”他好像還有話要說,在斟字酌句,還是沒有說出來。
    許望不甘心“你真的不找工作了?讀了那麼多年書,Ph.D啊,就這麼待在這……教會裡?”
    “讀了那麼多年書……”盧岳陽略有感歎,不過他很快揚了揚眉毛,額頭的皺紋又一片片翻卷起來“如果你把這也看作是一份工作的話,這份工作更有意義。”
    “噢,是嗎。”許望覺得嗓子很乾,只好咽了下唾沫。意義?這個詞離他們的生活那麼遠。說起這個詞的人似乎有那麼些居高臨下的味道,許望覺得渾身不自在,就算是居高臨下,也不該是他盧岳陽吧。
    他故意問:“這工作掙多少錢啊?”
    “很少,呵呵。”盧岳陽自嘲地笑了一下,似乎也沒在意,低著頭用右手來回摸著自己的脖子梗“是神的呼召,收入就不考慮了……我一回來就信主了。很神奇的經過,回頭我有機會慢慢跟你說說。”
許望看著盧子,他看上去還是老樣子。就是嘴裡吐出來的詞兒,全都怪怪的。許望覺得,還是那個誓言一年要掙五十萬的盧子更讓人舒服。和眼前的這個盧弟兄,好像怎麼說話都不順當。
    “這跟我妻子關係很大。”盧岳陽沖著在前面收拾東西的一個人招手“韋靜!”
    韋靜走過來,她個子矮小,戴著副黑框眼睛,臉圓圓的,穿著樸素。滿臉笑眯眯的也是那種仿佛被下了迷藥的神態。
    “這是我夫人。”盧岳陽說,“我倆去年結的婚。”“恭喜恭喜啊。也不知會我們一聲,哥們兒都不知道呢。”許望偷偷打量韋靜,心想可不是盧岳陽的那類型。
    盧岳陽介紹說:“韋靜是小學老師。”
    “這職業好啊。”許望插嘴說:“聽說現在小學老師很吃香啊。”周萌點頭。
    “她剛回北京,以前在西南農村支教。很邊遠的地方,待了七八年。”
    韋靜臉上似乎還有鄉村生活的印記,兩個臉蛋紅撲撲地。她和他們握了握手說,“歡迎你們來啊。”   又看著盧岳陽“中午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給你們洗洗塵,好嗎?”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