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25日 01:26:18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他喜歡聽她說話,所以他說的不多。他抱著她的時候那麼緊,那麼緊,簡直讓她喘不過氣來。
    就是他了吧。周萌討厭自己的猶豫不決。她十分確定自己也喜歡許望,但是愛情到底是什麼,她常常很迷惑。她早已對愛情小說不屑一顧,認為只有低智商的女人才會認為生活是粉紅色的玫瑰花和永恆不變的童話結局。她也想跟許望在一起,有時候半夜,她忽然睡不著了,想他想得要命。雖然明天就要見面,還是忍不住要給他打電話,聽聽他的聲音。許望迷迷糊糊地接了電話,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兒,立即就要過來。周萌趕緊花上半小時勸他好好睡覺,可心裡是滿意而欣慰的。
    是的,她總是需要許望的鼓勵,對於很多事,也對於愛情。
    這樣的感情足夠用來結婚了吧。那麼,退一萬步,周萌有點冷酷地想,大不了還能離婚呢,文明世界,女性自由。她周萌是個自食其力的知識女性,如果有一天沒了愛情,她會選擇離開,很瀟灑地。
這個世界,誰又能保證誰呢。就連自己的父母,這麼多年在一起,度過多少磨難和艱難,居然也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許望就一定比爸好嗎,她不敢確定。有時候她覺得他依然陌生。
    可是她還是同意和他結婚了。三十歲了,有一個愛自己的人不容易,她勸自己說,往後的事情誰能知道?多少人無非都是過一天算一天罷了。好歹許望還有真心,你還看得出來吧。……
    許望停好車,走了幾步,發現周萌竟然沒跟上來。怎麼著,她還在車裡頭坐著?許望故意把自己的臉貼在玻璃車窗上,沖坐在那裡沒動的周萌做了個鬼臉。周萌還是不動,看著前面的空氣也不說話。
    “好了大小姐”許望有點兒著急,一會兒這懶散的政府部門就下班了。他拉開車門,把周萌拖出來。    “怎麼啦。不結婚啦?你不是挺著急的嗎?”
    周萌也覺得自己有點兒可笑。她站住,看了看許望,他把臉蹭在她面前,就那樣嬉皮笑臉,儼然她就是盤中餐了。她氣急敗壞想要打他一下,被運動健將許望輕鬆捉住了。許望捉著她的手,認真地研究了一下她的臉。大概明白了點兒什麼,他就把她抱住,拍著她的肩膀,說“丫頭,別怕,啊。相信我。”
    一刹時周萌的眼淚要湧出來似的。她的心軟軟地著了陸,忽然覺得沒什麼可怕的了。許望雖然不會說話,可是在重要關頭總是明白她的意思。不僅明白,他似乎隨時願意調整自己的地平線,讓她心中那驚心動魄的三米跳台,變成有驚無險的淺池仰泳。
    周萌的同學,頭髮長長的香港男孩Edison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他平時不愛說話,這會兒只是笑眯眯的,連說“Congratulations!”。他們倆昨天已經遞交了證件,今天按照程序,把Edison請來做見證人。
    接待他們的是個胖胖的黑妹妹。她卷著一頭棕黃色的非洲小髪卷,鼻子上穿了個小鼻環,說她的名字叫做Maria。Maria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神態疲倦。在她身邊的桌上一溜煙擺著五六張相片,相片裡那個抱著小寶寶開懷大笑的女人和她大相徑庭。她頭也不大抬,一隻胖手翻著材料,厚嘴唇念著程序。說到每一句的末尾,有那麼一瞬間例行公事的微笑,那微笑消失的速度比平板的臉色更加寒涼。
然後,在這個心不在焉的黑妹妹,和另一位非常熱情精神矍鑠的中年男人面前,他倆笨拙地吻了一下,再宣讀誓言。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 part”
    那一瞬間周萌很感動,“till death do us part”她想,也許這就是真正的愛情吧。
    二十六.北京早晨
    北京的陽光照著賓館的被褥,許望醒了。
    他走到窗前,輕輕拉開窗簾。伴隨著不大明瞭的陽光,窗外是一陣嘈雜的轟轟隆隆。西邊五百米內是一個建築工地,南邊過兩個街,是另一個工地。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