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22日 04:05:16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新聞節目過後,琦龍一定會高談闊論一番世界局勢,什麼美國阿富汗北朝鮮,再加上中國崛起,說起來就好像他是胡主席。貝貝心不在焉地當聽眾,偶爾附和一聲,一邊加緊時間瞄一眼電視劇,看看女主角是不是又一次偷會了前男友。有時候電視劇間隔插播汽車廣告,兩人就開始討論哪樣車好,哪樣的實用,哪個性價比最高。
    說到最後,談論的結果總是感歎,他們倆還是太窮了。這世界的富人呈幾何級數增長,優雅的莫名其妙的潮流消費品的名字,不斷以富人為中心,在各個飯局中被廣泛傳播。
    什麼誰買了阿瑪尼Gucci啦,誰買了LV包啦,誰在棕櫚泉國際會所辦的婚禮啦。可是對於他們倆來說,要想與那些燙嘴名詞所代表的高尚生活進一步親密接觸,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小了。
    為了制定和修正未來五年的經濟計劃,琦龍誠懇地回顧了過去,想總結一下自己為什麼這麼窮。以便借鑒過去,開創美好未來。結果,最讓他痛心疾首的,還是自己的老爸沒打好基礎。一名普通的共產黨員,無官無職,沒有關係,自然也沒油水和風水。誰都知道現在是太子党和富二代的年代,命啊。
    他也曾經心血來潮,想要去做個電子產品生意。幾個哥們兒都說妥了,臨了兒變了卦,還是對挑頭那傢伙的門路和人品不太放心。再怎麼說,做生意風險大,自己本錢太少,加上老媽的家當,還不夠失誤一會的。但是和哥們兒坐在一起聊個天,喝個酒,還是羡慕人家錢來的多。五年經濟計劃的重要內容之一是琢磨著掙一點外塊,可惜都沒做成。
    天晚了關了燈。熱辣節目上場了,黑暗裡就聽得一片呲裡哇啦,嘿嘿咻咻。有時候還有枕頭掉在地上樸茨一聲,或者誰碰著了床頭的水杯,水杯砸在硬木地板上,猛地頂哐一下,好像有人在給他們鳴鑼。忽然貝貝又在黑暗中咯咯笑起來。貝貝完了以後要沖沖洗洗。從浴室裡出來時,琦龍已經鼾聲大作了。貝貝就在鼾聲中滿意地睡著了。
    許貝貝認為這就是完滿的生活了,車不是已經上了議事日程了嗎,要買也就指日可待了。買不起寶馬,買個本田也還勉強對付。他們還有這麼一間兩居室,沒有買房的沉重刑罰。和琦龍天天在一起,她許貝貝也就知足了。
    北京城一個冬天不下雪,乾冷乾冷的。今天這個禮拜五,外面狂風大作,但是仍舊沒有雪。琦龍臨時被叫到杭州去出差,小窩裡只剩了貝貝一個。
    貝貝上了一會兒網,把所有能看的娛樂新聞都掃了個遍,連她最不喜歡的冰冰最近穿了什麼衣裳都了如指掌了。看了看表,剛好八點,又磨嘰到電視機前,接著昨天看那個結婚離婚的巨長的電視劇,最近可火了。過了十五分鐘是一個廣告,宣傳一種減肥食品讓大胖子變成了模特身材,還有真人演示。這是不是PS的呀。又一個廣告是吹噓一種鑲滿鑽石的鍍金錶,多麼多麼高雅名貴,現在只賣688,限時搶購。趁廣告的功夫她給自己剝了個橙子,坐在沙發上一邊吃一邊看。那個男的怎麼長得有點兒怪,女主角還算好,就是有點兒狐媚相,而且自我感覺太好了。
    橙子汁水很足,一時間貝貝覺得沒有琦龍的日子也不錯。不用給他做飯,洗衣服,找拖鞋,不用跟他搶電視。所有的電視劇都是她的,一整張大床也是她的,隨便她許貝貝怎麼翻。
    但是自由了的許貝貝卻睡不著,翻來覆去想,琦龍這會兒在幹什麼呢?走得匆忙,也不知道他和誰一起去了杭州。上次去吃他們組裡崔騰佳的結婚宴,看見有幾個妹妹挺張牙舞爪的。她乾脆爬起來,給他打個電話。
    那邊的彩鈴根本沒響,就來了提示音“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請稍候再撥。”
    “這才幾點就關機呀”貝貝嘟囔著有看了看表,才十點。他平時才不睡得這麼早呢。再怎麼說,睡覺前也該給我打個電話,說說晚安親愛的什麼的。
    不甘心,又撥了一遍,居然通了。“幹嘛呢,小龍?剛才怎麼關機了?”
    “和幾個同學瞎聊。怎麼了,你也該睡了吧。”聲音不是很清楚。
    “不是在會客戶啊。”貝貝想問,“和誰啊?”
    “你不認識的,回頭再說。快睡覺吧,啊。”信號不好,更加斷斷續續的。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