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21日 04:03:01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他靜靜地坐在那間用玻璃隔成的辦公室裡,衛未猶如戰前動員似的發言令他這個資深銷售經理熱血沸騰,他慶倖自己沒有挑錯人。
    唐瀚成(尼克)領導下的銷售團隊以主管衛未為排頭兵迅速採取了一系列銷售策略在今城造勢。
銷售部辦公室的電話鈴聲此起彼伏,銷售專員們一個個眼睛發亮步履匆匆地在今城的大街小巷奔波。時間一分一秒飛速逝去。
    袁來得知衛未所在公司銷售部已經遷到今城高興得跳了起來,他在電話裡大聲喊道:“啊!蒼天助我!衛未,你在未市工作的時候我們沒有時間相聚,現在就好了,我的單位雖然在原湖,但我經常回今城出差,有時候幾乎在今城蹲點。”他呼出一口長氣,仿佛要把這幾年積壓在心裡的鬱悶全吐出來。衛未也在電話裡興奮地說:“是呀,也許真的是蒼天在幫助我們!”袁來用心品味衛未的用詞,他注意到衛未說的“我們”兩個字,心裡甜蜜蜜的。
    自從袁來和杜鋼一起經歷了兩場生死磨難之後,他們倆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袁來把衛未將長期在今城工作和生活的好消息告訴了杜鋼,跟杜鋼說他和衛未極有可能複合,杜鋼羡慕得直乍舌,他說:“別人都說時空能消滅一切,沒想到你們分開了這麼久還是會複合,兄弟,福氣真的不淺啊!”袁來笑笑,說:“我倒是這麼希望,可還不能確定衛未是不是也一樣。不過我有信心!”杜鋼一拍巴掌立刻提議:“感情!這才叫男人!走,喝酒去,預祝你們和好。”袁來和杜鋼哼著歌往小飯館去了。在飯桌上袁來真誠地對杜鋼說:“兄弟,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杜鋼馬上說:“兄弟,要不是你我也早就死了!”兩個人都紅了眼睛,端起酒杯一飲而進。杜鋼自杜伶俐死後變得沉靜了許多,他一直羡慕那些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愛情的人,覺得自己在情場上很失敗心情鬱悶,酒量很好的他這一天喝高了,直到兩個人回到木屋他還是時而大笑時而罵人。袁來安慰杜鋼道:“兄弟,不要這樣,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一定會得到幸福的!”杜鋼哼哼哈哈地一頭倒在床上睡著了。第二天袁來醒來後到杜鋼的房間去看杜鋼,調侃杜鋼道:“兄弟,想不到你這個情場高手也擔心得不到愛情。原來你的酒量不咋地,昨天醉得不輕……”杜鋼白了袁來一眼,說:“誰醉了?我會醉嗎?笑話!我死都不怕還怕得不到愛情?你見過幾個像我這麼帥的帥哥?哼,我的愛情馬上就要來了,你等著瞧吧……”袁來緊張地問:“瞧什麼?難道你還是要跟我搶衛未?”杜鋼靠在床背上閉著眼睛說:“哈哈,緊張了吧,昨天你還在說自己有信心。兄弟,你別擔心,我終於想通了,必須兩廂情願才能得到愛情。你就放心好了,我真心祝福你們!”“啊?啊!”袁來驚叫了兩聲給了杜鋼一個熱烈的擁抱,他拍著杜鋼的背說:“好兄弟!謝謝你!還是你理解我!”
    袁來在地震過後身兼二職幹過副刊編輯,他協助做過的版面得到張社長的好評,張社長有把袁來調到副刊部的打算,他對黃主任一吹風黃主任立刻說:“我的老領導呀,請千萬別把小袁調走!我當廣告部主任這麼些年看人不會看錯的,他有一股子倔勁得不到決不甘休是個真正幹事情的人。”黃主任是快退休的老中層幹部,張社長見黃主任不樂意也就不好找袁來談了。張社長問:“那個杜鋼現在怎麼樣?”黃主任說:“他前一段時間情緒上有些低沉,可能是因為杜伶俐自殺的原因,不過現在好多了,他現在在辦公室出出進進嘴裡都哼著歌,看樣子他的情緒已經恢復了。”
    張社長往椅背上一靠說:“年輕人嘛,是這樣的。老黃,我們都老了啊。”黃主任說:“是啊,時間過的真快!”兩個人在社長辦公室裡談起了年輕時候的事情。張社長想摸一摸黃主任的心思,問道:“老黃,你快退休了,有沒有想過誰接你的班最合適?”“哦……這個,要看社裡的安排了。”黃主任不瞭解張社長的心思不好貿然回答,他繞了個彎子。張社長一揮手說:“但說無妨。你當廣告部主任這麼多年,社裡應該尊重你的意見,你先說出來,到時候社裡會研究的。”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