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17日 11:45:44 作者: 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許望坐在她身邊,借機用胳膊環住了周萌的前胸“不冷,抱抱就不冷了,有我呢。”
    周萌順勢靠在他肩上,仰頭看天上一兩隻海鷗孤孤單單地飛著。她忽然說“今天我三十了呀。“
三十,這令人恐懼的三十歲。許望安慰周萌“那有什麼呀,我還三十二了呢。”然後又想起來,說“生——日——快——樂——!”
    周萌有氣無力:“你都說了好多遍了。說真的,我覺得三十歲生日沒什麼好快樂的。”
    “至少有我陪你呀。”許望又不知說什麼了,他繼續摟著周萌,原來自己也那麼老了,三十二了,真的老了。老了的人特別怕孤單,好像一回想起一個人生活的長度,這樣的生活就特別讓人難以忍受。
    他看著海面,飄渺而又渾濁的海面,微微的波浪,四周無人。
    空氣中綴滿了低沉的歎息。他小聲說“周萌——咱們結婚吧。好不好?”
    許望在車裡預備了一束鮮花,本來他想,送給她這束紅豔豔的玫瑰,和她在月色底下說些情話,這就是她生日裡最有情調的事了。他也許會向周萌求婚,但不是在今天。是的,他自己都沒想到,竟然在沒有鮮花,沒有蠟燭,沒有預備台詞的這個時刻突然忍不住了。
    來吧,他想,無論前面是什麼,讓我們一起面對。我想一輩子和她在一起,我們一起就不孤單。
周萌下意識地假裝沒聽明白“什麼?”
    “結婚吧,嫁給我吧,周萌!”
    許望用力地握著周萌的兩隻胳膊,握得她有點兒疼。他臉上努力展現出動人的微笑。周萌想:終於等到這句話了。可是嘴上說“太突然了,我得考慮考慮。”在這個時候,她應該撒撒嬌,或者開個玩笑什麼的,可是她不會。心裡那點迷醉醉的歡欣全部掛在了她的眼角眉梢,她故意把頭扭過去,假裝在看海。
    許望笑著的嘴歪了歪,“哈哈,好好想想。今天晚上可別睡不著覺噢。”
    周萌後來一直記得許望在秋天與她的海誓山盟。她很滿意,這樣的一個求婚的場景是完全可以被載入他倆的史冊。她想,許望看著憨憨實實,卻還會有些出其不意的舉動,一定是精心計劃好久了。她不知道許望的突然求婚,只是刹那間對孤獨的恐懼和對不孤獨的那邊生活的衝刺。
    在周萌和許望以後的生活中,還有著無以數計的誤解。可是再沒有哪個誤解像這個一樣,如同平凡的山楂外面那一層透亮鮮麗的糖霜,帶來了周萌對糖葫蘆美好滋味的甜蜜幻想。
    那天晚上周萌果然沒睡好。躺在床上她就像是坐在澡盆中間等著洗澡,而水龍頭出了故障,一會兒熱水,一會兒冷水。溫差太大,攪得她差點兒得了感冒。
    熱水說“許望這個人挺實在的,事業也算是穩定。”
    冷水說“就是他嗎?那麼確定?我認識他才不過一年多吧。”
    熱水說“他很愛我啊,我也喜歡他。”
    冷水說“十年以後他還會愛我?他會不會變呢?”
    熱水說“我三十了,真的該結婚了。”
    冷水說“結了婚也不見得就一切都好。”
    再後來周萌實在支撐不住了,熱水冷水終於混做一潭,她迷迷糊糊睡著了。
    二十三.三十年風雨蒼黃
    周萌生日這天,蔡淑蘭想給女兒打個電話,可國際長途太貴了。她打開電視機,一邊看一邊等著電 話鈴響。兩三集精雕細琢不知所云的清宮劇看完了,也沒見周萌的電話。她忽然想到,這會兒是女兒那裡的大半夜吧。
    時間過得真快,周萌已經三十歲了。她蔡淑蘭也老得很了。
    三十年前的蔡淑蘭還算年輕。她的皮膚光潤潤的,白白亮亮。大眼睛好像是杏仁抹了油,黑眼珠在眼眶裡來回悠達著,滋潤得很。一頭烏油油的齊肩髪,編了兩個小辮子,用橡皮筋一紮。一說話一扭頭,兩個小刷子就刷著棉布外衣。要不是她的肚子大了,遠看著還真像是個小姑娘。
    老周春節回來探親,待了半個多月,幫她幹了不少活。家裡的收音機壞了,老周搗騰著給弄好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