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15日 02:52:33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可是他也有點兒懷疑,周萌就真得是那麼清純?難道她年近三十,還從來沒有過親密的經歷?許望覺得他還是很尊重周萌的,他是真心喜歡她,想要和她結婚。她居然這麼不信任自己。
    看看周圍的一對一對,在這個自由的國度,誰還會把這事兒搞得那麼緊張兮兮?這都什麼年代了?
    許望有點兒不好意思,也有點兒失望,但是又不好直接問周萌,他只好強迫自己靜下心來。還好他一向為人厚道,加上直覺和男人的自信告訴他,這只不過是最後勝利前敵人一點小小的負隅頑抗,不會影響大局。他就在沙發上坐下來,把自己的扣子扣好了。看著周萌也有點兒可憐似的。
    許望舔舔嘴,傻傻地說:“我真是喜歡你。”
    輪到周萌不好意思了。她走過來,用手摸了摸這男人的頭,他的頭髮挺濃密的,就是有點兒髒,大概有幾天沒洗了。
    周萌腦子裡快速尋找著合適的詞語,連最近看的幾個電影臺詞都搜索了一遍,白費力氣。她坐在許望旁邊,說“這事兒,以後再說吧......”
    那麼,是說,以後就可以了嗎?
    “現在太早了,我們才認識多久?是吧。”周萌的聲音很小。
    “一年零兩個月啦!”許望委屈地想,這麼久還沒上床的,這世界還有幾個?
    “可是從開始到現在,也只有。。嗯。。不到半年吧”周萌還是小聲說,好像有點兒理虧,她低著頭,用手摳著衣服上的那只帶子。
    看她這可憐樣子,許望不忍心了。他拍了拍周萌的肩膀,大度說“沒事的,只要你願意才行,不然那不成了......,嘿嘿。”
    周萌卻沒有笑,伸手打了他一下。
    許望攥住周萌站起來,說“對了,我們倆晚上吃什麼?”
    “隨便......”
    “什麼隨便,我給你做飯吧......”他按著周萌的手,“別動手,你就在這兒看看電視,聽聽音樂什麼的,在我這兒,我全權負責。”
    許望在廚房洗呀切呀,幹得不亦樂乎。
    周萌想走,可是如果那樣的話,就太尷尬了。她也沒什麼事好做,就在許望的書桌上翻來翻去。今天他們之間的這個空隙太讓人不自在了,周萌決定不再想剛才那件尷尬的事,趕快找出點兒事讓時間趕快過去就好。桌子上亂七八糟的,電腦鍵盤上還扔著一本書,什麼JAVA編程指南。電腦顯示器背後,躺著一隻紅本硬皮書,比一般的書小一些,上面蒙了一層灰。她順手拿過來,隨便問“許望,這是什麼書呀?”
    許望沒聽著,周萌拿著書到了廚房。“哎,這是什麼呀,我打開一看,密密麻麻,好像都看不懂,不會是天書吧,哈哈。”
許望正在切菜,扭臉一看“嗨,那是我媽給我的一本聖經。還是你帶來的呢。你不知道吧。”許望把切好的菜裝進盤子裡,“老太太自從信了教,熱火的不行,在電話裡也勸我信教。我說你們那些東西,都沒什麼道理......她還以為我們這裡沒有中文聖經,專門買了本,請你帶來的。”
    “噢,我就說嘛,我帶來的是什麼重要東西呢。”周萌和許貝貝已經好些年不通音訊了。有什麼東西一定要通過她帶來呢。
    “我都沒看,哪有時間。”許望打開火,心裡想,這小紅本哪有和你在一起那麼有趣呢。
    周萌忽地想起來什麼說“......哎,你猜,那天我在Mall裡碰到誰了?”
    “誰啊?”
    “段宇明,帶著桐桐。他也勸我去教會呢。”自從吳敏的葬禮,他們就都沒有見過老段了。自己的熱辣生活還忙不過來,自然也就把那水深火熱中的父子倆暫時遺忘了。再說了,他們又能幹些什麼呢?見到段家父子,除了再一次看見生活的殘酷,在他們尚且青春的浪漫中抹上一道觸目驚心的黑色,對誰也沒有好處。有些事,就是要遺忘的吧。
    許望將熱鍋倒了油,刺啦一下把青菜扔進去,“我還以為他只是那一段兒的事兒呢。還真陷得那麼深啊。”
    “他看著狀態還挺好......比我想像的好......可是我就想問,你的上帝怎麼讓吳敏死了呢?他完全可以讓她活著呀,既然你們說他無所不能的。是不是,許望?”周萌靠在廚房的門框上“可是我沒問,太殘忍了吧。”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