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15日 02:50:33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衛未說:“今年上半年中國有不少中小企業倒閉,主要是玩具行業、紡織服裝出口行業等加工貿易企業。企業倒閉導致員工失業,所以出現了大量農民工返鄉潮。這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正在給處於轉型期的中國經濟帶來衝擊,外企的紛紛裁員,國企的紛紛減薪。”
安妮聽出衛未的不安,問道:“你擔心你的職業?”
    “嗯。”衛未點頭,她見安妮臉上也掛著不安,問安妮:“你呢?你不擔心?”
    “當然擔心!沒有人不擔心,嘴上說不擔心肯定是假的。唉,在客戶面前即使我們擔心得心發慌也要裝作公司前景一派大好躊躇滿志的樣子,可私底下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衛未說:“那你做準備了沒?”
    “做了。”安妮嘴裡乾脆地吐出兩個字,接著說:“我的風險壓力比你大得多,我貸款買了房有債務在身,失業久了會無法供樓!你是無債一身輕啊!”
    衛未想了想說:“安妮,我本來不該問你,但是我真的為你擔心,你打拼這麼些年難道沒有積蓄?怎麼失業會導致你供不起樓呢?”
    “唉……”安妮歎了口長氣往椅背上一靠,說:“都這年頭了還見什麼怪?我知道你是好心,你問的好。你也知道我處事瀟灑喜歡享受花錢不眨眼睛,雖然我是中國人但我的消費方式跟美國人一樣喜歡提前消費,我都換過幾輛車了折騰進去不少錢,所以積蓄不多,再說即使積蓄多也不能坐吃山空吧?”
     “嗯,你說的對。那你有什麼打算?”衛未關切地問。
    自信與擔心混雜寫在安妮的臉上,安妮說:“如果公司炒人必須按章辦事,依我的業績估計我不會被炒,我的擔心不在這裡,我擔心的是公司破產,你想,如果公司都不存在了,員工失業那還不是必然的?”安妮說完皺著眉頭一反常態,不吃也不喝了,枯坐著想心事。
    衛未安慰安妮:“你別太擔心,車道山前必有路……”
    “打住吧你!別相信老祖宗的這句話,路根本就沒修怎麼會車一到路就有了?簡直是荒謬透頂自欺欺人!還是早作打算吧!”安妮不客氣地打斷衛未的話,激動得臉發紅。
衛未舉起杯對安妮說:“好好,你說的對!我也正在作準備,但是如果努力了還是躲不過黴運,那就要死腳朝天!來,幹!”衛未一臉豪氣地說,兩個人大笑起來引得旁邊桌上的客人紛紛扭頭她們。
    36
    衛未的擔心果然不是空穴來風。公司很快就開始裁員,鄭恒(保羅)首當其衝被解雇。那天鄭恒(保羅)接到被解雇的通知時臉都白了,他沒有做任何跳槽的準備。由於平時人際關係不好他離開公司時沒人理他。他臨走時掃視了一眼辦公室裡的同事希望有個人跟他道別,但沒人看他,大家都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他覺得十分寒心,孤零零地走出了辦公室。衛未剛好出去辦事去了,等她回到公司鄭恒(保羅)的辦公桌上已經空了。衛未心裡一沉,她給鄭恒(保羅)發了一條短信:“保羅,機會很多,相信自己!”鄭恒(保羅)看了心裡百感交集鼻子發酸。
    公司接下來的動作是減薪,同事們有的悶悶不樂有的嘀嘀咕咕的抱怨。衛未心裡不高興但表面上風平浪靜照常做她的事情。她已經接到了一個公司的錄用通知,所以不擔心被解雇,如果跳槽還是做銷售專員,職位和待遇與現在的差不多。她有點猶豫,覺得自己在現在的公司業績不錯資歷中等人際關係良好,而且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建立了穩定的業務關係圈,如果跳槽過去一切都要從頭開始,而且主動辭職拿不到賠償金,但又擔心耽擱久了被那個公司放棄。她心裡七上八下的一時拿不定主意。果然,不久那邊就催她去上班了,衛未寫好了《辭職信》放在包裡準備隨時交給經理唐瀚成(尼克),但她決定再忍耐幾天看看再說。正在焦慮中不料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唐瀚成(尼克)經理召集銷售部員工開會,會後衛未決定放棄跳槽。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