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11日 12:37:31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35
    衛未在育英商貿(中國)有限公司銷售專員職位上已經做了近三年,她的職業關注重心從最初的如何站穩腳跟到如何擴大銷售量提高業績再到如何穩固和開拓業務關係圈以獲得穩定的業績,積累了職場和商場實戰經驗,她打算憑藉自己的積累繼續在公司打拼爭取提升得以發展。然而,計畫永遠沒有變化快,全球金融危機正在如一場全球性瘟疫一樣悄悄襲來。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暴露之後,衛未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職場規劃,這不僅因為育英商貿(中國)有限公司是美資公司,更主要是她認為那句話——“美國經濟打個噴嚏全世界的經濟就會感冒”不無道理,因此,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她已經開始密切關注未市的職業招聘會、各種報紙招聘資訊和未市大的獵頭公司的資訊。她的職業警覺一部分來源於她天生的敏感性格,更主要來源於這幾年的職場經驗和商場經驗。她認為中國古話“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她參加過幾次招聘會,還將簡歷寄給未市那幾個大的獵頭公司試水,但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她明白自己的職業經歷有限資歷尚淺,正因如此,衛未認為在個人的職業危機發生之前必須未雨綢繆。她的司法考試成績又沒過線,職業憂慮加上連續兩年失敗的考試令她十分焦慮。
    不久,育英商貿(中國)有限公司銷售部經理唐瀚成(尼克)召集銷售部員工開會,介紹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暗示公司受金融危機的影響經營狀況正在滑坡。他提出三點具體要求:一是加緊銷售攻勢提高業績,二是穩定客戶情緒穩住市場,三是節省開支提高效益。會議結束前,唐經理黑著臉說:“金融風暴來了,只有那些兢兢業業的人能夠規避職業風險。”會議剛散鄭恒(保羅)等唐經理一走就像發佈公告似的說:“暈!不管我們做的多麼辛苦,公司是不會留情面的,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他見大家都不做聲接著說:“老大的意思無非是給我們敲警鐘,公司要炒人囉!真是黑心!”大家還是都不理他默默幹自己的事情。
    衛未不認為那些在金融危機中裁員的企業都是黑心,她認為在商言商,企業不是慈善機構,如果只有通過裁員縮減開支減輕經營壓力企業為什麼不這麼做呢?企業和個體的人一樣,首先考慮的自然是如何生存下去。但她不會像鄭恒(保羅)那樣對同事說出自己的想法的,她知道如果說了勢必被大家孤立。她認為既然災難已經發生不可避免,失業增加是金融危機的必然後果之一,但任何一場災難都孕育著機遇,這些機遇中包含著企業的機遇也包含著個人的機遇,某些風險抵抗力弱的企業倒閉了某些風險抵抗力強的企業會乘機發展壯大,這些發展壯大的企業就會增加工作崗位因而產生就職機遇,這場金融風暴的影響具體到個人其實是對個人生存能力的考驗,對職場人士而言就是對個人職業技能、生存謀略的考驗,在危機中抱怨沒有任何意義,唯有迎難而上才能夠保護自己並繼而打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2008年下半年,職場人士職業生涯的冬天先於嚴寒的冬季向人們撲來。電視、報紙及互聯網充斥著全球金融危機的資訊,這場金融危機對各國企業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企業紛紛破產、努力支撐的企業停止招聘或者縮減招聘名額以節省開支抵禦金融風暴。無論在哪個國家,人們只要見面都會談起這場全球金融危機。
    衛未暗中觀察主管吳曉雲(琳達)和經理唐瀚成(尼克)對她的態度,並將自己的業績與銷售部其他員工的業績作比較,分析自己被解雇的概率。另一方面,她加緊搜尋招聘資訊,她不想到了被解雇的那一天新的工作還沒有著落。
    衛未自從那回在馬克家裡撞見安妮後不好意思再聯絡安妮,但安妮很大方,她主動約衛未出來吃飯,安妮點了菜兩個人便吃邊聊。在飯桌上安妮跟衛未說:“衛未,別躲著我,你別看我朋友多,但很難找個能夠談心的人。”安妮見衛未表情尷尬又說:“那件事情不能怪你,你不知道我和馬克的關係。而且,我和馬克只是情人並不是戀人,我們之間沒有道德約束。”衛未詫異地望著安妮。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