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10日 04:22:51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二十.周萌的信
    媽:
    我好久沒給你寫信了。我不知道該給你寫些什麼。我想,也許我應該回家看看你了。
可是我真的怕面對你,我自私地想要逃掉這面對尷尬和痛苦的時刻。媽媽,每當我不得不面對你,過去的一切就像不可遏制的洪流向我沖來。我曾經以為,出了國的我可以忘記它們。它們在我的夢裡重現,我不怕,因為白天我獲得了自由。我和每一個沒有受過污染和痛苦的生命一樣,有在陽光下驕傲的特權,有輕視卑微和軟弱的特權。
    你知道嗎,我上中學的時候,曾經想做一個詩人。我偷偷地寫詩,雖然沒有人讀,我是我唯一熱誠而忠實的讀者。可是我後來覺得詩人是一種軟弱的人,他們無病呻吟,他們不事勞力,終日幽幽怨怨,像一隻只知道唱歌的豬,他們是這個世界裡討厭的病態的人。
    為什麼感傷?為什麼寫詩?多麼無用而可笑啊。這個世界不允許感情的表演,那是件噁心的事。我們,只需要一些實際的程序,上重點中學,上大學,找工作......這些事件是我們生活中的準線,告訴我們自己是安全的,沒有偏離。我們的快樂是被證明過的,因此我們可以放心地更加快樂。
我也是, 我是一個膽小的人。我害怕與眾不同,所以我也相信一些與眾不同的人是病態的。我的理智使自己沒有滑向詩人的悲慘生活。更何況我是一個女孩子,我寫詩沒有人責怪,而我要做詩人就是天方夜譚了。
    媽媽,我想問,你年輕的時候,除了生活本身,有過其它的夢想嗎。如果你告訴我,沒有,我不會意外。我看到的你,一直在投入地生活,無論是哭是笑,你都是一個全神貫注往前走的人。如果不是災難的來臨,你會是一個有著普通幸福的母親和妻子。而我呢,也許災難拯救了我,使我在無目的幻想的奔命中變成了一個回歸軌道的人。這樣兩個反方向的變化,就是發生在了你我母女的身上。
我的爸爸,我一直以來相信他是天下最好的爸爸。雖然,他沒有某人的父親博覽群書,也沒有某人的父親位高權重,可是他真的是一個善良的,盡責的父親。
    我現在突然發現,我從不瞭解你們。我以為我的父母是那樣穩定的一對,即使爭吵,即使不悅,即使分離,你們都會在一起。我真的太不瞭解你們了。我想,在那年年歲歲的相待的枯燥中,一定發生了許多我不知道的憂愁和怨恨。它們沒有隨著時間而蒸發,它們藏在了某處,在某個心靈的角落裡,直到出現了這樣一個機會,它們造反了。
    我是那麼震驚,媽媽,我難以想像你會多麼難過。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竟然比我想像的冷靜多了。這麼多年過去,我看待你還是十幾年前的你,我是多麼粗心啊。其實你也漸漸與過去不同了,你也蒼老了,你的白髮已經將要覆蓋黑髮了,你的美麗完全無跡可尋了。
    我曾經那麼羡慕你的美麗,我羡慕我哥的英俊,我討厭我這麼平凡,現在仍是。但是我想到你的今天, 我的羡慕消失了,因為你的美麗並沒有給你帶來快樂。我這麼說一定是很殘忍的,請你原諒我。
我為什麼要一封一封地給你寫信?即使知道你不會看到,我仍舊止不住地寫下去。我知道,在生命深處我們是緊緊相連的。雖然,我對我爸說過很多沒有跟你說過的話,雖然我討厭你的嘮叨憂鬱和歇斯底里,然而我知道我的生命無法與你割捨關係,在內心的深處, 我們不能分離。
    我的爸爸,他怎麼會是這麼一個庸俗殘忍的人?以前他一直不在家,家裡只有我們三個。後來他回來了,我知道我愛他比愛你多。沒想到今天,他竟然背叛了你,也等於是背叛了我們的家。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她不會比你更美麗的。他們,我的爸爸,他難道沒有後悔過嗎?他難道喝醉了,或者是忘掉了過去,不知道他的行為對我們意味著什麼?
    我從心底裡恨他們。你似乎無所謂了,可我發覺我更恨他們了。你的無所謂使我心疼。媽媽你的生活是不是又一次觸底了?也許,你只是麻木了。生活讓你麻木,而你只有接受。
    我在恨和愛之中搖盪著,這是很奇怪的一種感受。我想告訴你我戀愛了,在這個時候,你是不是仍舊會為此高興呢?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