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10日 04:21:39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衛未說:“沒什麼不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之前你不愛他怎麼能夠做他的情人。”
“孤獨、寂寞、情感和性的雙重饑渴都是情人現象產生的原因。你以為在一起的男女就一定相愛?”
衛未說:“是的。”
    一天晚上馬克打電話給衛未說他這個週末在未市,想請衛未去短途旅行。衛未問:“去哪裡?”馬克說:“郊外,郊外的空氣新鮮。”衛未剛剛忙完了一個大單正想好好放鬆一下,接到馬克的電話就答應了。
    星期五傍晚馬克開著車來接衛未。他穿著一身白色休閒裝,見衛未走過來連忙下車為衛未開車門。馬克打開車窗,涼爽的風吹進來讓人感到神清氣爽。馬克載著衛未往郊外疾馳而去,馬修·連恩的英文歌曲《WOLF》憂傷的旋律在車裡縈繞……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are they shining over brenner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一曲終了,衛未問依然沉浸在歌裡的馬克:“想家了?”馬克說:“Of course.”衛未說:“可憐的狼,不得不離開家鄉!”說完看看馬克,說:“可憐的馬克!”馬克瀟灑地晃了一下腦袋說:“不,我不可憐,我想家但不可憐。狼是被迫離開家鄉,我是因為喜歡中國自願到中國來工作的。”衛未心想這老外永遠那麼較真。馬克把這個短途旅行排程得滿滿的,白天釣魚、打網球,晚上蹦迪、泡吧,兩個人在郊外的度假村玩了兩天。馬克很尊重衛未,對衛未彬彬有禮十分周到,他開了兩間房而且不到衛未的房間來打擾她,衛未玩的很開心。兩個人星期天傍晚回到未市,車接近馬克在未市的家時馬克說:“對了,我有個朋友可以介紹給你,也許能夠成為你的客戶。”衛未馬上來了興趣,說:“好呀,多謝!”馬克說:“這是我的榮幸。”他問衛未要不要去他家裡喝杯咖啡順便拿走那位元朋友的資料,衛未正在想去馬克的家是否合適,馬克見衛未猶豫,說:“瑪麗,你太保守太敏感了。我們現在只是朋友,你沒什麼好擔心的。”衛未不好意思地一笑,馬克湊過身子在衛未的耳邊小聲說:“不用害怕,我不是狼!”逗得衛未笑得喘不過來氣。馬克又問:“到底去不去?”衛未說:“OK.”馬克立刻把車飆得飛快,惹得衛未大叫:“小心罰款!”
    馬克打開家門請衛未進去,衛未看見馬克的家整潔大方,脫口贊道:“真是紳士的家。”馬克問:“喜歡嗎?”“啊?”衛未一時沒轉過彎來,心想你的家我喜歡幹嘛?她禮貌地點點頭。馬克看到衛未點頭比在度假村玩時還要開心。他請衛未參觀他的家,走到書房衛未看見書桌上擺著兩個蒙奇奇小猴子覺得眼熟,正在想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兩個小東西突然被馬克從後面抱住了,馬克在她耳邊輕輕地深情地說:“Mary,I love you!”衛未本能地轉身唇被馬克吻住了,馬克緊緊地抱著衛未急切地吻著……
“馬克。”突然一個溫柔的女聲響起,馬克的唇像觸電一樣從衛未的唇上彈開。
    “安妮?!”馬克和衛未同時叫出聲來。
    衛未看見穿著浴衣頭髮濕淋淋的安妮站在他們的面前。
    “安妮,我……你……”馬克不知道說什麼好。
    “安妮,我,我只是順便來拿資料的……”衛未結結巴巴地解釋。
    “沒關係,衛未,就算你和馬克做了什麼我也不會怪你,你不知道我和馬克是情人關係。”安妮大度地說,她走到馬克面前,踮起腳伸出雙手摟住馬克的脖子,柔聲說道:“倒是你,親愛的馬克,上個月我們還在一起那麼親密……”
    衛未聽不下去拔腿就往門口跑被馬克一把拉住,他一臉歉疚地對安妮說:“Sorry.”又轉向衛未,輕聲說:“Sorry.”衛未連忙分辨道:“馬克,你不用道歉,我們只是朋友關係!”馬克認真地說:“Mary, You are right, bu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衛未立刻說:“Mark, I’m sorry.”衛未說完使勁掙脫馬克的手奔出房門。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